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The Cat (一)

《THE CAT》

米洛伊小镇。

 

因其地理位置的原因,米洛伊小镇一年四季如春。三面环海,背靠内陆,气候常年温和湿润。海面时常风平浪静,很少有听说过米洛伊小镇有发生过海啸的记录,这里就像一个世外桃源。

 

清晨和煦阳光一如既往地散发着充足热量。推开沉重的木窗,晨风夹杂着温暖进入微微阴冷的黑色别墅,站在窗前望向不远处微微晃动的大海,库洛洛深吸了口带有海味的清新空气,顿觉心满意足。

 

身为一个电脑技术开发员,一连几天不出门是常有的事。但整整两个半月都宅在家里这种事只有库洛洛才做的出来。出于保持基本身体健康需求和改善伙食的想法,库洛洛决定出去活动活动。

 

米洛伊海滩离黑色别墅很近,库洛洛有一块属于他的私人海滩,今天阳光正好,适合散步。

 

 

啊……

 

镜子里的男人挂着显而易见的黑眼圈,皮肤也因为长时间得不到光照而透出苍白,却不显病态。做研究时因为烦躁而多次向后撩起的背头也乱七八糟。但即便如此,男人还是帅得无与伦比,额前垂下的几缕发丝覆在深黑色等臂十字纹身上,更增添别样惑人魅力,和潜藏在深处的隐隐危险意味。

 

这样可不能被别人看到。虽然自己十分喜欢不碍事的背头,但显然不会有太多人欣赏它的。一边这么想着,库洛洛洗了洗脸,拿起梳子三下两下梳回到平常的普通发型,刘海整齐地垂到眉毛上方,再套上米黄色运动衫,用白色绷带遮住额上十字纹身,看过去就像还未毕业的大学生。

 

嗯,这样就可以了。浮现出完美得无可挑剔的笑容,库洛洛向海边走去。

 

阳光,海滩,比基尼。

 

欣赏着身材火爆兼热情似火的比基尼女郎,库洛洛品尝了一口味道上佳的大吉岭红茶。红茶当然很贵,但他不必自己付钱。库洛洛整整有些散乱的衣领。不是他自夸,在米洛伊镇,只要有人,他出门就不用带钱。

 

漫步在海滩上,婉拒不停发出邀约的女郎们,库洛洛赤脚走在水温适宜的海水里,心情难得平静且舒畅。

 

午间灿烂阳光打在沙滩,细白的砂砾均匀地分散着,贝壳堆在上面。大海一下一下地泛着波浪,偶尔有无害的鱼在近海边缘跳出水面,晶亮亮的鳞片反射出刺目的光芒。

 

正在散步的库洛洛忽然看见前方不远处竖着一块牌子,旁边好像有什么区别于沙滩的物体在动。

等等……?那是自己的沙滩!自己的东西怎么能被别人占了!怀着愤懑的心情库洛洛小跑了几步,终于看清牌子和牌子下的东西。

 

无主,阿西比亚特种猫,温顺乖巧,易养,望好心人领养。

 

躺在沙子上的大猫伸了个懒腰。

 

身长约120厘米,目测嘴里闪着白光的是尖利犬牙,虽然肉垫只是稍微展开,可刀尖一般的爪子已经清晰可见。

 

温顺乖巧……才怪吧。这真的是猫不是豹子!?

 

侧卧着的大猫狭长灰眸里倒映出库洛洛陷入沉思的样子,眼里不知为何划过一丝戾气,身体骤然绷紧,金黄如太阳一般耀眼的毛下肌肉规律地颤动着。

 

热风扑面而来,库洛洛暗怪自己大意的同时大猫沉重的身体已经挂在了他身上。肩膀一阵刺痛,那猫咬了他一口。

库洛洛因惯性坐倒在沙滩上,尾椎处传来仿佛碎裂一般的疼痛感,怀里压着一只巨大的金黄色阿西比亚猫,几乎喘不上气,肩膀也被撕裂了一个口子,那猫还不停地在他颈窝处又舔又蹭,亲昵地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大猫毛茸茸的耳朵拂过库洛洛脸颊,咧出笑弧的嘴喷出的热气里带着熟悉的血腥味。

 

……

 

库洛洛想骂人。

 

衣衫凌乱地回到家,肩膀处仍然汩汩地冒着血。库洛洛觉得美好的一天就这么被毁了。大猫也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回到黑屋,此刻正纯良地坐在地板上看他无奈地处理伤口。

 

库洛洛胃有些疼。他能肯定这绝对是恶作剧。金·富力士,弄来这种神奇的生物只为了给朋友添加麻烦的事,绝对只有他能做出来。就因为之前自己说他像某种牌子的苹果就这么报复自己吗?但以为这样能让他陷入困境的话,实在太天真了!库洛洛背后开始冒出自信的火焰。

 

残酷的事实证明,库洛洛错了。

 

仅仅一个下午,那只猫抓掉了他最珍爱的毛领大衣上所有的白毛,将冰箱捣毁啃掉里面刚送来他还没尝过的苹果,最后笑得一脸荡漾舔了他满脸口水蹭得他满身是毛。

在自己彻底崩溃之前,他需要胃药。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冰冷的声线传入玩着沙发垫子的大猫耳里,大猫打了个寒战。

 

库洛洛扯下头上被大猫抓得松散的绷带,将黑发向后撩起,决定立刻停止这场闹剧。

 

大猫嘴角咧开一个扭曲的弧度,跳到库洛洛身边两只前爪搭在他颈窝处,刀锋般的锐利爪尖就在自己颈动脉旁边,但库洛洛脸上没有丝毫波澜,纯黑的眼眸漠然地看着大猫威胁性的动作。

 

那动物无趣地晃了晃头,顺势趴在库洛洛怀里。

 

好像不太对。库洛洛扶额。

 

为什么不处理掉这只猫?库洛洛问自己。不知道。还有,自己可能处理不了。库洛洛内心深处泛起一阵无力。

 

算了,他先去洗澡,刚才沾上血了。

 

浴室的门轻轻打开,大猫抬起头。库洛洛刚洗完的黑色发丝滴着水,雪白毛巾下像无尽黑洞一般的双眼浮着淡淡水汽,更显得捉摸不透。吸引住半立在床上大猫视线的是腹部突起的块块腹肌,充满野性的美感。

 

它身体开始颤抖,平时乖张上挑的眼睛紧紧眯起,欲望气息渐渐弥散。

 

库洛洛不在意地丢掉毛巾,骨节分明的大手卡在猫的下颚处,逼迫它睁开眼睛直视自己。

 

猫的瞳孔变成了灿金色。

 

啊拉啊拉,真是不可思议的动·物。

 

 

自上而下看去大猫的身形可谓流畅柔韧得无可挑剔,腰部腹部松软的白毛下饱满坚实的肌肉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唔,摸起来一定很舒服。这么想着库洛洛的手掌便覆在了大猫的腰部,顺着光滑的凹陷细细抚摸过去,没在意手下动物已然僵住的身体。

 

爪子和牙齿都很尖锐,看得出刚刚只是带着玩闹态度的撕咬。这家伙要是认真起来,上下颚咬合力一定惊人。

 

一会去找找关于这种猫的资料。不知道转手卖了能换多少钱。

 

库洛洛松开钳制住大猫下巴的手,顺势揉了一把触感良好的毛绒绒的猫头,哀悼了一下自己逝去的大衣。

 

“乖,晚上给你牛奶。”

 

转身就要回到电脑房,背后大猫的嘴角狠狠抽了两下。当然走在前面的男人没有看到。

 

“阿西比亚特种猫……A……As……啊,找到了。“库洛洛翻开《神奇动物典籍》中的一页,仔细阅读。

 

‘阿西比亚特种猫一生只认同一个主人,确定主人的标记是在肩膀处咬出伤口。伤口难以在短时间愈合,愈合后会形成金色闪电疤痕。这种动物成年后极为凶悍,也极为忠心,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要饲养金黄毛色的阿西比亚猫,那是拥有不同血统的变异类,死亡时因不愿离开主人会爆发出最强能力将主人杀死。注:一旦认同主人,强行抛弃也会发生弑主情况。’

 

库洛洛碰地合上书,捂住了额头。

 

金·富力士,我和你没完。

 

……他只是一个电脑技术开发员而已偶尔研究研究黑客系统怎么就摊上了这么大的麻烦。肯定是今天早上出门方式不对!库洛洛怀着自暴自弃的心情悲哀地走进卧室。放心睡觉醒来肯定能迎接新生活。

 

咦,似乎忘了一件事。

陷入深眠的库洛洛忽然感受到一股温暖的气息,环绕在他颈间,好像有什么光滑的东西紧紧贴着身体,滑腻的带着苹果香的柔软钻入齿间撩拨他的舌头,感觉意外的美好。

 

沉浮在半睡不醒的状态,库洛洛意识到有人压着自己,久违的体温……不讨厌也不想推开,但是位置应该颠倒一下。

 

随手扣住一处摸上去比较坚硬的地方,库洛洛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瞬间移位,将对方掀在身下,闭着眼睛朝着最温暖且涌动着滚烫鲜血的地方舔咬了下去。舌尖触碰在温软仿佛带有吸附感的部位,那里面鼓动着生命鲜活的味道,好得……想让他彻底撕开。

 

缠在腰部的修长骤然收紧,在他腰间软绵绵地蹭了蹭,模糊的吃痛呻吟传入耳畔,让库洛洛稍稍放轻了力道,安抚性地啄吻几下已经被撕破的伤口,便抱着温暖坠入更深的睡眠。

 

【新抱枕get√】

 

啊……清晨的光好刺眼昨天晚上没拉窗帘吗?

 

库洛洛翻身坐起试图拉上窗帘,用迷茫的视线扫过去,悲哀地发现窗户太远够不到。

 

好饿。

 

看来怎么都不可能继续睡了,起来找食物吃吧。

 

脖子……有点痒。从衣领上拈起什么东西的毛,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旁边躺着一只睡的很香的大猫。

 

要哀悼一下新生活的远去吗?

算了自己可没有这个闲功夫,必须马上吃东西。对了昨天还想给这只猫牛奶呢,好像每天都有人给自己送牛奶来着,给它喝好了。

 

把猫从床上踢下去再简单洗漱了一番,库洛洛疑惑了一下嘴里的血腥味,又没找到什么因为吃太多布丁而生出的蛀牙,便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门口有送来的牛奶,冰凉冰凉的,还带着晨间的寒气。应该热一热……吧?怎么热?他有些困扰地看着手中的玻璃瓶。

 

把牛奶倒入搪瓷杯顺便盖上盖子,库洛洛将放置很长时间不用的微波炉通电。微波几分钟就行了。大概是这样。

 

怎么有点不对劲。

库洛洛听见微波炉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什么咬住了自己的裤脚拼命往后拖。“嘶啦”一声裤脚断裂的同时他也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

 

“轰!”

 

微波炉门猛地炸开,碎成片片的搪瓷杯差点打到库洛洛,大部分有强烈冲击力的碎片砸在了刚才站过的地方。

 

“呃……神奇的电器。”感叹了一下微波炉也能有很大威力,库洛洛看着脚边的大猫,大猫眼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戏谑。

 

 “难道你知道怎么做饭?”库洛洛蹲下身和大猫平视。

 

带着细小倒刺的舌头舔了舔库洛洛脸上因躲闪不及造成的细小擦伤,粗糙的舌苔让本来没什么感觉的伤口火烧火燎地疼了起来。

 

拍了一把大猫的头库洛洛站起来,对刚才自己竟然希望让一只动物做饭的心理不予置评。

 

他没看见,那只大猫戏谑的神情更明显了。

 

————————————————————————

 

 

看来只要知道做饭的步骤,也没有多难。

库洛洛满意地欣赏桌上黄灿灿呈现着饱满状态的煎蛋,切成小章鱼状的火腿以及盛在玻璃杯中冒着热气的牛奶。大猫懒洋洋地舔着爪子,瞥了瞥他。

 

好吧,他不知道冒火的锅里不应该用水浇。

带着点若有若无的歉意库洛洛给大猫倒上满满一盘牛奶,安慰它被烫伤的肉垫。

 

库洛洛坐在桌前打算享用自己辛苦做出的早餐时,大猫一跃到餐桌上,舌头一卷,餐盘里大多数火腿都到了它嘴里。

 

库洛洛皱眉。

 

大猫愉快地摇摇尾巴,双颊一鼓一鼓地嚼着嘴里的肉,吃的很香。

 

随手拉过大猫的爪子,库洛洛手上一使劲,狠狠往烫伤的地方按了下去。

 

全身的毛都哆起来了呢,可惜,抢我东西的惩罚还不够。

 

抱着这种恶劣的想法库洛洛抓过冰凉的牛奶瓶让大猫正发疼的火辣辣的肉垫感受了一下“冰火两重天”的滋味。低低的吼声从大猫的喉咙里传了出来,锋利的尖爪挟着风声袭向近在咫尺的脸庞,下身半立,趾爪扣住木制桌面的地方甚至划出了深沟。库洛洛微笑着握住袭来的猫爪,轻轻松松拨到一边,顺手拯救了马上从桌子上掉下去的煎蛋,放到安全的壁橱上。

 

   按着大猫让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吃下全部的早餐,库洛洛还是觉得不够饱。

 

他瞥了一眼冰箱,想起里面应该还有玛琪送来的便当。

在家里待了几个月,不仅身体能力退化了,成熟程度也退化了。讨厌,又想起那天青梅竹马的同伴派克偷偷用泛满母爱的眼光看自己了。

 

嗯,为了让自己警醒,以及继续填饱胃肠,必须下一味猛药。

 

郑重地从冰箱里取出素雅的圆形白色饭盒,上面用蜡笔画了粉红粉红的小兔子,非常到位地体现了玛琪表面高贵冷艳实则小清新的闷骚内心。

 

打开高级保温饭盒,里面香气扑鼻,做成精巧到可以一口吞的芝士三文鱼握寿司整齐地叠在一起;天妇罗炸得金黄,外面酥皮隔了一夜仍然保持着刚出炉的香脆;还有放在最大一格的蛋包饭,米饭晶莹鸡蛋香甜,玛琪还用番茄酱在上面涂了一个Q版鱼骨头。

 

大猫好奇地踱到库洛洛身边打量堪称完美的便当叼起了一个酥脆的天妇罗咽了下去——

 

身体僵硬了一会便无声无息地软倒在库洛洛的兔头拖鞋旁边。

 

库洛洛知道,自己的内心在恐惧地颤抖……第一次……

 

玛琪……还能和你一起玩耍吗QAQ

 

果断地把饭盒盖好扔出窗外发誓再也不会看它一眼,库洛洛抱起壮烈牺牲的大猫向宠物医院跑去,毫不怀疑再晚一点它就会有生命危险……

 

 

“严重食物中毒!先生,这种猫很珍贵的!你必须细心照料它!”诊桌被女医生拍得震天响,严厉地目光愤怒地扫射库洛洛。

 

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之后,库洛洛拎着大猫的后颈去了最近的一家牛排店,点了好几份高质量的牛排,看着它慢慢吃下去恢复些精神才松了口气。

 

还是有点虚弱呢。

 

这么感慨着库洛洛把骨头都病软的大猫提到膝盖上,轻轻地按摩吃得鼓起来的肚子,另一只手抚摸它的脖颈。大猫发出惬意地呼声把头埋在库洛洛怀里,时不时拱一拱。手下的金红色毛发触感温热又柔软,在指尖顺滑地流动。

 

西餐厅的暗黄灯光打在大猫半眯的眼,长长的猫须一颤一颤地抖动,舌头舔过的红唇很湿润,在光下反射着诱人的水光。

 

很想……

 

想做些什么呢?

 

抚摸渐渐变了味道,从单纯的按摩变成在微微凸起的肌肉上来回按压摩擦,体味那绝佳的吸附感;右手点在大猫上挑的眼角顺着狭长的纹路来回轻揉,调情似的凑近大猫支楞着的耳朵往里面缓慢吹气,不出意料地看到它身体开始敏感地颤抖,隔着自己的衣服布料也能感觉到逐渐缓慢上升的体温,和开始绷紧的背部。但再怎么样猫的身躯都很柔软,十分适合抱着。库洛洛感慨。

 

薄薄的猫耳吸引了主人的注意,凑近了看它外面是金红又格外轻软的绒毛,内里鲜嫩粉红布满细小血管,透出几分令人怜爱的美感。

 

舌头舔上猫耳的外廓,清新的苹果微香在鼻尖萦绕。舌尖灵活地探入内壁,故意用舌苔刮擦极为柔嫩的浅红皮肤,牙齿稍稍合拢就能感受到脆骨的柔韧。

 

   虽然不饿,库洛洛还是很想咬下去。

 

大猫喉间的低吼透出了惊恐,下了大力气扭开身体,耳朵不慎被库洛洛的牙齿划开了一条口子垂了下来,血珠滴滴答答落在肩部的毛皮上,伴随着粘连透明唾液的猫耳,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撩人。

 

慢慢品尝唇间渐渐蔓延的血腥味,库洛洛勾起一个邪恶又迷人的微笑。

 

大猫伏在库洛洛身上,突然被牢牢地禁锢了四肢,略有些不安地扭动着头,随即被压在铺着雪白桌布的餐桌上。

 

近了观察,这只猫眼里的情感完全不似动物,浅浅浮着一层宠物都有的乖顺,深处潜藏了……冷漠。甚至像是无时无刻不再俯视众生。

 

不知是高兴如此符合自己胃口呢,还是惩罚一下他的放肆。

 

竟然对着自己露出那种眼神。

 

回想起白天戏谑又鄙视的目光,库洛洛觉得更不爽了。

 

大猫刚刚吃饱休息完毕的放松心情一扫而空,能猜到来源的危机感和跃跃欲试让一抹金芒在瞳仁中爆裂。堪称优雅地倒转猫掌摊平掌心,尖刃似的爪尖慢慢突出,凛冽的寒光在上面打着转。那对闪耀着金芒的瞳孔毫不屈服地盯着压着自己身体的男人,放肆而乖戾。

 

它早就想和这个名义上的“主人”来一场雄性与雄性之间的碰♂撞了。

 

当然,库洛洛自诩黑客和隐性宅的结合体,绅士与贵族的最佳范本,在大庭广众下和自己的宠物打架那是相当有失身份的,而且,餐后甜点上来了【重音】

 

当大猫看见库洛洛一个转身回到了原本的座位,开始品尝侍者端来的精心烤制的小蛋糕时,心里的感情无以言表……

 

作为一个将战斗刻到骨子里的猫,它表示十分忧伤。

 

 

用餐完毕回到家里,库洛洛发现中午才刚刚过去不久,太阳依旧在天上散发着灼热的温度。顺理成章地,本来想结束掉宅男的生活的库洛洛,毅然选择了继续窝在电脑旁边吹空调。

 

-------------------------------------------------------------------------------------------------------

TBC

评论(3)
热度(23)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