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0】Stranger in summer (夏日里的陌生人)

前言

相当自我的一篇。原题是写了两次的《清风拂夏》,不过除了主角名字外,几乎没有什么是相同的。第三次动笔之前,又写了两次草稿,但最后下定决心彻底抛开原先写的文字格局,老实说还是很困难的,毕竟沿着原来的路线轻轻松松,大纲也写好了。但不消说,那么写除了文笔和剧情会成熟之外,其他的我得不到更多。

人称从第三改到了第一,不习惯的我也……毕竟是自我的小说嘛。嗯,想正正经经地完成它。小说是伟大的幻想,所以我打算认认真真地自娱自乐。

这个……拒绝谈人生来着【咳】


-----------------------------------------------------


Foreword of my story


1973。

1994。

 

把这两个十分重要,也是我记了一辈子的日期中发生的事情讲完,也许就是命运扔给我的责任。

命运一如惨白如月光的洪水,熙熙攘攘地将一件件指令塞给我,并卷挟着我不断往前走,往前走。不给我丝毫停下来思考的时间。命运用或清洁或污浊的东西擦洗我,大多数都是污浊。

但同样地,指示我抉择出信仰与追随的对象,抉择出谁将成为我黑夜般的生命中的永光之人,将那指示狠狠敲进我的大脑的,也是命运。

翻阅过往留下来的少的可怜的物品,一直陪伴我属于我的不过是肋骨下方的一块纹身,和一把有着黑漆漆金属柄的匕首,从软皮鞘中抽出来后狭长的刀尖可以反射出极为形而上的光:希望的光芒。

对于我们——出生在流星街的人来说,死亡未尝不是新开始的希望,希望未必不是终结性的死亡,一切取决于控制一切的——悖论。

纹身静静地趴伏在我的皮肤上方,也是黑色,血红的号码“4”嵌刻于内。我觉得,此乃命运的象征。


--------------------------

TBC.

目录

评论(6)
热度(9)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