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The rose in the war(易体/无念/战争设定)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 long,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s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 By. Bette Midler

------------------------------------------

月影惨淡,接连在天边的昏黄弧线浸染了血色。马蹄敲击在青石路面上发出零乱的磕磕声,荆棘缠绕的梧桐树栖息着墨色乌鸦,偶尔发出嘶哑啁哳的一声啼叫。

 

伯爵大人的公馆内灯火通明,在这条正被战争侵袭的城市主街道阒无人声的排排房舍中显得格格不入,玫瑰在花园里摇曳着合拢了裙摆的身姿,在这冬日死亡气息开始蔓延开来的日子里,摇曳着,并期待着明日的暖阳。

 

欢迎伯爵从前线归来的晚宴盛大而隆重,但内部实情则是伯爵与他刚订下婚期,却才迎来首次见面的未婚妻的尴尬会面。暗流涌动的晚会表面热闹非凡,各方家族出席此次晚宴的领头者都在热情而愉快地互相交谈,等待着伯爵的到来,可那些盛装打扮的小姐们心情焦躁难安,不愿相信仰慕多日的伯爵先生已有迎娶伴侣的意向,更别提那伴侣出现之前一点预兆也无。

 

“伯爵,时间已经到了。”

 

年长的管家再次从怀中取出银表,平静却坚定地提醒自己的主人不要失了礼数。书房中的青年家主像是才想起来有这么一件事一样恍然抬头,唇边浮着隐隐约约的笑意:“我知道。”

 

管家将宽大实木桌上的锦盒推向主人,轻轻地按下精巧的开关,两枚方形高级军功奖章静静地躺在里面,在灯光下闪耀的灿金的光芒。这是家族现任家主已经取得的荣誉,是给这个默默无闻已久的没落贵族添上浓墨重彩一笔的证据。

 

慢慢把玩了一会那两枚精致的奖章,青年家主用对待装饰品的态度把他们别在了自己的墨绿军服上,站起身,将浆洗的笔直的衬衫硬领稍稍下压,金色领带夹配上与军服同色的领带显得庄重而冰冷,黑色手套抚摸上腰间的深棕皮带,最后停顿在包裹着皮夹的匕首上。

 

“有多少人?”

 

“……二十位来宾。”管家不赞同地观察了一眼家主这身和晚宴不甚相配的衣服,却恭顺地低下了头。

 

“今天会很热闹。”展开舒缓的微笑,黑沉深邃的眼眸透不进丝毫光亮,库洛洛无意卸下那放置匕首的危险皮夹,管家也不置一词。

 

“小姐在一楼。”

 

望着主人离去的背影,管家轻轻加上这么一句。

 

 

“爱丽丝,你在找什么?”

 

裴妮安一把拉住自己到处乱逛的幼妹:“停下你失礼的举动,爱丽丝。”

 

“……我想看看那位‘未婚妻’!”双手微提着粉红色的裙摆,长相甜美的少女仰起脸:“我就是不服气嘛!莫名其妙!”

 

谁不知道,维克斯家族的两位大小姐皆倾心于伯爵,在流传出伯爵已有未婚妻这一消息之后,同尚不谙世事的小小姐相比,长女裴妮安或许是最为心碎的一个女人,甚至在来此之前,还要用脂粉掩饰红肿的眼角。

 

“够了,妹妹。”

 

“你仔细看,她在前厅里。”

 

妹妹好奇地踮起脚尖,视线越过交错的宾客,终于一窥那神秘女人的身影。

 

 

与只能模糊地,偷偷瞄向那女人的姐妹不同,库洛洛站在自己‘未婚妻’的身后,安静地凝视着凭窗而望之人的清晰侧影。

 

那件如血般红艳的晚礼服后背大开,裸露出一片白皙,视线顺着脊背中间的细长凹槽自然滑落到那细得过分的腰和丰满诱人的臀部;她的侧脸立体感十足,带着一种不像是属于贵族女性的锋锐,但那上扬的唇平添了几分让人心软的诱惑,月光潋滟在上面,心醉神迷。

 

库洛洛缓步走近她,静默无声,直到被手套包裹的手掌搭上她赤裸在外面的平滑肩线上时,她才偏了偏头,但没有惊讶,仿佛已经听见了那不存在的脚步声一样。

 

在近处于她平视,库洛洛才发现那刀尖般的锋锐感是多么的明显;女人太过高挑,踏上高跟鞋甚至和他齐平,眼角上挑出无限的风流,没有过多妆饰的面孔冶艳又恣肆,烈焰红唇叫嚣着邀人品尝。

 

于是库洛洛稍稍低下头,轻柔地吻上了那不断诱惑着他的双唇。

 

他慢慢地厮磨着,舌尖骤然加大力度撬开闭合的贝齿,进入温暖湿润的口腔,滑过敏感柔软的牙龈;左手摘掉右手的手套,抚摸上她裸露的后背,光滑的皮肤触感不似普通少女般的细腻,却蕴藏着某种只属于蛮荒战场上的力量,那力量深藏在女人的身体内部,激发他探索的欲望。

 

极为浓重的欲望。

 

库洛洛结束了这个漫长而绅士的吻,并帮对方理了理垂落的鬓角,夸赞了她今晚的发型:“相当适合你的晚礼服。”

 

女人后退一步,低低地笑了一会。礼服蜿蜒出缱绻柔腻的波纹,连体长裙直至脚面,荷叶边翻卷着缩小了的波涛,其下绣着不易看见的繁复花纹,她如同一朵盛开到极点的火焰玫瑰,即使在这黑暗的前厅,都华丽得刺目。

 

“你今天也十分英俊,库洛洛先生。”尽管她刻意放缓了声音,却仍显得过分暗沉,缺少百灵鸟的婉转清脆。

 

“多谢。”库洛洛执起她的手,用嘴唇轻触手背:“不知你的芳名?”

 

“哈。”

 

她那灰眸一瞬间爆发出了充满讽刺和嘲弄的金光,库洛洛不由觉得他好像再次看见了战场上失去了热武器而拔出佩刀,垂死挣扎的敌人眼中破釜沉舟的锋芒——“西索。”

 

“请原谅我。”

 

库洛洛也短促地笑了一声,这回充满了真实的笑意:“今天实在不是一个适合约会的日子。”

 

他抬起左手,打了一个响指。

 

一瞬,灯火辉煌的大厅,突然陷入了沉默死寂的黑暗。

-----------------------------------------------

TBC.

 @枭喑  我真的很想看西索的女装啊->-不考虑来一发么?

评论(10)
热度(23)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