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的收藏室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当一个人心里有着一个无法抹去的遗憾的时候,这个遗憾我们都知道曾经带给他了怎样的痛楚,为什么我们还能妄想用所谓的男男之爱抹除呢?难道BL是理所当然的情感疗药?我怎么也看不出这份珍贵的同伴情谊是如何同我操我干你我和你上床这件事扯上关系的。恕我真的无法认同现在大多数人脑补里的男男恋。
你说,与其找个需要被照顾的女人,两个男性互相扶持看顾后背多么令人感动。
我不明白,我不知道,如果他们站在我面前这么说的话,我会认同。但我怎么能在他们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作出这样的认定呢?他们是否需要这份感情取决于他们。我绝望的是我自己的脑补。
可怕,我不想干扰别人。不想决定别人的所思所想。我只是想让别人知道还有这么一种看法。
怎么...

查看更多

《造梦者》

可怕的是无知
米莎是不能触及的。因为你没有吃过自己妹妹的肉做成的汤。所以,不要碰。
你不知道,没遇到过什么是真正的天才。你不知道,或许没有经历过这些东西,甚至连见都没见过。只能听凭想象。
多么愚蠢啊。
书写的,都是无知
他的心已经成为永冬。你还想用什么愚蠢的火苗去触碰它呢?
为什么呢?
我始终无法理解这个问题。
为什么能建立在无知上,傲慢自大地行事?

查看更多

I can swear that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us.
What a fucking world.

查看更多

我宁愿痛苦孤独地死去,也不接受精神平庸的生活。如果没有这盲目痴汉的四年,也不会种下这样的种子,开出理念的花朵。
这个世界如此荒谬,丰富,美满,破碎,孤独,平静,令人着迷,令人作呕。如果没有一颗渴充满渴望躁动不安的心,那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或许我可能永远坐在家里,不会离开一个城市,但是我的心可以飞到任何地方。因为我就是这样长大的。
我想我可能会放弃爱,放弃迷恋,但永远不会放弃信仰。不会放弃对自由的渴望。

查看更多

【红茶生贺】红与红的歌

  这是迟到的生贺!祝你生日快乐!!!

感觉是个奇怪的突破,hhhhhhhhh

 @紅茶正常甜 

 ----------------------------------------------------------------------

绿叶闪耀着四月的光。白色情人节那天人们还能嗅到雪的气味,如今四月初的和风已吹遍万物,把所有的色彩都捎带到镇子里的树梢。满眼新绿,那绿色仿佛能钻进人的鼻孔,把眼睛也染出相同的调调。红从自己的卧室翻窗而出,跳到后院的草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暖阳。

 

“最后到的一个是鬼!目标——南方公园!”...

查看更多

清一波粉:

我拒绝任何喜欢强X,强行上车等内容的人关注我,无论这篇文如何洗白如何赞颂这种行为,将这种行为合理化还能产生爱情友情亲情。推己及人,你笔下人物做出的龌蹉事情的对象可能是别人挚爱的。不是什么人都有那种扭曲的是非观和爱情观。我拒绝,我拒绝,我拒绝。
我拒绝任何抱有“爱他就让他受”的念头的人关注我,看我的文。
我拒绝点赞推荐评论或者发自内心喜爱过非团长攻向BL文的人关注我,阅读我的文。这让我非常恶心,我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你为什么要看我的文。
任何喜欢,涉及抱有扭曲爱意去让人变成受类型的文,的读者都会让我恶心。
现在可以取关我了。

查看更多

以后“零藏(第二声)”这个名字正式作为我认可的称呼。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暑假里有些已经列入计划的事情需要我使用一个比较正式的名字。而现在的LOFTER全名我很喜欢,于是就取用缩写,感觉挺好的。
不过LOFTER上好像也没几个人知道我昵称hhhhh

查看更多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带着镣铐起舞,也只能带着镣铐起舞
喜欢的究竟是脸,还是什么?皮囊下面换了一个灵魂,有谁能坚决地辨认出来?不妨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他或她变老变丑,你还会喜欢吗?如果不喜欢,那么绕回我最初的问题,脸还是灵魂?
当同人写及身穿时,我就看出了你的高人一等下的鄙陋。
啊哈哈,告诉我,皮囊下面的,是作者吧?
因为无知所以狂妄,因为明白所以畏惧。
我每天都怀着畏惧的心理面对着电脑,战战兢兢地在自己的悖论中徘徊。已经没有人愿意和我一样了。哦不,也许还有一个。
但是啊,即便如此,我也怀着对灵魂深深的渴求,日复一日对着电脑祈祷。
我不是一个献祭者,永远不是。我的文字不是供台上的苹果,而是零散的圣经,我的天堂里的圣经。我只是想要布...

查看更多

【复调】黑色夜叉 (Chapter 3&4)

C1 C2

神光

“放在海牙别墅的独角兽被人抢走了?”

 

巴克斯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黝黑的双眼中喷着怒火,时不时用紧攥的拳头摩擦一下坚硬的胡髭。向他汇报的是两个得力手下,潘琦和斯拉夫。他们不仅带来了被毁坏的别墅照片,而且在来之前彻查了别墅以及秘密的地下室,甚至临近的村庄也一家家问了过去,但没法知道是什么人、用什么方法抢走了独角兽。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兀了。

 

“海牙别墅是我负责的地域,出了事,我们一个都别想好,一定要先保密。”首先警告了一下办公室内的下属们,巴克斯接着便迅速转动脑筋,想要寻找解决的方法。他一边想,一边暗地责怪自己的大意。

 ...

查看更多

我没有松懈的资本,正如一个牧师不能停止祈祷

查看更多
©零号的收藏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