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2014生贺】黑色十一日幽默告白

 


“明天是库洛洛的生日,计划中的礼物还没准备完?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派克一把拍在办公桌上,震得桌上的杂物齐齐抖了抖。

   

“话说这里他的身份和我们一样也是文职员啊……为啥我们就得为帮他过生日而把好好的聚会别墅改成……粉红色气球派对?”颓废地歪在软椅上挠挠脚心,信长打了个哈欠。他为了搜集计划表上面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连续几个晚上都去秋叶原排队等着新手办出荷了。

 

“话说回来,新电脑的钱是我出的,吃了一个月泡面哦~❤”

 

“闭嘴啊西索!库洛洛以前可为了我们做过许多事,一台电脑算什么!”派克又凌虐了一次可怜的办公桌。

 

“办过许多事?你是指偷吃了我的一年份的抹茶豆腐吗?”一旁专心打字的小滴扶了下大大的黑框眼镜,语调平板无波,但和眼镜同色的瞳孔透出一股怨念。

 

“撒~喜欢我的姑娘们送来的便当啊蛋糕啊,都被他拿走了吧。”侠客从隔板后探出头,插了一句。

 

“……不管怎么样,库洛洛每次都很乖啊,陪我出去买东西都有好好帮我拎包!”派克扭过头。

 

“那是因为你答应他每天带布丁嘛,还有玛琪的奶油饼干,小滴每天的新鲜水果。”一直安安静静的库哔默默地在角落念叨。

 

“够啦!库洛洛会变成现在这样难道是我一个人的错吗(╯‵□′)╯︵┻━┻ 你你你!他一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最主动的就是你们了!”派克气呼呼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我不管!反正该有的东西一定要到位!包括他要的新大衣!”

 

“每星期都只在集会时穿的那件装【哔——】服也要换吗,很贵哎……”芬克斯在派克的怒视下渐渐消了音。

 

“不过派克说的对。”玛琪停下正奋笔疾书列举的派对活动表:“库洛洛的生日会变成这样绝对不是我和派克的错。你们想想,平常就非常任性想要什么就得给的库洛洛,生日不这么隆重的话,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简直变成了养小孩子嘛。”西索扶额。

 

“其实关键时刻他还是很可靠的。”沉默了整个讨论的窝金开口。

 

“也就你会这么说。”侠客大笑:“你觉得关键时刻有几次啊?”

 

“也就公司差点倒闭的时候,不过那是我们刚进来的那一年了。”小滴点点头。

 

“哦呀你还记得,差不多有五六年吧。”侠客算了算日期:“所以我们就这么付出了六年?”

 

“想想也太凄惨了╮(╯▽╰)╭”

 

“……说了这么多,今年的‘那件事’一定要做到,大家。”派克握拳。

 

“哎……其实这么过了三四年都没说出口我已经很想放弃了啊。”信长把头磕在桌子上。

 

“话说回来信长是库洛洛的忠实拥护者啊,我很担心他会临时叛逃~”侠客闲闲地瞥了即将爆发的派克一眼,继续火上浇油。

 

“武士精神呢!信长!”派克一甩手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信长头上:“今年是集体一起来,你·绝·对不能缺席哟!”

 

“我知道啦快把危险品收起来混蛋!”

 

 

——————————————————————————————————

 

别墅里还有一个屋子没挂好气球,第一个下班回去的芬克斯认命地和飞坦开始奋斗,一个吹气球一个挂气球。

……当然,芬克斯是挂气球的那个。

 

不知道怎么回事,环顾这个已经住了三年多的双层别墅,芬克斯忽然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他们才十六七岁的时候,还生活在流星街。那个没有附属国,在阴暗里永无希望的流星街。

那时候的日子,美丽的东西永远伴随着死亡。无论是金钱,财宝,美人,食物,还是至高无上的权利,想得到的话都要做好用生命去换的准备。

 

哪里像现在,坐在办公室动动手指,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从金融的各个相关行业中获得,几乎快要遗忘他们原本的生活方式了。

 

但如果没有库洛洛,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会呆在流星街,让腐臭的垃圾掩埋内心的光亮和渴望,随波逐流地为活着而活着,某一天老去,然后迎来死亡。

 

弹了一下手上粉红色的气球,芬克斯将它粘在房梁上。

 

房间的窗户打开着,一阵风呼地钻了进来,正在努力吹气球的飞坦黑发四散飘到他脸上,让他打了个喷嚏,气球瞬间瘪了下去。

 

芬克斯嗤嗤地笑了出来。

 

真是,和平啊。

 

这个国家。

 

    “芬克斯,你知道吗?”将气球递给等待着的芬克斯,飞坦挑起嘴角:“刚才你的表情,像极了在叹息生活无聊的蠢货老头子。”

 

“啊?你这混蛋在说什么啊!”站在椅子上的芬克斯气得差点歪下去:“连气球都吹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谁吹不好了?想打架吗你?”飞坦也站起身,把手里的气球捏的吱吱响。

 

“我说你们两个,有时间拌嘴不如好好装饰房间,嗯?”玛琪的声音从屋门后阴测测地传来,让两人同时打了个激灵。

 

“知道了!玛琪你快去准备别的东西!”芬克斯甩甩头从飞坦手里抢过气球:“飞坦,干活啊你。”

 

没有理会隔壁的喧闹,小滴和富兰克林在旁边的屋子里安静地进行最后的准备。

 

“咦,似乎折了太久的纸。”小滴依旧穿着那件普通的黑色高领毛衣,胸前的十字挂坠反射着冷光:“手在抖耶。”

富兰克林好笑地握住她的手,将剩余的纸玫瑰串起来:“你是紧张了吧。”

 

“为什么会紧张?”小滴透过黑框眼镜认真地注视着客厅里的一切:大红色条幅挂在进门便可看见的墙壁顶上,金黄色的字体写着“生日快乐”。

 阳光从水晶窗中打进来,给屋内的一切染上了柔和的光晕,碎花窗帘微微漂浮在空气里,散发着橘子清洁液的香味。

 

粉色的气球串成长链分成两条斜线悬于天花板对角,高高的餐桌上早已铺好雪白桌布,水灵灵的玫瑰插在花瓶里作为装饰。

 

还有中间那个高得可怕的布丁蛋糕。

 

“为什么会紧张?明明这么安宁。”小滴低下头看着满是薄茧的手掌,这双手……这双手只有在夺取人性命的时候才会激动的发抖。至于紧张……那是什么东西?

 

“因为这是第一个我们一起筹备的生日啊。”富兰克林的大手揉了揉小滴黑色的发顶:“还是给库洛洛的。”

 

“嗯,可能晚上要做的事太多了。”把滑下鼻梁的眼镜向上推了推,小滴继续手里的爱心折纸:“结束之后我们要说什么来着?哦,想起来了。”

 

富兰无奈地看了眼一脸无辜的女孩,不禁有些头痛:“到时候别站在团长面前忘了就行。”

 

“嗯。”

 

——————————————————————————————————

 

夜幕在风的带领下,很快便笼罩了这座在城市中心突兀立起的别墅上空。

 

别墅里有团员在喧闹,窝金的大嗓门嚷嚷得所有人都听得见:“库洛洛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好了晚上开始庆祝的吗?”

 

“出去玩高兴得过头了吧。”库哔还在复制闪光弹。

 

“别迟到啊,那家伙。”飞坦不满地拉高了衣领。

 

和屋内的喧闹不同,玛琪和派克并肩安静地站在别墅宽阔的露台上,迎着晚风。细碎的星铺满了深邃的夜空,平常应在城市里分外亮丽的霓虹此时只剩下暗淡的黑,似乎在为半夜的舞会前厚重帷幕下的展览品,默默地沉寂着。

    

此时无月,星光占据了主场。

 

玛琪两臂交叠靠在栏杆上,冰蓝色发丝飘扬在夜晚凉爽的空气里,黑色礼裙勾勒出美丽的腰线,金色的瞳孔倒映着黑色天空上依稀可见的白云,和城市中点点的灯火。

 

“时间到了。”派克扬起笑脸,原本冷冽的面部线条揉进了喜悦和激动。

 

那么……

 

——“庆生晚会现在开始!”

 

玛琪扬起双臂,经由念力加强的声音回荡于别墅的上方。

 

早已在各个房间内蓄势待发的,一到十二号幻影旅团团员,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别墅顶层的夜风里,幻影旅团的头子,蜘蛛的首领,庆生对象,库洛洛·鲁西鲁,坐在柔软又华贵的天鹅绒沙发里。原本绑在头上的绷带已被随意地解下放到一边,风把细密的发丝向后吹起,露出极为显眼的十字。库洛洛浓黑的眼眸中溢满笑意,轻轻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

 

“Cheers。”

 

 

蜘蛛庆生的舞蹈由此开始。

 

 

“轰——”

 

城市开始颤抖。

 

火光在十二个角落冲天而起,玻璃破碎的尖叫声夹杂着汽车停止行驶时的低吼,重金属乐队开始在晚会奏响。

 

城市的武装部队像是毫无声息的巨兽,默默地迎来失控和死亡,侠客笑眯眯地离开监控屏幕,推开窗子,望向独立在楼顶的黑色身影:“Happy Birthday~Sir~”

 

窝金扭了扭脖子,从最高处的铁塔砰然跳下,将黑市拍卖场的金库砸了个粉碎,横冲直撞像一架战车。

 

剥落列夫扯下身上层层缠绕的绷带,细小动人仿佛在用生命演奏的音符跳跃到库洛洛耳里,也带来了死亡之人的濒死的歌唱。

 

博物馆被推开,瘦削的矮个子蜘蛛一剑刺穿了守卫者的胸膛,目光随即投向展览柜上的古籍旧物,半晌终于扯开一个满意的微笑。

 

站在楼顶欣赏一切的库洛洛回身放下酒杯,乐队的指挥最终加入。

 

手臂上扬牵平西装的褶皱,白皙宽大的手掌在空中一瞬间划出向下的弧线,于此同时,城市尽头的教堂上,两个人翩然落下。

 

玛琪和派克。

 

“咚——”

 

十二点的钟声被她们敲响,沉郁的钟鸣回荡在深沉的星光之下。

 

站在城市中心的西索双手合十,张开的瞬间排开在广场的巨大烟火同时冲上夜空:

 

 

“Happy Birthday!”

 

 

 

——————————————————————————————————

 

    各自达到目的的蜘蛛们慢悠悠地回到别墅,在大门前把收集的礼物堆放到小滴的凸眼鱼里,脸上还残留着未去的兴奋。

 

“大家,今次的生日,我很满意。”库洛洛站在大开的别墅门前。

 

“嗯,你高兴就好。”不留痕迹地撇下嘴角,派克擦尽手上的血迹,弯起眼:“里面还有大礼,不进去看看吗?”

 

其他团员默默地挤在库洛洛身后,看着他推开了最后一间房间的门。

 

“噗——”西索用力捂住嘴,被走在后面的窝金警告地瞪了一眼。

 

 

“砰——”

 

闪光弹刺得库洛洛眼睛闭上了一瞬,而早已做好准备的团员们冲进房间,一人从三层蛋糕上抠了一块奶油。

 

欢快的音乐在LP机里流淌。

 

 

小滴第一个跑到前面往库洛洛脸上抹去:“团长我喜欢你!所以不要再偷吃我的抹茶豆腐了!”

 

剥落列夫紧随其后:“团长我也喜欢你!麻烦下次需要绷带的话自己出去买,别抢我的衣服!”

 

西索一把抹到了库洛洛的额头上:“电脑的钱就当我赔你的那个布丁了,别再克扣我的工资了,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啊团长!不准和我抢蛋糕上的草莓了!”侠客直接把奶油拍在库洛洛的肩膀上:“还有一件事,以后别把应做的工作全推给我啊!”

 

“吃水果的时候我也不想在给你削皮去籽了哦!顺便我喜欢你!”“要吃西瓜自己切开!不准只吃中心五厘米深!嗯我也喜欢你!”玛琪和派克默契地一起上前。

 

……

“现在的团长真是帅啊,我喜欢你。”最后信长在派克的怒视下,慢悠悠地上前补了最后也是最重的一刀。

 

 

“我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库洛洛平静地把眼睛部分的奶油抹掉,却在灯火辉煌的大房间里看见堆得满满的礼物。

都是他曾经提过却连自己都记不太清的物品。

 

他的团员们强忍大笑的欲望假装严肃,站在他面前,穿着礼服。

 

手臂上绑着写有“团长命”的绸带。

 

“嘛,虽然一无是处,但果然库洛洛是最好的团长啊~”侠客晃晃存了数十张库洛洛奶油抹脸的照片的小恶魔。

 

“所以——”

 

“今后也请多关照了啊,生日快乐!”

 

------------------------------

就算你逗了吧唧

我也依旧爱你

评论(7)
热度(15)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