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团长才不是恋婴癖 (幼体化 甜 脱离不了血系列)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取名字了这就是个脑洞啊!!!

幼儿的湿吻实在太赞令人心醉√

我只是喜欢萝莉和软妹


----------------------------------------------------------


发生了一件很不妙的事情。西索捏着下巴回忆他的早餐。他可能食用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竟然变成了一个两岁大点的小孩子,突然地。

 

非常不妙,尤其在自己的床伴&情人马上就要到来的情况下。

 

说好了要给情人一个惊喜,原本的计划是亲手做的烛光晚餐和欲拒还迎的捆绑play。至于节操什么的,呵呵,他会有么?

 

西索站在原本极为合身现在却变成超大号的衣服裤子里,做出了思考者的经典动作,却悲哀地发现对五指的控制不是很灵活,导致拳头完全握不紧。

 

即便是响当当的小丑魔术师,婴幼儿时期也就比同龄人稍微强壮了那么一些,勉强能驱使双腿还算稳当地跑起来,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可以推开自家别墅的实木大门。

 

那些猜两岁就能开念力的人完全就是逗比好吗?跑步赛飞机?两岁大点的小孩连看飞机都不会看。

 

天啊,被库洛洛发现自己这情况的话下场简直不要太美。用肉乎乎的两只小手捂住眼睛西索哀叹一声,顺便唾弃了一下自己的奶声奶气。随便联想一下就知道库洛洛那种恶劣的家伙会怎么对待变得格外“有趣”的事态。

 

话说为什么是两岁?西索捏了捏肌肉彻底消失的手臂有些欲哭无泪。即便是三岁也好啊,至少能爬上自家的大床。仰头望了望遥不可及的King Size大床格外高不可攀的床沿,西索只能摸摸下面的雕花吐了个泡泡。

 

卧室外传来微弱的响动,西索费力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蹬蹬蹬跑出去从栏杆缝里一看,果然是库洛洛在开别墅的大门。黑色修身西装衬出他挺拔而完美的身材以及比西索高了太多的身高。

 

站在大门口库洛洛察觉到西索竟然一反常态地没有扭着细腰出来迎接他,心下怀疑是不是胆子肥了敢出去和小苹果浪放他鸽子的同时若有所思地抬头,正好看到了二楼卧室门口站着的小豆丁。

 

“……你怎么了?”

 

最初的惊讶过去后库洛洛选择了一个委婉地方式询问西索,控制面部神经不要把嘲笑显得太过,不出意外地得到了一个缩小版的包子脸。

 

还真是令人惊喜的礼物。长腿一迈几步走上楼梯,库洛洛居高临下地俯视只到自己膝盖的小孩子,挑眉露出了一个兴味的微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库洛……唔。”西索惊恐地发现由于“洛”字发音不是很容易,口水开始在嘴里泛滥,他急忙用手捂住了要流出来的液体。

 

啊哈,有趣。

 

蹲下身子库洛洛近距离观察自家情人,红色的柔软发丝倒还是因发胶的缘故好好地扬在脑后,但装饰在一个幼儿身上显得奇怪非常;西索原本狭长的眼睛现在变得又圆又大,衬着金色的眼瞳可爱十足,带着满满婴儿肥的脸一看就还没张开,但还是透出了几分长大后的风情。

 

“你穿的是什么东西。”好奇地扯了一下西索身上围着的白色物体,库洛洛略无语地发现他此刻被裹在厚厚的浴巾里面,用一条红绸带松散地绑了一圈。

 

虽然搭配有些恶俗,但你不能指望一个幼儿能做到什么程度。

 

“我也……不,知道。”头一次感觉控制舌头和嘴如此困难,西索皱着眉蹦出不连贯的话语。“该,怎么办?”

 

既然变成这样那烛光晚餐和一系列后续就没有任何用武之地,西索用眼神示意库洛洛最好可以尽早离开,他一点也不想被当做玩具。

 

“嗯?我是这么无情的人吗?情人遭到巨大的困难缠身还能抽身离开?”一把捞起赤脚站在地上的西索,库洛洛笑得很愉快:“我还是有照顾人的能力的,别小看幻影旅团的团长哦。”

 

右手臂托着西索的臀部站起身,库洛洛走了几步进入卧室将他放了上去。小小的身体随即陷入上面层层叠叠的羽毛制品,只剩红发张牙舞爪地露在外面。

 

西索挣扎着趴到枕头上,调整了一下对口腔的控制,终于恢复了些许魔术师的风范:“嗯哼~库洛洛还真是善良啊,出乎我的意料呢。”

 

听着那虽然连贯但掩不去一字一顿的声线,库洛洛忍笑着捡起摊在地上的小丑服:“啊,我的确善良。你才知道吗?”

 

“我信啊,一直都相信。”西索眨了下眼睛,由于睁得太久而泛上了一层水汽,微张的嘴里可以看见小小的红舌和两排乳牙,一派天真纯洁的神情。

 

抽了抽眼角库洛洛扭过头去,感觉心情乱七八糟:#这是我家妖娆色气的情人?# #恶意卖萌是罪!# #我绝对不要恋婴!!!#

 

好像画风不对了。沉痛地捂了捂脸,西索从床上站起来:“我去做晚饭。”

 

库洛洛瞥了一眼站在床上也没自己坐着高的豆丁:“你确定?不会摔进锅里爬不出来?”

 

“那你来?”挑起一边眉毛,回忆起上次让库洛洛进厨房出来的焦炭般的成果,西索笑的很荡漾。

 

“呵,你看起来还没明白自己的处境。”库洛洛双臂一伸,直接把西索禁锢在他和床头板之间,黑眸带着十足的危险意味,摄人心魄。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西索觉得他和库洛洛的距离有点过近了,呼吸连带着呼吸,而且压力很大。

 

身体缩小了,抗压能力也随之弱的几乎没有。库洛洛稍微放出了一点念压,西索就已经控制不住双腿直接坐倒在床上。

 

“嗯哼~让我去嘛~”缩小了几倍的手抓着库洛洛的领子,西索把头凑到他颈间,柔软细嫩的唇贴在了库洛洛脸上,大力地印了一个带着口水的湿吻。

 

这样犯规!!犯规!!黄牌警告!!!

 

大脑放空难得愣神了几秒,库洛洛随即反应过来盯了一眼西索,暗示意味极其明显。

 

西索眯起眼睛在他另一边脸上再次印了一个响亮的亲吻,库洛洛才慢悠悠地松开双手,将西索抱了起来送进厨房。

 

反正……等吃饱了再♂玩也不错。

 

双手环臂抱在胸前,库洛洛靠在厨房门上面带笑意。站在两层椅子上才能够到炉台,西索此刻正拼了老命地试图踩着椅子边去拿柜子顶层的调味红酒,牛排滋啦啦地在铁盘里冒出带着香气的白烟,加了芝麻早已调好的黑胡椒酱蓄势以待,正等着几滴红酒做最后的调味。

 

站在门口的男人存在感极强的视线在背后扫描,心知自己的动作极为可笑但西索只能咬牙挺着,毫无帮忙意向的库洛洛甚至有闲心猜测西索是先从椅子上掉下来还是牛排先过了火候。

 

“格拉拉……”

 

果然,叠成两层并不牢靠的椅子先于牛排牺牲,本就站的不稳当的西索啪叽一下摔到了地上,露在外面的手臂被橱柜拉手的尖角划破了一条又深又长的口子。

 

西索瞪着眼睛看着往外冒血的手臂,不敢置信拉手的钝角也能对他造成伤害。属于幼儿的皮肉上传来让人难以忍受的痛楚,甚至远远大于过去受伤带来的难受。过去的神经已经麻木,但新生的感官可受不了这样的摧残。

 

更让他惊愕的是,被疼痛刺激了一下,眼泪竟然无法控制地不断流出,啪嗒啪嗒地打在光洁的白瓷砖上。

 

于是,库洛洛现在看到的一幕极为可口:坐在地上的小包子鼓着脸眼神茫然,发红的眼眶不断往外涌出泪水,主人却还是一副缓不过神的样子,也没去理手上的伤口。

 

直到西索彻底回神血已经流了不少,大脑都开始发晕眼前迷眩,还是不管不顾地要站起来拿红酒,双脚一绊便再次往后倒去。

 

眼角瞥到身后的实木椅子腿西索叹息着认命,却倒进了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怀抱。

 

暧昧地凑到小孩子小巧的耳垂旁边库洛洛刻意拉长了声线:“都这样了还逞强,真是狼狈呢,魔术师先生。”

 

眼瞅着白嫩的颜色被蔓延而上的血红填满,黑发男人心情格外愉快:“把一切交给我不就好了吗?偶尔依靠一下别人也不会怎么样。”

 

揪着眼前的西服袖子西索试图将脸埋在那里,库洛洛倒也不再刺激人变小了心智似乎也幼稚不少的情人,手上一动念力汇聚成盗贼极意,翻开一页运用能力将他手臂上的伤口止住往外流动的鲜血,然后把西索放在未倒的软背高椅上。

 

脱掉碍事的西服,库洛洛卷起衬衫袖子,下手速度极快地倒出适量红酒加入牛排,抓住时机在变老之前做最后的重要处理,极为完美地将煎得正好的喷香食物取锅装盘浇上酱汁。

 

收拾好受伤的内心,西索咧了咧嘴勉强扯开一个原版扭曲笑:“我都不知道洛洛你竟然脱离了厨房杀手这个称号呢。”

 

被“洛洛”这个可怕的称呼刺激了一下,库洛洛控制住把牛排盖在幼儿脸上的冲动:“以前只是没放心思在这方面而已。”以他的学习和实践能力,做饭这种小case还不是手到擒来。“再怎么说都会比幼儿强吧。”

 

听见被刻意加重的“幼儿”两字,西索耸耸肩抛了个媚眼:“所以我在依靠你啊。”

 

好吧,自家情人即使身体变小了,本质还是没变。

 

一手拎起幼儿,一手端着铁盘,库洛洛温和地笑着离开了厨房:“我们先吃饭,然后再好♂好♂商♂量一下你的问题。”

 

夜晚还很长。

 

 ----------------------------------------------------


Fin.

评论(41)
热度(38)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