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落日之后

After Sunset


上一刻他们还唇齿相依,下一刻便分崩离析。

 

西索的大脑是不会想到如此文艺而忧伤的句子的,但在他躺倒于地,身下血泊反射落日赤红带橙的余晖时,的确有类似的念头一晃而过。

 

他慢慢弯起嘴角,带动右脸颧骨之上被卞氏刀划破的狭长裂口,一阵微弱的刺痛让他集中了模糊的神志。

 

挺拔的身影立于他身旁,不用睁开眼睛,西索也知道库洛洛的眼神是一如既往的深不见底,无感情的漠然浮于其上,深入视线内部,是一阵代表死亡的极地冰寒。

 

心脏还在跳动,胸口正缓缓起伏,但肺部被刺穿,刀刃上的毒素早就侵入血管,神经被麻痹,偶尔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但西索已经习惯。如分散护住心口的念力内视身体,遍布血液的紫黑会告诉他已时日无多。

 

人死前似乎可以看到走马灯。往日的一幕幕飞快而不留痕迹地划过西索视线可及之处,培养过再毁灭的果实,偶尔找上门来的复仇者,他那离不开厮杀血腥的一生。但西索觉得无聊,甚至多瞥一眼都嫌烦。

 

最后它停留在昨日库洛洛决定与他决战之后的那个夜晚。

 

库洛洛做出的唯一一个西索从头到尾都完全赞同的决定,便是这场对决,西索期盼了很久,耐心地蛰伏了整整四年。

 

多么奇怪,他竟然会有如此执着的耐性。

 

这样想着,西索发出无声的笑。

 

昨夜他们相拥而眠,头一次没有浪费掉整个可以沉睡休憩的夜晚在另一种肢体交战上。

 

库洛洛一反常态地主动拥着西索,骨节分明又修长宽厚的手掌覆在西索肌肉饱满的肩部,不含多余的欲望,唯有罕见的平和。在看不见的被子底下,西索的腿缠在库洛洛腰部以下,仿佛乖顺的蟒,冰冷的外表下流淌着浅淡的火热。

  

呼吸如同轻软的羽毛交错滑过他们之间近乎不存在的距离,彼此的心跳都沉稳有力,搏动出安心的旋律。极好的耳力能够捕捉血液汩汩地流经脖颈处动脉的声音,对方的生命触手而及,即便在以前,他们也从未付以过这样的信任。

 

他们的身体埋藏在暗灰的床单之下,惨白色的窗帘绣着深蓝色的花纹,没有亮光的房间像一个坟墓。

 

只容纳他们两人的坟墓。

 

“西索……”

 

库洛洛的声音不如往日那般富含欲望地低沉,糅杂进了些许温情,钻进耳蜗的特殊磁性让人沉醉迷离。

 

西索便放任自己坠落进突入起来的感性,微闭着眼。

 

更为贴近对方,黑发男人面带笑意,轻吻上那隐去了金芒的眼角,流连不去。

 

最终他们陷入萦绕着对方体温和气息的梦乡。

 

 

库洛洛的手指上缠着金亮的心形耳坠,他俯下身撩起西索浸没在血液里的如火红发,对着远处还在给大地涂抹血色的夕阳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缓缓开口:“你满足了吗?”

 

西索微张了下双唇,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发声,便将唇角的笑弧挑得更为上扬,尚余刺目锐金的瞳孔流连着还没散去的疯狂,战意不消。

 

轻呼了口气,库洛洛依旧不带感情地注视着西索濒死前最后的一次喘息,直到他的双眼闭合,失去生机。

 

沾着发褐血迹的手指抚上西索的眼眶,其内曾展现过和他最为相似的颜色,而最终也消泯于他的手中。

 

这是一场快意刺激的战斗。

 

也许会永远留在他的记忆里。

 

库洛洛直起上身,双手发力抱起瘫软沉重渐渐冰冷的尸体,身上的伤口发出哀鸣,未被主人理会。

 

那快凝固的鲜血又因为大幅动作而交缠着淌下,染红黑色身影之后的路面。

 

交缠着,至死也要交缠到最后,如同昨日冰冷又欢愉的夜晚。


 

-------------------------------------------------


Fin.


梗来自: 用【冰冷的色调】描绘【温暖的场景】&用【温暖的色调】描绘【冰冷的场景】


团西图片可看枭喑画的:http://tieba.baidu.com/p/3682365433 


我差点把我自己甜哭啦

 

@枭喑 

评论(40)
热度(37)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