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2014】回归 2

Chapter 4  艾维娅

    

惊涛骇浪似的眩晕突然蔓延大脑。有什么从内部涌现,“咔”的和身体各部分严丝密合,仿佛本来就存在一般。

眩晕只持续了几秒,结束后停滞的思维开始运转,忽然灵敏起来的直感察觉到了一阵寒意。

那是……恶意,悄无声息潜入的恶意。

“艾维娅——”母亲的呼唤让她回神。

母亲的脸色不是很好……少女恍然看向舞池里携手共舞的二人。妹妹安吉拉金色长发如瀑布般披散,旋转时高高扬起,划出曲线,脸上难得浮现几分真实的快乐。安东尼正配合着她轻轻转身。远望而去,娇小身躯依偎在安东尼宽阔怀抱里。妹妹淡紫色的眼睛闪着光。

“呃”。

象征着不详的紫色。

不知道为什么,少女脑海里冒出这么一句话。恶意仍旧在四周缭绕,细小而不易察觉,却确实的存在着。

少女三言两语转移了母亲的注意力,装作拿酒,快步走到有窗的墙边,观察全场试图找出恶意的发源。

没有。

少女心中一阵失望。

 

大厅灯火通明,和缓乐声流淌,宾客笑语晏晏。

但不详的气息飞速膨胀,绷紧的肌肉本能一般在恶意完全扩散的一瞬控制身体推开窗户跳了出去。

还是慢了一步。

子弹呼啸着嵌进少女肩胛骨,尽全力压下脱口痛呼,少女因巨大冲击而在地上滚了一圈作为缓冲,她甩掉高跟鞋,向远处的黑暗跑去。

背后是客人们慌乱的惊呼,母亲惊恐的尖叫尤为刺耳,昂贵的水晶灯摔碎于地。

必须……快逃!遵循潜藏在心灵深处的直感,少女降低重心奔跑在草地上奔跑,猫一样轻巧地绕到屋后的花园。幽暗寂静的树丛和往常一样,静静地站立在黑夜之中。

躲入树林最深处,少女把用来紧紧捂住伤口防止其滴血的手帕慢慢掀开,因大力和伤口粘连的白绸撕咬着外翻的皮肉。少女全身轻轻颤抖,完全扯下手帕的瞬间少女眼泪夺眶而出。

少女放轻呼吸,解下裙子腰带简单把伤口缠了几圈。子弹还残留在那里,但当下也无计可施。来者大概是杀手,受人雇佣打算打垮自己家族吗?少女嘴角挑起一个莫名的笑。鲜血无法完全被黑暗掩盖,大厅里的情况也不知道,外面肯定有敌人做好了准备。

那么得出结论——自己已经陷入无可救药的境地。

 

少女很想认真思考一下自己至今为止平庸的人生何以仅仅一个晚上便能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许是遵照猫说的“预言”也未尝不可,也许只是一个家族必经的路而已。

少女抬起右手——一直握着连肩膀中弹也不曾松开的银刀,锋利可以看到。自己顺手从蛋糕旁边拿来的——武器。

用这个战斗不太趁手啊。少女挥了两下刀,有些颓然。即使有不明白的“本能”帮助,可……杀人,是她不曾想过也不愿去经历的事。

夜渐深,薄薄的礼服无法御寒,少女不由自主地蹲下双手环臂。

好冷。

天幕上星星仅有暗淡的光亮,难以明说的孤寂感悄然弥漫。

 

你终将死于自己之手。你终将孤身一人。

 

什么……?少女睁大了眼。

惊愕只是一瞬间的事,她很快便明了,那是属于她的预言。

又湿又重的预言从黑糊糊的水潭中浮现,清楚而不容质疑。

莫大的悲哀静悄悄钻入少女心灵深处,浸透她全身。她的本能为她建造的坚固高墙即将土崩瓦解。少女即将完全暴露在世界面前。脑子完全混乱,意志逐渐退缩。无可救药的境地。

草丛中传来沙沙响声,打断了少女的独自沉沦。

熟悉的代表温暖的褐色皮毛一晃而过,猫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意味:“跟上来。”

别无选择,少女毫不犹豫地起身追去。

至少……别让我一个人。

 

 

 

 

 

 

 

 

 

 

 

 

 

Chapter 5  多洛

    

仿佛一切都各归各位了。

说起来这感觉甚为奇异,好像自己的出生和长大就是为了等待老人的到来,和老人寻找那只猫。

那只猫。

褐色的浸过阳光气息的温暖皮毛,淡蓝色还是什么颜色的眼睛?一定一闪一闪透着狡黠。体态轻盈,灵巧。脚踏在地上毫无声息。

为什么对猫有如此深的印象呢,无从得知。

 

“嗳,老伯,有看见猫的踪迹吗?“男孩双手背在脑后,看向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细细探寻的老人。

“没有,猫似乎不在。”老人面上稍有些困惑:“猫大概来过这里,但又马上离开了。目的地不是这。”

“那当下应该去哪里?找也找了好久了!”男孩问。

“向东。东方。”老人搔搔头。

“具体方位呢?”

“不好说,只有大致向东的感觉。其他的完全摸不着头脑。”

男孩无奈地叹了口气,经过半天的相处,老人的思考回路他倒是大致清楚了,也不至于生气或焦急。反正时间多的是嘛。

“就知道老伯你会这么说,也罢也罢,陪你一路向东找过去便是。”
    “实在过意不去!”

“那,客气话就不用说了,不想吃些什么吗?要找也得有力气才行!”男孩摸摸肚子。
    “好的好的,正巧田村我也饿了。好像还饿的得不得了了!”

“哎。”男孩点点头。

 

“多洛君似乎是一个不太一般的人。”

坐在男孩对面切着意大利面的老人突然冒出一句话。

“老伯?”男孩费力咽下一大口牛肉。

老人却不再开口,只是慢慢咀嚼盘里的面条,尔后慢悠悠把碗里的浓汤喝尽。

男孩放下刀叉,静静想了一会,带着慎重开口:“老伯,说到‘我’,也许我自己知道的不会比你多多少。换言之,‘我’这一物体至今难以理解。所谓的‘我’像是被硬生生拼接起来的,你能明白?”

“多少看得出。

一些本该不属于你的东西,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依附在你身上。有害还是无害田村我也不得而知。但那东西看来不太吉利,不适合你。”老人仔细擦去嘴角的酱汁,“目前,相安无事还是做得到的。”

男孩怔怔望向窗外,晴朗的天不知什么时候被昏黄的霞光浸染,风很大,吹得餐馆外招牌喀拉拉直响。已经到傍晚了。

“老伯,今天怕是无法继续找下去了,总得找什么地方住下。”不再思考,男孩看着老人。

“可以可以。”

 

“对了老伯,住旅店的钱就不用你付了,在这里找个地方坐坐,我去取钱。”男孩带着老人走到街道中心,看着人来人往颇为热闹的街道,郑重地说。

“记得,一步也不能离开这附近。”

老人攥着从未离手的黑伞,点点头。他未对男孩要去哪里取钱而产生疑惑,但并非其它的什么,只是因为他对“世界”上任何事物仅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罢了。

 

取钱。

的确是字面意义上的取钱。男孩罕见地露出一个充满孩子气的灿烂笑容。银灰色半长发隐隐透着张扬。穿着价钱不菲的白色西服明显是某个公司领导的男人,此时正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四周几个保镖业已失去意识躺在地上。理所当然般,男孩从钱包里抽出所有现金,转身离开。

男孩眼瞳里满是漠然地看着目不斜视从黑暗角落旁走过的众人,缓缓咧开一个奇异的笑。爷爷曾感叹过他是一个天生的强盗,骨子里对生命的漠视令人惊讶,对杀人放火胡作非为没有丝毫恶感。

自己本该如此。

 

回到原处时老人正站在一个指示牌前,若有所思。指示牌用黑色油漆漆着【前方斯托市】几个大字。

“多洛君知道这上面写着什么吗?”老人回头。

“前方是斯托市,即这个城市临边是斯托市,不太大,我爷爷曾经去过。”男孩歪歪头,“怎么了?”

“猫怕是在那里,呼唤我来着。”

“那不是不错么!大体方向有了!但不管怎么样,至少先去旅店休息休息,老伯也累了吧。”男孩拽着老人走向旅馆。

 

-------------------------------------------------------------------------------

“嗳,多洛君。”

“什么?”

“田村我有没有说过,有幸遇见您?”

“哈啊——?”男孩睁大惺忪的睡眼,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阳光和煦地从窗外照进来,天其实才亮不久。

“老伯?”男孩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老人。

老人眼睛睁得很大,男孩能清楚看见那淡蓝色的眼瞳,微微有些恍惚。

“昨天晚上田村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终于找到猫,还梦见终于识得字。可以认识字那感觉是田村我从未想象过的,好像一切都各归各位,田村不是田村,多洛君也不是多洛君。”老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总之,找到猫一切都好,找不到全都白费,但多亏了多洛君,能这么快找到线索,仅仅靠我一个不认识字的老人,肯定会多费很多功夫。那时候猫可能也不再是猫了。”

“啊——完全听不懂!”男孩苦恼地挠头,“老伯,你其实不必感谢我,帮你的同时也是在帮我,有这种感觉,而且和老伯你在一起也轻松的很!十二年来难有的轻松愉快,所以,没必要再多费口舌了。”

“不不,感谢一定要感谢的。真是麻烦多洛君了。”老人坐起身。

“好了——先去洗漱,然后去找猫,猫!”男孩几乎是落荒而逃。

 

 

 

Chapter 6  戴维洛

 

传说中生活在深渊地狱的恶魔撒旦,为了窥视人间。将自己的幻影投诸在挑选出的“承载者”身上,当“承载者”陷入梦境时,借由他的双眼寻找人类内敛于心的欲望,并发掘出来,从而给予适当帮助来得到滋养自身的灵魂。而恶魔的力量褪去后,“承载者“的双眼会变为不详的淡紫色,一直到生命逝去的时候。

事实上这也并非传说,“恶魔”当然子虚乌有,不过“恶魔之眼”是可以和窟卢塔族火红睛相媲美的稀世珍宝。那是一种天赐的能力,无关血统,任何念力者都可以拥有。只要和那双眼睛长时间对视,便会得知自己内心深处潜藏的,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欲望。念力并非珍贵,但恶魔之眼却美丽的无与伦比,如同深渊恶魔微笑般魅惑人心。

 

二十年前,曾盛极一时的埃塔家族,在其长女的成人晚宴上,被敌对家族以不惜损耗自身大部分财产雇佣的杀手集团灭了个一干二净,而埃塔夫妇的小女儿安吉拉在临死的前一刻证实是恶魔之眼的拥有者。死后她的眼睛被多方势力争夺,直到“人偶师”弗兰.赛伦在猎人协会的帮助下夺得那双邪恶紫瞳。弗兰和猎人协会私下作了何等交易虽不得而知,但那位天才杀戮家的确带着恶魔之眼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猎人协会也终于平息了当时的动乱。倾城之宝恶魔之眼的下落从此无人得知。

                                ——————“恶魔之眼”简要介绍1992.1.1

———————————————————————————————————————

恶魔之眼……吗?手中张张白纸变成碎片,难得找到感兴趣的猎物,男人唇畔露出一抹属于捕猎者的微笑,充满撼人心魄的血腥和势在必得的掠夺意味,笑容细小而恍惚,只存在了一瞬。

那一瞬并未被任何人看到。

杰丝轻轻摇晃着手中精致的高脚杯,不远处男人脸色苍白而局促不安,面色隐忍。她可清清楚楚看到白纸化为乌有的一刻呢,杰丝玩味地笑着。站在这个角度,男人的侧面堪称完美无瑕:深黑发丝服帖地垂落在雪白绷带上,整齐西服衬托得他更为高大,宽阔肩膀下腰肢充满爆发力。出人意料的是这像极了森林中潜伏的黑豹的男人眼睛干净而清澈,如同质地上佳的黑水晶。

可爱的男孩。杰丝暗忖。那,今天的对象就是他了。

 

夜晚总能隐藏住许多秘密,猎人和猎物迷失了彼此的位置,结果尚不可知。但总有不变的东西,就是人的欲望。

 

杰丝拢了拢披散在床上的金红长发,在黑夜里猫一样慵懒地眯起眼睛。身旁青年安静地熟睡着。宴会时的热情邀舞和一晚缠绵应该累坏他了吧。凝视男人孩子般的睡颜,杰丝心里涌出一股母性爱意。晚会上的私聊,杰丝了解到为了满足娇纵妹妹“小小”的愿望,男人不得不到处寻找人偶师弗兰.赛伦。身为不受宠的前妻长子,男人不知道这根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送死任务,二十年前大名鼎鼎的“天才杀戮家”啊。杰丝叹口气。知道那些往事的人差不多都死了吧,当然除了猎人协会。为了停止动乱,死了不知道多少人。说到底男人才二十岁,也许“恶魔之眼”被发现的时候他还没有生出来呢。杰丝有些想笑。嘛,作为为数不多的朋友,让弗兰卖个情面也不是很困难,毕竟这个男人如此符合自己心意。

杰丝滑下床,没有惊动仍在休息的人,走到书房,拿出纸笔凝聚念力“唰唰唰”画出了一幅地图。

地图十分复杂,仔细看会发现上面标注了许多暗道和不引人注意的障碍。弗兰老头也太小心了。杰丝把垂下来的发丝挑回去。不把记忆完全“提取”真想不起来。虽然辛苦,但为了那个可爱又迷人的男孩,费点力气也是值得的。回想起男人清亮透明的双眼只对着自己一个人的情景,杰丝脸上不禁浮现一抹红晕。

 

“杰丝。”

骨节分明皮肤白皙的手扶上杰丝肩膀。正笑的甜美的女人一惊,随即便愉快的回答:“醒了?”飞快转身,杰丝直直望进了一双眼。

幽黑,阴暗,深不见底。

毫无感情,不如说是冷漠无情,男人明明摆出一张亲切面孔,但杰丝却忍不住颤栗。它们仿佛能……把所有东西吞噬掉。

“你是谁!”尖叫不由自主脱口而出,杰丝变掌为刀将念力凝聚,用全身力气狠狠向刚才她还迷醉不已的脸庞袭去。她怕再与它们对视几秒,她会丧失全部勇气。

男人面上一派温柔,像接受邀舞一般握住杰丝手腕。“谢谢你的帮助,美丽的杰丝。”

为什么……?

黑暗仿佛从天花板倾泻而下,疑问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杰丝永久的陷入了深渊。

 


评论
热度(7)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