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2】Stranger in summer (夏日里的陌生人)

The first step to the new world

 

1994年的九月三日,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可称寥寥无几的大日子,相当于两位垂垂老矣伴侣的金婚佳日。Big days.

 

我们,幻影旅团,在离开流星街三年零九个月之后,终于被团长从各地召集而来,共同完成一件大事。

 

——“所有的团员都必须到场。”

 

希托达的一个工业遗留废墟之中,库洛洛站在混凝土累积垫搭出的高台上,背对着负责通知全员的我、玛琪、派克下达命令。我们对视几眼,同时发力,瞬间消失在原地。

 

午日阳光刺眼地从开阔的窗口泄入,团长的身影拉长倒映于混凝土地板,深黑色大衣沉在他脚边,一如静默而蓄势待发的野兽,不动声色地一呼一吸。这是映入我眼帘的最后一幕。

空气在喉间发出沙拉拉的声响,干涩得几乎令我呼吸不进去——团员分散后的两年来心脏极少、极少跳跃得这么快这么有力过,简直像是越蹦越高不符合重力规则的弹力球——

 

“艾伦,你笑了。”

派克缓缓回头,眼睛弯起,削薄冷冽泛着金属光泽的金发末端摇摆着划破了空气:“最近很少看见你笑。”

 

“你也一样。”

 

两年,和平恬淡的两年,我们等待得太久了。

 

两年之前所有团员就全部分散到了世界各地,包括我也离开了作为基地的别墅,旅行一般地在各个城市游荡,累了便整日整日窝在城市图书馆内读小说或翻阅历史类的书籍。我曾到天空竞技场呆过一段时间,打到200层后便听凭心情参加比赛,受伤和遇到强者之类的事当然很多。但终究缺少了些什么。

 

作为我自然不会对于独自面对外界而感到手足无措,反而活得颇为有滋有味,毕竟行事相当随心所欲,不受拘束,偶尔受人挑衅,回击便是。在流星街生活时也习惯大部分时间自己默默修炼,定期向团长询问语言问题,如此而已。

 

要说究竟有什么问题,只能是我无法继续实行跟随团长脚步行走这一模式罢了,一向是库洛洛或者有什么人提出想法,然后由他根据情况进行计划,侠客和派克收集情报,最后我们执行。我恐怕早已彻底扎根于此借以生存。归根结底,如果现在脱离团长和旅团,我势必犹如脚下泥土被撤走的可怜植物一般,又不愿屈从命运,然后走向自我毁灭。

 

我需要,渴望看见团长,跟随在他身后,执行那些或许会让我们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命令,毁灭别人如至宝般珍藏的事物,收获当下想要但不久以后就会彻头彻尾丢掉的东西,笑着继续谋划下一次“大事”。

 

我听见自己后槽牙轻轻摩擦的声音,一股铁锈味儿从舌根蔓延上来。

 

----------------------------

 

对于寻找窟卢塔族居住地确切位置这一必要过程,侠客几乎是绞尽脑汁拼尽全力地进行调查:入侵了猎人协会和直属十老头协下的网站,从微小的网络缝隙中捅破足以通行的道路,还特意去考了一张猎人证,其需要的精力和技术令我连连咂舌,不过本人十分自得其乐:“我的拿手好戏嘛。不过很遗憾,更详细的族内情况获取不到,不是防守过于严密就是根本没有。”

 

对此,库洛洛认为精确的资料无关紧要:“大致方位找到了即可,其余的是我们游戏所在。”如此,我们都同意他的观点:太过分的资料反而会扫了兴致。

 

 

“你们看这个。”点开一张近地取景图并将它放大,侠客转过电脑向我们示意:“这是一块罂粟地,隐蔽地躲在辛西娅海湾近陆,旁边有一条山脉和极为宽广的森林。”他用红线圈出那块狭小的田地,放大了旁边的镇名指给我们看。

 

“很不对劲是吧?”我看了几眼,尽管知道其中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然侠客不会特意说出来,但依旧不明白这怎么和窟卢塔族扯得上关系。

窟卢塔族——森林——边界镇民——不详的植物田,看来关联性正隐隐约约藏在深处。

“具体的位置应该是在这里。”侠客的手指点上地图里的一片森林:“我疑惑的是这片森林、镇子在该国公开的信息上没有任何详细的记录,分明种植着可制成毒品的植物,却没有登记在案的痕迹。”

 

“对于窟卢塔族,猎人协会必定会加以特殊对待。”玛琪抱肩靠在我身旁的墙壁上冷淡开口。

 

“到底是什么样的特殊对待,我好奇的是这个,现在我手上掌握的资料不够完全与可信,难保猎人协会不会做出什么手脚。”侠客眯起眼睛笑了笑。

 

“猎人协会恐怕是将镇子作为守护窟卢塔族的关要入口,才会抹去公开的信息。我记得辛西娅地区的气候不适合种植罂粟。”库洛洛抚唇,盯着电脑屏幕缓缓移动周边的详细说明。

 

“的确如此,不适合。”侠客笑了笑:“我有把握这里是窟卢塔族所在地,除此之外不和谐的地方未免也太多了。”

 

重新翻阅了一遍目前能找到的所有纸质材料,库洛洛将电脑传给坐在旁边的信长:“不管外围有什么样的防卫措施,对于我们来说都构不成影响。不过听完你的分析,关于罂粟种植地,我倒想起一件历史:不列第岛曾经有国家通过毒品来强行进行商品入侵,从而控制了其希望侵略的一个地区,再发起战争,完成了吞并。”

 

“种植罂粟和镇民还是窟卢塔人有关倒不得而知,如果是对窟卢塔族人实行类似的策略,事情就会更有意思了。”

 

“猎人协会又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侠客笑的更为开心。

 

“这也让人疑惑。”同意了侠客的问题,库洛洛十指交扣搭在唇边:“窟卢塔族的确不失为‘七大美色’火红眼这一珍宝的拥有者,隐藏的秘密真是越来越让我想一探究竟了。”他脸上忽然漾出一个明澈的笑容,午日阳光映衬下那双眼瞳更加黑不见底,极深处仿佛卷动着可以席卷一切光亮的飓风:“大家觉得怎么样?”

 

“如果杀了那个民族我们会和猎人协会直接对抗上,呵,迫不及待。”

飞坦在意料之外地率先回答,窝金和信长两个对视了几秒,不约而同地开口询问:“团长,真的会和猎人协会开战?”

 

“从B级到A级,面对的战斗绝不会更少。”

 

“太好了!”

 

我嘴里一阵干涩,所谓幻影旅团真正踏上世界性的舞台,便是从这一天开始吧?想着随后而来的无限刺激的前景,几乎能看见无穷无尽的华美血光,让我心旌摇曳期盼极久的生活即将到来。这么幻想着,我的味蕾似乎被包裹在了一块浓厚而甜蜜的浓浆之中,心脏也跟着跳跃疯狂轰击胸腔表达无比的赞同:“的确不能更棒了!”

 

笑意未逝,库洛洛起身,雪白的衣领衬托下,他的眼睛似乎能灼伤所有人的心脏:“那么,我现在下令:”

 

“前往并进入窟卢塔族的领地,杀光所有族人,获得火红眼。”

 

“是!”

 

我们所有人,全部咆哮了出来。

 

 

---------------------------------

TBC.


目录

评论(4)
热度(8)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