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胖次君生快!】Mirror(团西)

掌控人格什么的想想就帅气的不得了啊[于是我就干脆利落(划掉)忽略了其他副人格]
谢谢鹦鹉酱今天超开心2333333放心我会记得你的生日的哈哈哈哈

送你节操扔着玩儿:

以下请务必看看谢谢!(跪) 


注意:包子依然战斗力弱,依旧有吃人情节(这次是真的),还有军人xProfessor。在此设定上再加——团长有多重人格两人早已认识,而且是情人关系。 此处的多重人格有点BUG


不喜欢或者雷者慎入ww


虽然是生贺还是要提醒一下orz




Mirror


“啪——” 


午后的日光已经变得比正午柔和些,红发的Professor双腿上下交叠坐在庭院里,月白色的小桌中央摆着一壶红茶和几只杯子。就在一切看似平静之际,西索手中的茶杯突然碎裂。


杯子碎裂是不祥之兆。虽然西索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但他金色的双眸已经透出锐利的光:“谁?”


一、二、三、四……七个人。看来他们是下定决心要抓走自己了,挑的时间也很好,四下无人。西索抿唇,指尖朝太阳穴靠近。


但似乎Professor的速度没有另一位超能力者的行动速度快。


西索骨节分明的手被另一只有力的手擒住:“您最好别乱动,否则别怪我们失礼。”对方的说话速度也极快,同时把手中的药物通过注射器注入西索的身体。


“啧……”西索不满地眯起眼——丧失大部分战力、只能依赖能力果真难过,他还不如用抑制剂,变成普通人也罢,他还想试试不使用能力和他亲爱的小果实打一场看看孰胜孰负——如果他能活着回来。


超能力者见西索闭上眼睛陷入昏睡,便对远处的草丛做了个"OK"的手势。


淡红色的光闪过,所有痕迹、所有人皆消失无踪。


……


“有其他人在这里使用能力的味道。”“你是说有人来过这里?”“大概吧。”两个同是黑发黑眸的美人站在小桌前,就是西索先前用作放置茶壶的那张。


头上并无伤口却缠着绷带的库洛洛眯着眼环顾四周,问不远处做着深呼吸的伊尔迷:“你感觉到了什么?”“一些能力者带走了西索。”伊尔迷永远面无表情,即使自己的好友不久前莫名失踪。库洛洛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不会是……你能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库洛洛发现了一些事,虽然他没有皱过眉头。


“那里。”伊尔迷的手指向森林深处。


库洛洛看向伊尔迷所指的方向,眉头紧皱表情凶狠,突兀地大吼:“我要杀了那群婊子!他们果然去了那里!找死的家伙!”接着他猛地闭上眼,“回去,我没叫你出来。”尔后库洛洛的表情又回复往日的平静。


伊尔迷倒对这情况见怪不怪:“再见,祝你好运。”说完跳上不远处的松树,往学院的方向去了。


通往另一个地方的树也在起起伏伏。


20min later.


金属制成向两端无限延伸的冰冷围墙,透出隐约可辨的嘶喊、哭叫,坚实的围墙也无法抵挡绝望。守住围墙唯一出口(入口)的守卫试探着问道:“您……真的要主动进入么?一旦进去除非得到命令,否则是无法出来的。”“别给我废话蠢东西,开门,不然我掐断你的脖子。”此刻库洛洛的眼神好比残暴的雄狮。


“是!”守门人畏畏缩缩地开了门,沉重的大门发出不大悦耳的金属摩擦声,库洛洛迈开脚步极坦然地走入。


进入之前他斜着守门人,轻蔑地笑道:“欺软怕硬的东西。”


进入后库洛洛闭起眼,表情再一次回归那种笑里藏刀的感觉,也许更像蜘蛛,可平日我们无法看到蜘蛛的表情。


现在该找找,曾经复制过的能力里是否有能够找人的了。


库洛洛玩味地笑笑,希望他看到的不是尸体什么的。若在这里三个小时就被杀掉,也不配做他的情人,不过同样他也不可能挑选这样的人做情人。


哦,找到了。库洛洛低头集中精神,所幸这个能力找人花的时间不太久。


大约二十秒后,库洛洛昂起头向前方走去,显然他已经知道西索的位置,得快些。库洛洛现在有点后悔当初自己没找曾经遇到的、速度超人的超能力者复制下他的能力。


他们的任务,是把西索带回来,顺带让其余人有机会毁了这座死城,不是为做什么积德的事,而是好玩。


与此同时,西索正跟一个读心者僵持不下。


二人在一个角落对视着,二人皆两眼无神,都想控制对方,在精神世界进行着一场恶战,西索自然会占上风,但如此僵持绝不是个好办法。


一团烟雾从对手脚下攀升,他没感觉到。


烟雾攀到他的脖子,形成圆弧,又变得笔直,成了一把利刃的形状。


“啊啊啊啊啊——”精神世界西索的对手发出害人的尖叫,继而消失不见。西索金色的眼眸重新泛起水光,盯着眼前诡谲的烟雾,它们渐渐聚拢化为人形,从脚开始,接着是腿、身体和头。


"Hey,peaches."“真棒♥~”


看见对方的样貌,西索笑了起来——灿烂的金瞳像弹珠在眼眶内滚动、一双丹凤眼似乎比他更加细长,垂散的深棕色头发末端挑染成深绿,苍白的皮肤、形状相似的鼻子,以及邪气的笑容,除发色外几乎一模一样。他脸上带着鲜血,因此他伸出鲜红的舌头将血液卷入口中。


“这个变态的地方原来还有好东西。”对方耸耸肩,"My name is River,and you?"“西索。告诉我这里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这里是座死城,没有食物只有水,所以此处的超能力者只能互相杀戮,杀死对方后吃掉才能活下来。据说最后活下来的人会被军方改造成傀儡,作为杀人工具。不过和死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抗的人都会被杀死,关键也是我们无法互相信任来结成联盟,否则死的就该是他们了。据我观察他们每星期的今天都会投入一些超能力者到死城。对了,死城的墙是特制的,飞再高也飞不出去。”River的语气充满嘲讽。


西索伸出舌头舔过自己的指尖:“有趣,真是太有趣了♠~”“你可真是太变态了peaches。”River吐出舌头,"But I love that."


一只手缠上西索的腰:"Don't call him peaches."声音里带着警告和占有欲。


“太可怕了,那么再见。”River风轻云淡地说道,身体散开消失在空中。


“所以,现在你想怎么出去?”西索后仰靠到库洛洛身上,一手轻轻掐住库洛洛的下巴,“你计划好了?”“可以这么说。”库洛洛执起西索纤长的手,虔诚地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下星期,杀了他们就能出去,大门只能在外面打开。”“你刚刚复制了他的能力吧。你打算复制他们的能力?太狡猾了~”


“他们”当然指的是这里的超能力者,此处的情况对库洛洛是十分有利的。


不过接下来几天……只能委屈一下了,虽然二人都不太在意。


接下来的七天两个人,啊不,两个变态合作就更加恐怖了。


他们杀了很多超能力者,并且有时候库洛洛还会一脸沉痛地为他们哀悼,可明明就是他自己干的“好事”,所以西索从来都觉得自己有两个甚至更多情人。


当然在七天内他们也目睹了众多触目的景象。


比如说两个会飞的超能力者在空中厮打,一个有羽翼,无数白色羽翼从空中飘落下来,白色的翅膀鲜血淋漓,另一个也伤得不轻,脖子被撕掉一块肉,红色的肉暴露在空气中,血洒落下来。还有他们在巷子里看到过一个青年,不停地吐出血沫(不是他自己的),巷子的墙上溅满鲜血,几乎要把整面墙染红。地上散落着白森森的人骨、淡红色的脑浆和脂肪,当然还有碎肉。青年撕扯着一条大腿的肉,像野兽吞食猎物一般塞入口中咽下。


看到那个青年,库洛洛露出不合往日形象格外怜悯而讽刺的表情,发动能力杀了那个青年:“像野兽一样活着已经毫无意义了。”说罢,他闭上眼睛。


“你为什么不去治治你的多重人格?”西索玩味地笑着,扭着腰问库洛洛。


“他们像镜子。”


库洛洛平静地答道。


这些人格和库洛洛共用一个身体。他们时刻提醒库洛洛要时刻保持理智、无畏、彬彬有礼等等。就像进入死城时的人格,他来表现库洛洛的疯狂(他还患有失读症)。而为死者哀悼的人格则展示他的慈悲,还有怯弱,不过他并未出现。库洛洛只让他们在适时的时候出现。


说实话,每个人都是多重人格。库洛洛并不在意,反而很好的利用了它。


七天时间到了。


库洛洛和西索用复制的能力隐藏在在大门附近。


3、2、1……


金属擦撞的声音不知道第几次响起。


“啊啊啊啊——”


“这些人只会这样叫吗?真无聊♠~”西索的手指抵住太阳穴,饶有兴趣地看着几个人颤抖着用枪指向自己的太阳穴,然后血液从脑袋另一侧喷出。


看来守门和监视的人都太愚蠢,还有这座城市的建造者,他似乎忘了,在靠近大门的地方安排几个能让超能力者无法施展能力的能力者。库洛洛和西索在几个超能力者震惊的眼神里,若无其事地走出大门。


"It's show time."西索还提醒道。


话说回来……人肉的味道,挺普通。


返回途中,抱着西索的库洛洛低语道:“为了感谢我(救了你),你要陪我做多少次?”


“看你有没有体力了,嗯哼♥~”


=END=


PS:


①为什么说这里有BUG?其实掌控人格没那么容易,看《24个比利》里的阿瑟他们就知道,“混乱时期”屡次出现。所谓“混乱时期”,就是不同人格不断交替出现,出现的人格不知道前一个人格做了什么,从而不断地失落时间出现混乱(以及《24个比利》蛮好看的ww)


②"Peaches"在英文中译为“桃、桃子”,口语中也有“美人”的意思


最后,抱歉胖次君!还是有点仓促!下次修一修!不过情节已经完整不会莫名其妙了!


弱弱说一句……7.26窝生日

评论
热度(34)
  1. 敛于沉默送你节操扔着玩儿 转载了此文字
    掌控人格什么的想想就帅气的不得了啊[于是我就干脆利落(划掉)忽略了其他副人格]谢谢鹦鹉酱今天超开心2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