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番外】Miscegenation (小甜饼,接上文,新年快乐)

为了证明恶魔梗也甜得起来,以及之后的互相投喂,我在大年三十还在撸番外……

----------------------------------------------------------------

深渊恶魔之王麾下特等医务官玛琪大人,此刻正屈尊为自家王抱回来的宠物做诊疗。

和别人想象的不同,此时玛琪正流着冷汗在恶魔超强存在感的目光下仔仔细细地给妖精治疗,缝合了他手腕脚腕被圣光侵蚀了的伤口,刚想输送魔力修复内伤的时候被库洛洛止住:“剩下的我来吧。”

 

玛琪一脸震惊地看着魔王:“你会治疗?什么时候学的?”【王你都如此多才多艺了再学会治疗让我靠什么吃饭?!】

“当然,玛琪你先出去吧。”库洛洛盯着因治疗而出了一层薄汗的妖精,他还未穿上衣物,泛红的身体仅仅被包裹在自己的大衣里面,甚至下体里的浊液也还未被清理出去,填充在红肿不堪的后齤穴深处。陷入浅度昏迷之中的西索时不时发出一声轻哼,引诱着恶魔尽快赶走了尽职尽责的同伴。

虽然不能再吃一次,但适当玩玩也是不错的嘛。

这么想着库洛洛也坐上了柔软的羽毛床,从层层叠叠的毛皮软缎和皮衣里挖出了西索。触手而及的皮肤温度有些不正常的高,明显发起了低烧,而罪魁祸首俨然是脸上挂着淡笑的恶魔。

“嗯……”被半抱在怀里的妖精勉强睁开眼睛,灰眸浮起淡淡的迷茫,似乎还沾着未干的泪珠。他动了动身体,一味向温暖之源凑过去。

很美味的样子,好想再吃一遍。

觉得欲望又上升了起来,库洛洛亲吻上做齤爱时西索忍受疼痛而咬破的唇角,细细舔舐去凝固的血丝,品味不算太浓厚的铁锈味。修长而宽大的手也抚上了他后背微凸而出的脊骨,顺着骨节慢慢抚摸着往下,流连在肩胛骨的凹陷之处,手指陷入柔软的肌肉之中,流连着不舍离去。

 

“库洛洛……?唔……”

轻吻眼角时传来的瘙痒让西索睁开了眼,贴在恶魔的怀里,此时库洛洛只穿了件衬衫,他们几乎是肌肤相触。

妖精的唇被恶魔轻而易举地攻占,温热的舌钻进微张的齿间,用力撬开,却不再带有进攻的意味,温柔而轻缓地一点点舔舐着稍显冰凉的口腔内部,缓缓摩擦过敏感的牙龈。舌头收回,羽毛落地般轻柔的吻落在西索泛着红晕的脸上。

还好发烧了。

脸上的红晕不知道是真的由发烧带来的,还是主人自己的羞意而引起,西索窝在库洛洛怀里,安静地呼吸,带着点装睡的意图歪在他肩膀上。

嘛,要温柔。库洛洛临时看了几页地精塞给他的《如何饲养你的宠物才能吃到最甜美的部分》,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库洛洛眯着眼咬了咬西索带着金制爱心吊坠的耳垂,用舌尖勾画耳廓的曲线,手顺着妖精劲瘦的腰线慢慢磨蹭,腹肌的弹性极好,滑腻的触感让手指流连不舍。

“内伤的程度怎么样?”库洛洛凑在西索耳边轻声询问。

“和天使守卫队干了一架,你觉得呢?”懒散地撇了下嘴角,西索继续:“准确地说我血统偏向暗精灵,光明之力对我而言可不是什么大补之物。”

嗤笑了一声,库洛洛眼带不屑:“天使护卫队那帮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清除异己了,用的都是阴招。”

“对啊……”嘴唇覆上库洛洛的脖颈,西索慢慢地磨蹭着库洛洛的皮肤,撒娇一般低哼了出来:“帮我治疗,主人?”

“当然可以,甜心。”被刻意讨好的恶魔将魔力凝聚到指尖,继续在西索饱满坚实的腹肌上用极轻的力道捏揉,凝成实质的黑色顺着血流方向进入西索身体,慢慢修复着破损的脉络和肌理。

被过于肉麻的称呼激了一下,西索有些哭笑不得:“别把我当女人哄。”

“嘛……这可说不定。”库洛洛扫视窝在怀里不动弹的妖精,眼神意味深长:西索柔顺的红发垂在脑后,偏阴柔的五官因为低烧和伤痛苍白而透出虚弱,红唇半抿残有血迹,还有库洛洛腿上细的过分的腰。

“呵,你还是乖一点比较好,别反驳我。”加大了魔力的输出,库洛洛好心地提醒他:“我可是深渊恶魔之王哦。”

“哦哦……我都快忘了。”哪家的魔王会到处找有趣的东西而把要处理的事情都扔给手下的?妖精表示他根本懒得在意库洛洛的身份。

“……除了买了你,我还带回来了不少情齤趣用品。”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还有残红的后齤穴,库洛洛笑的极为恶劣。

“怎么能这样啊。”妖精不满地试图用膝盖顶一下抱着自己的人,很快就被强力镇压了。

“晚上就试试,怎么样?”库洛洛捏了把西索的脸颊,留下两枚红痕。

“什么啊,今天可是人类纪年中的春节呢。别太过分了哦。”半眯起眼,西索深表抗议。

听着耳边柔软的仿佛在撒娇的抗议,任性的不行的恶魔抱着西索倒在了床上:“我才……不管呢,我是恶魔。”

----------------------------------------------------------

Fin.

评论(17)
热度(36)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