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The Cat (二)

颓废的生活继续保持着原有的步伐过了一个多月。从多方面资料来看,库洛洛的确无法和这只大猫解除契约,而强行分离他和对方的后果,似乎会很严重。于是只能习惯彼此。在因为互不适应而使居住地鸡飞狗跳地过了一周后,库洛洛和大猫倒是遵照彼此列下的条约好好宅在家里相安无事。

 

说实话,这只大猫的确会做饭啊。

 

感慨着动物都比人强的库洛洛心安理得地被它咬着裤脚指挥如何做饭,营养迅速均衡起来,黑眼圈也没了,整个人又帅气了不少。

 

大猫还是一如既往地给库洛洛添麻烦,甚至曾经破解了库洛洛的电脑,一不小心没控制好爪子把他藏着的各种片子删了个彻底,随即过了一段水深火热的生活。

 

但事情慢慢开始往半夜关灯看的恐怖片发展一样,走向一个诡异的道路。

 

先是每天晚上睡着之后,库洛洛都觉得似乎有人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不是可能偷跑进来的大猫毛茸茸的触感,而是一个真正的“人”。温暖光滑的皮肤触感和枕套上的苹果香气以及不大不小的痕迹,都让什么也没发现的库洛洛背后直冒冷气:不会真的有鬼吧?

 

不过也是,毕竟身为一个黑客集团的头子,爱慕我的从人到鬼都会有嘛。

 

库洛洛在心里微笑着给自己点了个赞。

 

 

夏日的末尾,一天的逢魔时刻,昏黄的日光掺着血一般的红霞,照在小镇的一条人迹稀少的巷子。库洛洛手里提着从新发现的西点店里买回的布丁套餐,愉快地穿行在绕来绕去的巷道里。

一阵打架斗殴的声响从更深处的小道被回声放得很大,库洛洛懒得停顿一秒想径自离开,却被称得上恐怖的“呵呵呵呵”吓了一跳。

 

不怪他,那声音只有变态才能发出来。

 

怀抱着极大的好奇心,库洛洛放轻脚步走到巷尾,不出意料地看见几个摊在地上的不良少年和一个满脸无聊的变♂态。

 

火红的头发顺着一个诡异的角度向后撩起,脸上涂满白粉,还化了类似于马戏团小丑的星星眼泪妆,白色的小丑服光明正大的穿在身上,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品味奇特。不过……身材很不错,卸掉妆的话脸也应该是能看的。

 

漫不经心地靠在墙壁上打量那个已经发现他存在的男人,看上去一米八多的身高和看见自己就开始带上玩味的笑意的脸都激起了库洛洛的火气。而且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更让他有种教训那男人一顿的欲望。

 

嗯,要是能把他……

 

 

“嗯哼~这不是我的……主人吗?”

 

库洛洛稍微皱了一下眉,环顾一圈也没发现可能担起男人叫出称呼的人,终于内心开始弥漫开惊悚:“你叫我么?”

 

“当然,不然还有谁?”挂着慵懒的神情男人的头上突然冒出了两只金红色的猫耳,尾椎部位也长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库洛洛觉得他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

 

就算心里隐隐约约有过确定的猜测【等等】,库洛洛也一直认为他家的喵虽然大了点蠢了点欠(操)揍了点但绝壁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正太)正常人的!!!

 

【#我家的猫原来是变态#】

【#忧伤的养猫史#】

【#生活欺骗了我#】

 

-------------------------------------------------------------------------------------------------------

 

踏在一地残阳上,西索眯起眼,逆光之人的表情模糊不清,唯有深黑双眸中突出的尖锐怀疑让他有些哑然。

 

“我……”

 

西索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气恼,连带着上扬扭曲的语调也变得平直僵硬。

 

“恢复成人身大多数在夜晚,而且周期不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我绝对不是故意不给你做饭后甜点的,步骤太繁琐。”

 

库洛洛蹇起的眉放松下来,暗叹自己越来越幼稚了。走过去揉了一把男人和猫毛一样柔软的红发,语调轻柔而安抚性十足:“乖。”

 

看着西索微微鼓起的白皙面颊,上挑的细长眼角还残留着未散去的残忍意味,在太阳的余光下散发着金黄而惑人的光,库洛洛语调慢慢转变成了另一个味道:“我的宠物最可爱了。”

 

“嗯哼……”含有模模糊糊,连发声人都觉察不出的抱怨的不明之音淹没在库洛洛强制性的动作中,西索的头被强硬地压低,唇瓣传来一阵刺痛,牙关已经被对方粗鲁地撬开。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完成的动作不久让他愣在当场,而库洛洛已经开始品味早已对自己气息习惯到毫无防备却又不自知的大猫。

 

嗯,还是那种鲜美的味道,柔软可口,果香充斥在各种细小的角落。他的宠物真的很喜欢苹果呢。

 

库洛洛一边挑逗着对方的舌,一边甚为闲情逸致地思考。扣住西索后脑的手慢慢放松,滑下柔顺的红发在手感极好的脖颈处流连,另一只手骤然发力将他按在墙壁上。后脑突然的痛感让西索皱了皱眉,奈何呻吟之声一丝都无法泄露。

 

在西索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库洛洛敞开的衣领,沉溺在无法言喻的高超吻技里,舌只能被带着共舞,却丝毫占据不了上风。不仅是男人特有的侵略气场,眼角瞥到的流畅线条也在疯狂引诱着他。明明是在接吻,被那双阳光无法渗透的眸子温柔注视着,西索却有种几乎要跌下深渊,从尾椎到后脑都被刺痛的恐惧感。

 

然而这种感觉却让他全身上下都兴奋得紧绷,战意和欲望充斥得大脑开始高速运转,手也试图探入库洛洛的衣领——

 

“砰……”

 

一个微小的声音发出后,手突然一空,库洛洛瞳孔稍微放大了一下——本来西索站立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只晕头转向的大猫。

 

……看来,当务之急是解决这个问题啊。

 

 

----------------------------------------------------------

 

“哟!早上好啊库洛洛!”

 

打开别墅门准备出去扔垃圾的库洛洛,看见了一张洋溢着热情笑容的大脸,顿时心情直线下降。

 

“啊~真是扰人清梦的家伙。”红发乱七八糟地搭在额上,西索从卧室里走出来几步随性地靠向库洛洛肩膀,有些充血的红唇蹭在他脖颈与衣领的交界处。感受到颈间湿乎乎的鼻息,库洛洛挑了挑眉,警告性地瞥了西索一眼。

 

“不好意思~可惜我最近被人追杀啦,猎人协会那里可去不得,好容易摆脱老头……会长的压榨。”自说自话的人从库洛洛和门框的缝隙中挤进去,摘掉落满灰尘的帽子,露出刺刺的黑发:“西索君的话,近来还好吧?没经过你同意就把你带到这里……哈哈哈,应该没有特别困扰?”

 

“当然没有哦~不如说,我找到了有趣的东西,虽然金也是个大果实,可惜没洛洛可爱哟。”西索的手臂绕到库洛洛胸前,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一大早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库洛洛在心底微叹口气,倒是任由西索趴在他背上,空闲的手在金看不到的角度滑进西索松垮的粉红色兔毛睡裤,在那手感绝佳的翘臀上捏揉了几下,不算温暖的手指径直探入后面的缝隙。感受到身体接触部位传来的僵硬,库洛洛终于心情愉快地微笑出来:“远来即是客,我们也是好几年的朋友了……金。”

 

如果不是综合多方面因素来考虑让自己留下这一点稍稍占了上风,那库洛洛绝对不会管他们的朋友关系而一脚把他踹出去吧。金苦哈哈地想象一下被在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旋转720度完美滚粗的样子……随即泪流满面。

 

他的这位“朋友”表面温润内里漆黑漆黑的,还好金早已做好准备,库洛洛也看了出来:“库洛洛啊哈哈,你的最新宠物的情况,都了解了吗?”

 

“差不多了吧,也许有几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比如他的脱毛期发情期之类的。”用脚跟踢了踢开始发情的人性猫科动物,库洛洛觉得有些时候西索实在碍事。

不满地轻哼了一声,意有所指地盯着还停留在自己裤子里的手,西索简直想抓着库洛洛的肩膀痛斥他的无情,却没办法让自己躲开那灵活手指的控制。

 

金实在无法从库洛洛的眼睛里看出些别的东西,从暧昧不清的含糊回答里也抓不到什么线索,他只好先免费交出些情报,算是给库洛洛添了个不大麻烦的回报:“西索绝对不是普通动物,什么阿西比亚特种猫只不过是偶然选中的外表。”

 

观察了库洛洛一眼,金无奈地发现他完全没有改变脸色,黑水晶一样的透彻双眸毫无波动,只能继续说下去:“西索应该是中了某种使人变成动物的念力,施念者已经死亡,念力也无法长久坚固地保持下去。所以才会发生突然由猫成人再变回去的情况,但完全恢复正常也只是时间……”

 

“说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可以吗?”库洛洛不耐烦地换了一下站姿。

 

等等你原来知道吗?真的知道吗?!金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了,这个消息明明是他最近才得到的!

 

西索靠在库洛洛肩膀上忍笑得辛苦,肩膀不时颤动一下,扶着库洛洛肩膀的手也抖啊抖的。不怪他,库洛洛实在太……阴险了,即使从他来了之后就因为未知而陷入混乱,根本不知道如何“饲养”自己,来历也就随手一查,却摆出一副万知万能的样子……

笑的自己肚子痛。

 

但从库洛洛的侧脸看过去,微勾的唇角让西索突然也不确定他是否真的不了解这些事实。

 

“啊啊啊啊我讨厌这种氛围!”金突然一掀桌子跳了起来:“我就认定你不知道这些情报吧!让我在你家的马厩睡几天躲过追杀就好!万分感谢!”

 

等等,桌子上还有早餐那!库洛洛的脸彻底黑了。

 

一切都安定下来之后,金抱着被揍了几个包的头,用QAQ的表情看着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的库洛洛,西索的正常时间增加了不少,此刻也挂起最常用的奇诡扭曲版微笑歪在库洛洛身上。

 

这一对很奇怪啊。金后知后觉地盯着他俩看,心底翻腾着无数猜测,最终定下:“你……连人·兽都能接受啊,我真是太小看你了库洛洛!”

 

“你开口前能过一下大脑的话我还能考虑一下你呆在马厩。”库洛洛双手交握放在唇下,两臂支在腿上,熟悉的动作明明白白告诉金再继续不靠谱下去,他会连怎么被坑死的都不知道。

 

哎呀,像他这种手动腹黑档果然抵不过人家自动档。

 

以为只要不对上尼特罗就能无限制二傻下去的金开始胃疼,好几天没合眼让他脑子转速也慢了下来。深知情况对己不利,金终于选择坦诚:“其实我前几天开发了一个遗迹咳咳,结果是当地族人世代守护的墓地。搞错了真是对不起他们。”

 

信你才有鬼。库洛洛微不可查地扯了扯嘴角。说什么搞错了,其实是故意的吧。

但这能说明一个问题,能让金不顾破坏规则也要去挖掘的遗迹里面的东西,一定有价值非凡的宝物。

 

他开始感兴趣了。

 

“……反正具体内容不能告诉你啦呵呵呵。”罗里吧嗦地说了一堆,金最后抛出一句。“借我待几天躲躲那些疯狂的族人就好。报酬我也会给你。”

 

“可以啊。”

 

出人意料地,库洛洛应许下来。

 

“都多少年的朋友了,还和我客气。”他走过去拍了拍金的肩膀:“报酬记得给我一份新遗迹的地图,以及找上门来的人自行处理。”

 

“咦咦咦!实在是感动啊,我太高兴了!来来来,我请你喝酒,今晚不醉不归,不醉不归!”

 

 

 西索在旁边默默地扶额,确定这回金会被坑得连渣都不剩。

 

-------------------------------------------------------

 

三天后。

 

“宝石界的‘七大美色’?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情报啊。”西索凑在库洛洛旁边,和他一起看那张古老羊皮纸上的内容。

 

完全不知道自己辛苦从遗迹里得到的最大财富已经落到了别人手里的金,此刻正继续逃亡着。

 

“你得好好感谢我啊,洛洛~人家费了不少功夫才偷过来的哟~明明是你的本职工作嘛。”西索舔了舔男人黑发下的耳垂,舌尖流连在摘掉耳坠而留下的洞眼,身体如蛇一般缠上了他的身体,肌肉饱满的手臂在库洛洛西裤皮带下方磨蹭,用各种方法点起他的欲火。

 

“你不易被觉察到啊,大猫。”忽然喑哑了许多的磁性男声凑到西索耳边,库洛洛满意地看到西索抖了一下,下身昂扬得要命:“还是说,你已经无用到要让主人出手了?嗯?”

 

简直让人受不了~

 

西索眨了下眼:“当然不需要,我的~主人~”

 

------------------------------------------------

Fin.

评论(11)
热度(27)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