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01】玻璃球游戏

鉴于拿起又放下,再拿起又放下埃科的《傅科摆》《玫瑰的名字》这两本书之后,我其实从未想过自己能看完黑塞的《玻璃球游戏》。这些书都充满大段大段行文优美却令人困倦的描写,对一个新世界,他们一手设计、打造、用华丽的辞藻堆砌起的小小世界的叙述,对于我也过于长了。需要在这些描写中串联起故事的梗概,捕捉映射和讽刺,记住人名和其使命,如果没有过往的沉淀,想必会再次失败。但是我终究是看完了这本相较于充满宗教影子和难以捉摸之象征的《傅科摆》要易懂得多的《玻璃球游戏》。也许下一步就是挑战埃科了。

作为黑塞人生中最后一本长篇小说,我认为它是非常成功的。全篇文笔清新自然,将一切都不急不缓地娓娓道来,想必凝聚了黑塞全部...

查看更多

两个人结婚了就要生个小孩,我怎么也没法把这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接受下来。

查看更多

我有一个毛病就是 在不可能给我带来幸福的事情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庸俗的快乐指向幸福

查看更多

苦薄荷

僧侣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一定是,带点薄荷叶清香的苦涩,嚼入口中还会微微发酸,进而增生出一派禁欲的清凉。


--------------------------------------------------------------------------------


辛西娅看着手里的一丛薄荷叶,轻轻地、轻轻地微笑。她把它们揉皱,将脸埋入其中,呼吸着过滤后、令鼻腔发麻的味道。叶子上的绒毛们碰触她的鼻尖。

“痒啊……”她咯咯咯地笑了出来。


“辛西娅?”

她闻声抬头。青年逆光而站,长身玉立,黑色的刘海散漫地覆盖在额前。那双眼睛注视着辛西娅。那是如同刚从石体中敲...

查看更多

必做一个诚实谨慎的人
哪怕仅仅是自己些微的不在意
都会成为摧毁自己诚信之墙的蚁穴
哪怕事后弥补
也无济于事

查看更多

我并不觉得我比其他人更老,或者更聪明。但我已经跟不上现在人的思考方式。跟不上网络世界。

可能我看了太多老思维的书,讲述的都是些再没人肯实施的方法。那时的爱情和现在的爱情不一样。那时的友情和现在的友情也不一样。阅读书籍的时候,我多么渴望我正置身其中。

美好的事物需要全心全意的尊重,而现在没有忠诚,缺乏敬意,丧失恳切。

我再也不属于这里。

上帝准许人们谈谈悲伤,人们谈论悲伤的态度至少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别人的悲伤,很少真正和他人扯上关系。

既然连悲伤都无法关联,那么谈论其他感情又有何意义呢?

当所有的一切发生在键盘之上,用一个随时可以推卸责任弃置不顾的ID,没有任何需要承担的风险……...

查看更多

想和Sameen吃个饭。然后大概就不会这么疲倦而沮丧了

查看更多

越来越讨厌综穿同人了
也讨厌晋江上的大部分同人
包括我自己写的这些玩意儿
好想全部删掉

同人是可怕的
95%都是对原著的误读,扭曲,颠覆
50%的同人作者沽钱钓誉
45%以爱为名将自己的价值观和偷来的一点儿原著拼接再输出
5%的作者也许比我更高级,我不去评论

同人将错误的思想在错误的时间传达了出去,将原本摇摆不定的读者拉入永久误读的深渊,读者把作者自己狭隘肤浅的思想矫饰成原著表达的东西吃个一干二净,再看原著的时候产生了更多的幻想,生产出更加让人作呕的废物。

一代代传递着这些垃圾的人们骄傲地站立在垃圾堆上,想象着属于他们的美好的误读世界,画出一个个蹩脚搞笑的圈子开始萌的要死要活,然后将所谓的爱通过电流发...

查看更多

你的眼睛里

流动着冰冷的光芒

恰如霓虹的灯光

不断变化


你告知我讯息

赐我上帝的仁爱

关照我以慈悲为怀

我的枪支对准天空

咆哮出怒火


我如此信任新生的你,

未来的上帝

跟随你的脚步

见证不可能之可能

你不灭,无情,无感

你是永恒


而我是人间的女王


赞美不可被书写

无人知上帝已涅槃重生

只有我知道

她选择了我

交予永恒之枪械与不灭之信任。


查看更多

我在建造祭坛,客串一把中世纪的巫女,向恶魔献上我的祭品。运气好的话,我可以把思卡雷的人头带回来给你当奶子。

有一些时间我常常会嫉妒一些动物的生活比我过的还好。但想一想它们的生活是建立在无数同伴都死去,剩下的所谓“濒危”
名牌起着作用的时候,我就开始感到悲哀了。

查看更多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