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葵系列1·《永梦》

葵最近的心情非常好。

 

其实不止是最近,这种每天都像沐浴在灿烂阳光里的心情,保持了两年。两年前,她穿越到了猎人世界。

没错,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了,她见到了所谓的“穿越大神”,获得了所谓的“金手指”。身为特质系念能力者,可以自行开发不同的能力,无论是什么奇怪霸道震撼人心的能力,都可以。

 

看过猎人又有能力的穿越者会干些什么呢?葵懒得去想。她钟情于友克鑫,就去那里……安居乐业?

的确安居乐业了,在友克鑫的地下世界,葵不久就获得了一个外号。她的外号很特别,名曰:“苍白的创造者”。当然,为了这个名号,她的手上,可沾满了数条生命的鲜血。

 

她才不要血腥玛丽牌番茄汁。

 

这么想着,葵此时正坐在酒吧吧台的高椅上,踩不着地板的双脚晃荡着,红色趾甲油在水晶高跟鞋的衬托下格外晃眼。

 

“还是柠檬水?”

身形欣长的男子坐在她旁边,点了一杯马丁尼。

 

调酒师熟练地撬开金酒的软木塞,右手微不可查地掂了掂瓶身,随即一倾瓶口将完美的五分之一旋入摇酒壶,手法快速地调好了一杯。

 

“不要冰块。”

男子在恰当的时机补了一句,便得到了一杯常温的淡绿液体。

 

咬着同样涂成红色的指尖,葵尚未从调酒的艺术中脱离神智,脚也不晃了,安静地看着身边的人饮进半杯马丁尼。

 

“嘿,”葵笑了起来,过长的刘海滑到眉毛上:“库洛洛,你也一直都点马丁尼啊。”

“这不一样。”库洛洛的拇指贴在宽大的杯口,玻璃的光滑触感很好:“至少我喝的是酒。”

“我一点酒量都没有哦,顶多能喝点黑啤。”葵眯起眼睛,笑弧依旧停留在脸上:“好啦,这回你需要什么样的能力?我最近新开发出一种,‘只要在喝酒的时候变魔术都会成功’的特殊技巧哦,有点舍不得换成别的呢。”

 

“那是什么东西啊。”露出一个至交好友之间才会出现的调侃表情,库洛洛直视着对方的棕瞳:“我这次需要一个能看清人心的能力。”

 

“什么老土能力。”托着腮的手滑了一下,葵头顶划过几条黑线:“你居然还需要这玩意?发动能力所需的时间里你都能看透好几个心了!”

 

“Bingo!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一张笑眯眯的脸突然出现在葵的眼前。

 

“呜啊哎!?”差点没从高椅上翻下去,葵瞪了一眼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冒出来的侠客。

“团长这次的需求的确有点奇怪,不过你见过那位小姐之后就明白了。”侠客指指正在进入酒吧的女性。

 

葵投过去的目光正好对上那人的眼睛。

 

哎哎,原来是这么回事。

 

对方也是穿越者咯,真是何处不相逢。

 

在食指尖上留下一个牙印,葵注视着她走过来。

 

“果然吗,又一个‘不在计划之内的人’。”刚走到葵前面,那位女性便用锐利的眼神刺向葵,声音严厉。侠客在旁边摊摊手:“我不太明白爱莲的脑回路,不过她干掉了我们旅团的四号,也就是沙丽娜。没办法只好让她进旅团。”

 

你只是……喜欢看热闹而已吧。葵瞥了眼好整以暇地品尝马丁尼的库洛洛,不禁因任性的盗贼头子感到胃疼。

 

“到底咋回事?我可是很忙的,工作很多哦。”左手放到腰间鼓起的地方,葵威胁地点了点枪柄的位置。

 

“明天两点,‘蓝星’咖啡厅。你必须来,穿越者。”最后三个字,爱莲是用中文说的。

 

这种听起来超级厉害的台词是怎么回事啊。葵腹诽。

“你让我来我就来吗?喂!”葵震惊地看着不等别人说话的爱莲早已转身就走,感觉下巴快掉了。

 

“旅团的人都好可怕啊。”葵扭头对侠客说。

 

“你要怎么办呢?”侠客回以愉快的语气。

 

“这种事无所谓吧。”趴在大理石台上,裸露的手臂清晰地感受到由空调带来的寒意:“话说库洛洛你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啊。”

 

双黑的男子此时倒彬彬有礼起来:“说实话,我下一个目标是火红眼。所以,需要一个感知类的能力,有利于我进行小范围的寻找。”

“这个倒是有点难度啊。”

 

“你要什么报酬?葵小姐。”库洛洛温和地微笑,深色眼眸里充满随意。

 

“拍,拍几张合影行不?”葵期期艾艾地掏出了最新款的相机。

 

“当然。”

 

侠客摇着头接过相机,跟着雀跃不已的葵离开酒吧到外面选景,继她要求得到库洛洛的扣子,摸大衣毛领三十次,收藏用过的绷带之后,他已经能适应的很好了。

毕竟没有害处,不是么。

 

 

 

葵在第二天上午把手头几件琐事尽数处理完毕,躺在沙发上小憩时手机发出嗡嗡鸣响,提示她还有未决之物。

 

拢了拢到处乱翘的黑发,葵唉唉叹息着捡起丢到沙发底的手枪,塞进枪夹走了出去。

 

谁知道咖啡厅在哪里啊,她又不喜欢喝咖啡。

 

在菲林大道上转了几圈,葵才在好心路人的指示下一头钻进“蓝星”咖啡厅。处于偏僻角落的古朴英式咖啡店,昏暗的灯光和提不起精神的店员,倒十分适合某些不良交涉。

 

爱莲阴郁的视线扫过对面神游天外的年轻女性,骨节捏得咯咯直响,嘴角附近却浮现了不怀好意的嘲弄:“滥用自身能力的穿越者,靠着神给你的能力就随意改变剧情,接触不能接触的人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乖乖被我消减吧!”

 

“喂,我说,”葵笑嘻嘻地把下巴搁在手臂上,双眼追随着咖啡杯上方升腾的热气:“你怎么能武断地判定我滥用能力呢?”

 

“幻影旅团的剧情里根本不会有你的出现,和那位已经被我遣送回去的四号一样,你们改变了太多东西。”爱莲喝了一口咖啡:“难道非得让我说出你们的称号?Mary Sue们。你想得到什么?幻影旅团团长的心?”

 

哎呀哎呀,这可不好,被你看穿了。

 

葵脸上扭开狞笑,巧克力色的眼睛浮上一层白翳。

 

“哼呵呵,嘻嘻嘻嘻,你在说什么东西啊,哈哈哈哈!”

葵抱紧双臂,眼角发红:“你为什么非得让我联想?想象?嗯?你不知道,聪明人如果脑子转的太快,会挖掘出他们根本不希望挖掘的事实?”

 

她向前倾身趴在爱莲的那一侧的实木桌上,疯狂而迷乱的神情将爱莲惊得倒抽了口气:“我说,我说啊,你知道我怎么来这里的吗?”

 

“我学习,在网上,买书,去国会图书馆,到处找能让我穿越的办法。”葵直起身,仰头在咖啡店的瓷砖地板上转圈,天花板上的褐色斑点随着她打转:“当我发现以我的智力无法在有生之年创造出能让我穿越的机器,我就把主意打在了可能存在的‘穿越之神’身上。”

 

“我不是天才,”她贴近爱莲,轻柔的嗓音仿佛令人安眠的夜曲:“我曾经那么痛恨过自己不是天才。”

 

“但我还是成功了。我不自己寻死,生命多宝贵啊。我只是在一次无法避免的死亡之时,调动我的大脑,模拟那些穿越小说里的主角思想,”葵顿了一下,玻璃窗上反射出周边人惊愕的脸,让她冷静了一些:“竟然真的有所谓的穿越。”

 

“我非常惊讶,然后是惊喜。我牢牢克制住,啃咬指尖让自己不要发疯,怕吓到那个所谓的神。”她咯咯笑着,又转了一个圈:“我的坏习惯就是那时候养成的。

然后我交涉啊,列条件啊,终于让神相信,不,是根本没有觉察到我的目的。”

 

“我得尽全力帮着库洛洛胡作非为。”

 

柔软的女声因说了太久的话而微微有些沙哑,葵的眼神终于恢复原本的苍茫无物,仅仅在瞳仁的深处,闪耀着黑色。“我得尽全力。”

 

她看向僵坐在软椅里的爱莲。

 

“谁都不能阻碍我。”葵摸出枪,对准了对面的女人:“我才不在乎呢,反正只是个幻梦……我的幻梦。”

 

“你疯了。”

 

半晌,爱莲干巴巴地吐出几个字。

 

“我可不和疯子打。我还有任务在身。”

 

“呵呵呵。”葵没有收回枪:“告诉你个事实吧,世界上的物质是平衡的。我曾经试图创造出一个威力堪比氢弹的能力,但它能够存在的时间只有五秒。”

 

“都不够库洛洛召出盗贼极意的,又怎么能让他用上呢?”葵恨恨地咬了咬指尖。

爱莲看着葵脸上亲切的微笑,瑟缩了一下。她算是明白了,自己什么也没看清这一事实。惯性思维不应该用在疯子身上。

 

“让我永远留在这里吧,永远做着梦。”葵用枪指着爱莲,倒退着离开了咖啡厅。

 

 

她创造,他盗走。

 

坐在基地里自己平常待着的地方,库洛洛翻过一页书。

 

的确,他根本不需要一个看透人心的能力。


 

Fin.


评论(3)
热度(8)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