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葵系列5·《闲谈》

总觉得这个系列快变成 #如何正确讨好蜘蛛头子# 了呢

---------------------------------------------------------

《闲谈》

 

 

东边天际的太阳投下一片片金箔似的柔光,脸上有轻羽绒的触感,同时也勾勒出对面人希腊雕塑般的侧脸,透不进光的双眸和眼底淡淡的青黑。库洛洛端起热气散尽的咖啡轻饮一口,为过分的甜腻浅笑了一下:“你的口味独特,还要硬加给别人。”

 

“我讨厌黑咖啡,再不加糖不加奶简直要命,何苦为难自己,我又不需要靠咖啡提神。”葵注视着库洛洛的视线没有偏移,却端起自己那杯卡布奇诺喝了一大口。

 

“呃,好吧,算我今天手误。”葵单手捂面将咖啡杯放回垫杯瓷盘,顺便用手指抹去洁白瓷面上突兀的褐色水痕。

 

怎么会一下子加了这么多糖呢?葵困惑地拿过牛皮纸糖袋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和平常使用的牌子一样嘛,也没手抖啊。但嘴里还残留着甜兮兮的味道,咖啡的微苦香味早就被喧宾夺主了。

 

“是因为见到我很紧张吗?明明已经认识一年了。”库洛洛不甚在意地又喝了一口咖啡,手下却未放缓翻动书页的速度。

 

“怎么可能,我在你心里就那么没用?”葵吐槽:“虽然我还是很斯托克啦。”抱着种反正库洛洛也听不懂的心态葵开始用中文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我以前最大的梦想也不过是把胖次泡泡福尔马林在裱进金框舔舔,现在实践得也差不多了。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我。”

 

她真的不紧张。一年前的初见只是正常的反应,完全不应该被归类于本性。事实上,葵也不知道她的本性是什么。虽然说越紧张,她表现的就越镇定,用疼痛强行逼迫而出的镇定,但那也是镇定。可现在不是这样的,和库洛洛坐在这里,葵只觉得安心和愉快,然后说话就开始不经由大脑。

 

再说没事库洛洛也不会杀了她啊,她还有利用价值呢。

 

“我没在担心你。”因为最后一句是用通用语说的,库洛洛瞥了葵一眼:“你的大脑是否真的还在正常运转,有时候我常常这么怀疑。”

 

“大脑很好使啊,不然我怎么找过来的。”葵半躺在沙发椅上享受午日绝佳的阳光,手边放着一摞前段时间从黑市搜刮而来的古籍,一本书摊在她腿上,已经被读了三分之一:“要是真给你说清一切那就要花太长时间了,还不如给你看书。”

 

“好建议,我的确对你的过去没有兴趣。”库洛洛放松了嘴角摆出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看书。

 

“好歹我也是个女人啊,你的绅士风度呢?”葵坐直用脚跟磕磕地板表达不满:“你坐的地方还有手里的书喝的咖啡……”

 

“都是你自愿奉献的,葵小姐。”

 

葵哑声,一头栽进沙发靠背呻吟了一声。

 

“我们后天就要出发去寻找窟卢塔族的移居地了,你要跟着来吗?”库洛洛抬抬眼发出询问。

 

“我不是团员啊,不过只要你同意,我当然没问题。”葵转着手上的宝石链,看着和火红眼同色的宝石,浅淡的怒气和厮杀的欲望渐渐升腾:“正好我还有些想和窟卢塔人解决的的事。”

 

“窟卢塔族得罪过你?”他现在倒是有些惊讶了:“他们三十几年前就躲到没人去的原始森林里了,你确定你见过他们?”

 

“啊啊,算是吧。”葵烦躁地抓了抓过长的黑发:“我要怎么跟你解释啊,真麻烦。”

 

又是属于“说不清楚的过去”的内容么。库洛洛心下了然:“你给我的能力期限是三个月,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多一份助力还是不错的。”

 

“名号绝对是用幻影旅团对吧,真是服了你了,可用的利益一定要压榨干净。”葵用书盖住面部:“我是没问题啦,你确定你的团员不会有意见?”

 

“我们这次是分开寻找,先在森林前部集合一次分配计划,然后分组进入。”库洛洛给她解释:“所以不会有特别大的意见。侠客和富兰克林属于我们这组。”

 

“等等,我似乎忘记了些什么。”葵眯起眼睛手握成拳抵住太阳穴,费劲地在大脑深处放置垃圾信息的一小块角落慢慢翻找。

 

“如果你有杀死剧情人物的举动,将会被世界抹杀。”

 

“什么?”库洛洛偏头看向嘴里又冒出不知名语言的葵。

 

“记起了讨厌的东西。”葵恨恨地把手指塞进齿间咬了下去:“我恐怕没办法跟你去了,去了也没用,达不到我的目的。”

 

她才在猎人世界待了三年而已,见到库洛洛的时间更是屈指可数。

 

不如说,库洛洛用到她的地方屈指可数,所以支付“报酬”的次数更少的可怜。

 

算算还有七年,她大可以等到1999年再去杀掉酷拉皮卡。

 

“有什么具体的理由吗?我可是把旅团的情报透露给你了呢。”库洛洛十指交叠放于膝上,书也被收进了他脚边的置物篮。

 

“不算是理由,只不过,似乎我要杀的人现在还是个小屁孩,完全没有意义。”葵压了压心底有受人控制而带来的烦躁,给库洛洛解释:“满口答应的事情下一秒就反悔,我十分抱歉,库洛洛先生。”

 

“当然要付出适当的代价。”温和地笑了笑,库洛洛满不在乎地指了一下葵身边的一摞书:“那些给我,以及以后找到的书。还有,居然是幼童么?”

任谁被带着“你口味真重”的目光看了一遍又一遍感觉都不会太好,葵也一样,暗藏着点气愤的心思,她没告诉库洛洛那些书和以后的书本来就是给他准备的。

 

反正嘛,原本只是一次闲谈,却变成了混乱的情报交换和被嘲笑,再好的脾气,也是会爆的嘛。

 

虽然没人看得出来葵有发过脾气,而已。

 

 

“下次的咖啡绝对不会这么甜了。”最后葵还是选择讨好地应下陪库洛洛一起和不加糖的纯咖啡,才送走了这位任性的蜘蛛头子。

 

所以说,好好的闲谈,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葵脸上带着些微困扰又愉快的笑意,收拾起喝咖啡的器具,将它们锁进了橱柜。

 

 -------------------------------------------------------

Fin.

评论(1)
热度(8)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