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论名为胖次的鞋垫的福利生活

我要!团长!!!的鞋印!在脸上!!!!![就这么吼了出来]

[咳咳]谢谢阿青!超开心的!!

阿青:

  ※纯粹是寿星胖次君的福利所以各种无厘头请嫑在意233333


  ※容我打个广告:阿青牌润滑剂你值得拥有←求团西包养嘤嘤嘤嘤


  团西家玄关处有个波西米亚风的鞋垫,淡淡的底色映着奇异的火红纹路,从绒毛到底布都充满了异族风味。


  这是一张历史悠久的鞋垫,久到什么程度呢?久到鞋垫生出了意识并且还给自己取名为“胖次”……由此可见,这是一张神奇的鞋垫。


  要知道,她不仅可以作为鞋垫她还能cos浴巾,是的没错就是浴巾!


  胖次君平躺在地上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饥渴的眼神直勾勾射向刚从楼梯上下来的主母。


  主母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苹果图案的胖次,他扭着腰走下楼梯,一滴透明的水滴从主母那锈红色的头发上滴落,沿着主母背部的肌肉滑动着,从背肌蜿蜒到脊柱沟,然后接着滑动……赤裸的手臂伸过来,后面跟上来的主人弯下腰舔掉了那滴水液。


  胖次君蜷起身体在地上打了个滚,嘤嘤嘤主人我也要求舔嘤~


  胖次君滚到了主人脚下,主人看了看一楼的落地窗,有点犹豫要不要拿给西索拿个遮羞布,虽然西索不在乎而且看起来很享受裸露的感觉,但是他的东西只能他看,其他人看的话他不保证会不会挖下对方的双眼。


  冥冥之中,胖次君的膝盖轻微地刺痛了一下。她本来还蛮在意的,结果主人的下一个动作让胖次君毫不犹豫的丢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晕乎乎的靠在主人手上,缩着身体一蹭一蹭~


  主人拿着漂亮的鞋垫就要往西索腰上裹,主母鼓了鼓包子脸,不悦:“我才不要用这个,它很脏的!”


  很脏很脏很脏……无数个很脏在鞋垫上刷屏,胖次君果断怒了,然后伤心的一扭头接着甩甩脸,再转过头来就是这样的→(๑•̀ㅂ•́)و✧看我多闪不脏的很干净呀主母大人求临幸qaq


  于是在主人的强制政策下,主母大人还是卷着鞋垫当浴巾了。


  其实主母大人有洁癖连化妆都只是用他的念能力,所以对于用胖次君当浴巾很是不适应,一直扭来扭去的~


  胖次君被迫和主母来了个零距离摩擦,简直都要星星眼鼻血了好么~“嘤嘤嘤主母酷爱擦枪走火了求别(yong)闹(li)!”


  主人他可不会体贴的去关注主母那常人无法理解的变态脑回路,见到主母妖娆的身姿还以为他欲♂求♂不♂满了,主人似笑非笑的开口:“西索,你还真是难以满足啊!”


  对于主人的约炮主母大人从来不会拒绝,想通这一点的胖次君顺着主母细韧的腰滑到地上,pia的一下,躺的端端正正。


  主母反客为主扑上去,主人被压倒在地上,两个人以天为被以鞋垫为床度过了火热的一个小时。


  全程围观的胖次君有了个后遗症……


  主人和主母发现,从那次鞋垫play之后,只要他们一踩上鞋垫,那张原本蛮小清新的鞋垫就会瞬间转变画风,从异族风碎花范切换成夺目的血红色。


  胖次君两角捂脸:矮油淫家只是因为想到了不好的事害(fei)羞(teng)了而已~


  莫名其妙荡漾起来的鞋垫君不知不觉存在感刷了满值。


  一直在黄暴,从未被超越的团西夫夫难得心虚了一把,他们这算是把鞋垫玩坏了?


  不过想想很带感的样子!无良夫夫俩半点不觉得羞耻,手挽着手笑容满面出门去了。


  主母从鞋垫上走过,胖次君身上多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高跟鞋印。


  主母又扮女装了真是的,出去打击女人的自信心是不对的嘤嘤嘤~性别为女的胖次君如此想着,却感到愉♂悦从内心深处迸发。


  FIN.

评论(1)
热度(24)
  1. 天外来苍十四行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团长!!!的鞋印!在脸上!!!!![就这么吼了出来][咳咳]谢谢阿青!超开心的!!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