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I fell in love on the day of the ghost,like the tornado screamingly blows over the deep dark sea in my heart,and then I will love you ever and ever.

 

生活就像一首诗。

推开手感厚重的木制窗框,手心传来粗粝的摩擦,阳光集结成束,慨然倾洒。

我从未见过如同今天这般湛蓝的天空,如同平铺抹开的油画,嵌着一团团不带实感的云,缥缈地从空气中滑过。森林绿得像深沉的宝石,熠熠闪耀着金光。

就像诗一样。

乡间小路在灿烂的麦田中蔓延远去,渐渐模糊于田垄,隐入森林。

从路的尽头走来的人,被阳光包裹在里面,晕染开精灵一样的幻觉。

 

你明白吗?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被巨龙囚禁在高高的城堡,那尖顶直入云霄,鸟儿不敢飞翔在划破天空的锋利旁边,善于攀爬的壁虎也不愿将脚踏上那琉璃嵌造的堡身上。

连彼得潘也无法伸手援助,我陷在一个无可救药的地方。

金发细细盘就,裙摆绽放如花朵,眼睛和湖水一样深情。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在星辰璀璨的夜空下祈祷,向无人的世界祈祷,祈祷自由,祈祷永远不必独自面对夏日的暴雨惊雷,祈祷从尖塔中踏出。

陪伴我的只有零零碎碎的韵脚。

 

 

但某一天,城堡开始摇晃,如同施蔻拔起世界之树的根,在命运的红线上狠狠摇晃。比狂风更猛烈,比惊雷更突然。

黑暗开始蔓延,深紫遮盖了太阳,极目远眺,麦田和森林仿佛正在被希密尔一口口吞噬,我已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寒霜。

冰冷,死亡,没有星星的黑夜。该隐在这面前成了惊恐的孩童,天使是第一个坠落的,塞壬也凄惶地哑了嗓。

丝质的裙裾抵挡不了严寒,从未受过蹂躏的内心禁不住摧残,水晶鞋裂开残破的纹路,皇冠上的黄金碎成了最后的阳光。

 

可我的眼睛终于不再和湖水一样忧郁,寒冷使我感到轻快,黑暗令人心安。

 

我真的明白吗?你无意于成为王子,也无意于成为勇士,更不愿为别人付出些什么。

你贪婪,想要新奇的财宝,想看见昭示智慧和历史的书籍。

然而怎么办呢?我这里仅有诗,一首首刻在城堡年轮上的诗,陈旧得如同去年鸟儿褪下的细羽,苍白得如同病人吐出最后一口气后留下的雾气。

然而诗是我的生活,我的怀抱,我的心。

 

我想让你也看看,那些金黄的麦田,湛蓝的不真实的天空和柔软的云,伫立在世界边缘的森林。

你眼睛中的颜色能把这一切打碎,化作无物,任何东西都比不上你。虚妄的遐想充斥着我的大脑,我终不能明了不属于我世界的黑暗,终不能解开莫比优思环一样的悖论,吟唱着古人就吟唱的旧诗,徒劳地在革片上书写陈破的词句。

公平的十字,背弃神明的十字,成为了我肋骨上的链条。

我未见过的血、背叛、枪支和战争化成刀尖质问我的咽喉,寒意如月光从指尖浸入骨髓,我站在路口进行抉择。

 

黑色的太阳在天空中发出亮光,光线是扭曲的蛇,崩溃的提琴,颤抖的音符。

 

爱使我的肌肤裂开,露出洁白美丽的骨。舌尖可以品尝到区别与其他的喜悦。

我想象着你评点我的诗歌,笑容虚渺,似乎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之中。

在你不知道的时间和世界,我注视着,一直注视着你的双眼,你的黑夜。

黑夜是你的,光明也是你的,我渐渐明了这一点。

你的诗歌,在吟游者们的笔下,最终会成为奥德赛一样的史诗,成为世人畏惧的圣经。

我的眼睛会见证这一切,注视着城堡废墟外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战争无法将我从城堡中扯出,也无法击溃我的诗,能做到这一切的只有独自闪耀的黑色太阳。

我的诗是我的爱,我的世界是我的谎言。

 

生命的音阶一级级抬高,终于在最顶端破碎着落下,残骸裂成粉末,我的诗也到了尽头。

平静,安然,寂寞。

 

    Het is fign.

 

——Stranger On The Bank

Happy Geburtstag.


评论
热度(4)
  1. 敛于沉默敛于沉默 转载了此音乐  到 Nemo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