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岸上的陌生人(排箫)


Stranger on the bank.


你看到的是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角,无足轻重,转瞬便消逝得无影无踪。究竟有多少人能记住一个普通人写过的东西呢?时间会吗?宇宙会吗?既然不会,为何要勤勤恳恳孜孜不倦地刻画无滋无味的篇章呢?如同海水没过沙滩,无论多么美丽的沙画和城堡,终将消失,泯没于尘埃。

我是陌生人,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事实无关痛痒,连靴底的羽毛都算不上,仅仅作为一个事实存在着,如同历史中任何一个事实一样,存在。

排箫的旋律在响,它也是空气中的陌生人,不是象征也不是比喻,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评论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