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The rose in the war (终)


进入房屋的一瞬间,库洛洛敏锐地觉察到熟悉万分的空气中有某种不对劲的地方,他手臂向左伸去扯下灯绳同时侧开身体——一颗子弹呼啸着擦过右臂,带来一阵熟悉的刺痛,温热的液体随之流出,下滑到西索的手背上,触感黏腻。

 

她看见这国家的女王手执银色枪械,面容疲惫:“你最终还是背叛了我,鲁西鲁伯爵。”

“从无忠诚,何来背叛。”库洛洛勾起一丝晦涩却充满兴味的微笑,进一步踏入了这个独属于自己的秘密武器库:“这里的火药贮存和枪械收藏相信女王业已了解,所以下次开枪的时候请务必小心。”

“你是在威胁我吗?”女声一瞬间变得冷硬而怒火万丈,就像她手里还冒着白烟的枪管:“用我给予你的金钱和地位变成武器来威胁我?这样的你就是鲁西鲁家族代代传承下来的最终果实?”

 

西索低声笑了:她喜欢果实这个形容词。她几乎迫不及待地想收获身旁这枚另她垂涎欲滴已久,散发着馥郁血液芳香的完美大果实。

 

谴责性地瞥了一眼此时默不作声显得毫无用处的杀手,库洛洛执起她并未松开的手,富有暗示意味地摇了摇:“尊敬的伊丽莎白殿下啊,这才是我真正想得到的事物,为了守护她,我宁可背叛我的祖训。毕竟在这乱世之中,只有武力才能得到安全。”

 

皱纹深深堆积在女王已经无法掩饰衰老的额头,她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伯爵啊,你说谎,却最自信,也最有说服力呢。”

西索舔了舔上唇,眼角因微眯的动作而更显狭长。在某些事情上,即便是面对拥有国家最高权力的王者也不应有丝毫退缩:“您怎么知道他说的是假话呢?对吧,伯爵?”

小鸟依人一般斜靠在库洛洛肩头,风衣勾勒出她完美至极的身体曲线,而左手却不动声色地攀上库洛洛的肩膀,直接抵上了他的脖颈,威胁意味十足。

心底暗自发笑,库洛洛觉得此刻的杀手一瞬间孩子气了许多,连基本的准则都快忘了。

然而他不介意一次微小的纵容。

 

“当然……我的爱人。”

撩开西索额前零散卷曲的发丝,他轻柔地印下一个吻。

 

明亮的灯光下,依偎着的两人如同最美好的童话。

如果现实不是讽刺而充满谎言的话。

 

伊丽莎白的面孔舒展而开,年轻时美丽动人的姿态似乎在慢慢复苏,随之而来的时决断的一枪:如同他们刚进门时做的一样——一股毫不犹豫便将置人死地的气魄。

库洛洛拥着西索躲开了那一枪,将她抵在渗透出寒气的冰冷墙壁上,右手探到她臀部附近抚摸腰间,准确地从隐秘的皮甲中抽出一支手枪,墨色洞口透着极为危险的意味。

 

“怎么,”伊丽莎白移动枪口对着库洛洛:“在背叛了国家之后,你现在想射杀它的女王?放下你的枪!我可不会给你机会上膛!”

“啊——请宽恕我。”库洛洛不舍似得注视了手中代表控制的勃朗宁一眼,遗憾地将它扔到地上。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应该将你就地处决吗?”伊丽莎白叹了口气,在她执政这么多年已经练就老谋狠辣的一颗心后,再次感到了一阵犹豫:库洛洛·鲁西鲁是一位再好不过的支持者,但他犯下的罪过的确无可饶恕——私藏军火,沟通外敌,差点使自己的国土被可笑愚昧的外人所侵占!

所以,她还是……

 

在女王即将扣动扳机之前,西索从库洛洛和墙壁之间的空隙中扭身而出,风衣的下摆划出一条流畅迷人的曲线,原本绾起的火红发丝因动作过大披散而下,涂抹着妖艳色彩的指尖掠过墙壁高出交叠的西洋剑,剑光一闪,直挑向女王的咽喉。

这一系列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地快速,女王只见一抹红影在眼前流动而过,随之而来的刀尖让她内心一阵颓然:她的确是老了啊。

 

“女王殿下,现在请你放下手枪。”

扭曲刻意的声音夹杂着慵懒,侧面如同由刀刻而成,气势锋锐难当。

眼前的女人突然雌雄莫辩。

“我的敌人究竟是谁?”伊丽莎白疲惫地自言自语。

 

“时间。”

犹如大提琴奏响低音,库洛洛的眼眸深处有种让人窒息的黑暗:“未来的改变是不由任何人阻挡的,这个国家将成为历史的遗迹。辉煌总会过去,但你还死死拽着过往不放,阻碍进步。”

 

“这只是套话。”

双手摊在身前,唇角微扬,他突然变得像一个妄图占有所有事物的孩子,眼神干净清澈,几乎一望见底:“我只是好奇,摧毁一个国家的感受是什么样而已。挑起世界性的战争,不是很有趣吗?”

 

西索突然大笑,几乎直不起腰,西洋剑锋利的刃尖不停地抖动:“只是为了好奇?”

 

她问出了女王的心声。

 

“当然……不过别担心,像我一样好奇的家伙,还有十一位。”

库洛洛优雅地从放置武器的地方抽出自己用得最顺手的一把枪,掂了掂枪管的重量:“十一位愿意跟随我,不断尝试满足自己好奇的……蜘蛛。”

 

“贪婪,邪恶,自私,无所不用其极……我居然一直没有看透你,伯爵。”女王微微合拢眼皮,却在下一刻骤然睁大,昔日统筹全局指点江山的气魄轰然透出:“你真的以为万事皆如你意?你可知道,你身边的这位杀手佳人,雇主究竟是谁?”

 

“能让女王作为雇主,是我的荣幸。”一瞬间剑尖调转,西索翻动手腕向身后刺出数剑,剑花缭乱,杀气逼人。

 

“啪!”

枪支应声而落,库洛洛闪避开随后的剑刃,微微有些惊奇:“我还真没想到。”

西索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剑尖持续刺向库洛洛受过伤的左臂,眼眸深处爆出璀璨的金光:“生活中处处有惊喜。”

“我很喜欢惊喜。”

从身后抽出形状奇怪的匕首,库洛洛敏捷地格挡开西索的西洋剑,快速近身利用它不易近攻的弱点轻巧地不停变换攻击角度刺向他的要害。匕尖上浓重的紫黑透着极度的危险,西索慎重地后撤几步,但库洛洛的攻击持续而连绵,刀尖仿佛缠绵的蜜语,紧紧尾随,只能用精铁护手堪堪当下一次次强硬的袭击,不禁让他有些手忙脚乱。

 

两人交错在一起的身形让举着手枪的女王难以下手,一狠心,指尖轻扣,竟是想将两人一同射杀。

 

“砰!”

 

一发不知从何处发来的子弹撞上女王手中的枪,强大的冲力让她一声惊叫,虎口发麻,双手疲软地搭落身体两侧:“谁?”

 

大门被打开,大半张脸都被面罩遮住的男人慢慢走了进来,嘲讽地嗤笑了一声;跟在他身后身材高挑的女性手中举着还冒着青烟的枪,脸上微微带着笑意:“真是失礼了,女王殿下。”

 

“派克?”

正陷入胶着战况的库洛洛颇有闲情逸致地往门口瞥了一眼:“来的正好。”

 

“团长,我们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所以请尽快脱身,东基里亚马上就要全军抵达……”

 

“嚓——”

一张扑克飞来,打断了派克的话。

稍稍偏头,几缕金黄发丝被切断在空气里。一向性情平淡的女人没忍住怒气,一枪回击了过去——

无法描述的精准度。

 

西索趔趄了一下,小腿处被洞穿了一个血洞,让她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

愉快地笑了一声,库洛洛将匕首轻而易举地贴在了她白皙的脖颈上,压出了一丝血痕。

神经麻痹的毒素飞快侵入,西索眼神渐渐迷离,却不失锋芒。

战斗极大地满足了很久没有享受到激战快感的杀手,她靠在墙壁上,注视着女王被打晕,陆续进来的人拿走了这间巨大储藏室里的热武器,唇畔蜿蜒出一丝笑容。

 

“如果我还想找你,该去哪里,伯爵大人?”

 

正享受着紫发伙伴高超包扎技巧的黑发男人回头,盯着面色苍白但活力十足的杀手旧情人,笑容令她一阵心神恍惚:“去一个旧名为流星街的新国家。”

 

 ------------------------------------------------------

Fin.


提前祝手术愉快  @枭喑 

评论(24)
热度(23)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