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风暴来临之时 (有私设,但太长不说)

你知道什么是风暴吗?

 

 

“风……吹过来了。”

 

男人的红发被刮得全部向后掠去,发丝浸透冰凉雨水,有力地扑打着脸颊。大风卷来泥土和灰尘的腥气,还有远方的浓郁海味。

 

“你又在犯什么傻?”双黑的男子用手撑着窗棂,在风狂怒的呼啸声中送去零星的几个字。

 

“库洛洛!你看见了吗!”

 

刻在声线里的扭曲此时已经被风吹了个一干二净,此时只剩下纯净的欢欣,如同刚燃起的火。库洛洛愣了几秒,挑起一个微笑,手下一发力,将自己送出了窗外。

他踏到积满雨水的路面上,激起一阵水花。一阵风突袭似得从两栋住宅楼之间刮过,乒乒乓乓地吹下无数盆瓦。他额上松松系着的白色发带被扯开了长长的痕迹,顺着风骤然飘向天空。飘起的发丝下露出黑色纹身,是一个等臂十字,透着许久没有见光般的苍白。

 

西索站在倾盆大雨里肆意地大笑,笑声高昂而傲慢。雨点砸在他的脸上,赤红的发丝蜿蜒在脸颊两边,不停地滴着水,顺着近乎完美的下颌弧线流入脖颈,深入针织衫敞开的领口。

 

在外面站了不到五分钟,库洛洛的黑色外衣已全然湿得彻底,裁剪良好的修身长裤已经在泥水和大雨的摧残下一塌糊涂。西索也是一样,甚至因为在雨中呆的更久,外表更加狼狈。

 

倾斜坠落的雨在一排排屋檐上挥洒如泼墨,跌宕出雪白的波浪,又化成白雾消散。绿化树极尽可能地弯下身体,枝条发出不堪忍受的哀嚎,停在树下原意避雨的车辆被断裂的新枝砸得彭彭作响。城市里的人默不作声地忍受风暴带来的这一切,如同被驯服了的羔羊。

 

“这还只是开始。”西索走到库洛洛身边,用近乎呢喃的声音陈述他看见的事实,嘴角的弧度不断上升,定格在近乎狂喜的程度;他眼中闪烁着金黄色的微光,几乎改变了他原本的瞳色,却冷静得近乎压抑,残存下定决心后的遗迹。

 

“要去吗?海边?”库洛洛用手抚上西索冰冷的脖颈,在唯一的微热之处流连不去,那里手感湿润而腻滑,下面踊跃的火热跳动几乎能炽化人心。

 

平常要害之处被触碰一定会控制不住躲开的家伙,此刻像是迷醉了一般站在狂暴掠夺空间的雨中颤抖着身体,声音也随之跳跃,再破碎于呜咽一般的风声之中:“啊……我们现在可没有念力了哦。”

 

“有什么关系,既然是你希望的。”

凑近他的耳边,库洛洛低沉的声音恍若蛊惑的毒药,直接侵占了西索的心脏,他极尽全力忍住亲吻对方的欲望,扣住库洛洛的肩膀,发力:“说谎,你也是这么想的。哼,不过无关紧要了。要走就……”

 

“现在?”库洛洛笑得完全不符合平常的性格,透出一种只存在于少年的孩子气和爽朗,声音干净的有如天空最高处刚刚滴落的雨,寒冷,剔透。

 

“咣!”

 

属于他们公寓的玻璃被从高处断裂,又被风送了几步的粗大枝干恶狠狠地打碎,而两个站在外面的人却笑得仿佛世界末日到来一般开心,邻居在自己安全的家中看着他们的眼神,如同在看两个疯子。

 

 

 

出了城市,郊外只剩下咆哮着,将一声声尖利呼啸送入苍穹的狂风驰掣在他们身边,流浪的动物瑟缩在树下,睁着惶恐的双眼,目睹了正在发生的一幕幕,最后将永远也不会属于他们的自由咽入心底——它们不能,也不敢。雨水将天色浇灌成了苍色的白夜,如同下雪时的傍晚一样阴暗,天边透着模糊的紫光,像是恶魔降世的前兆。

 

这是自然,用水泥砖瓦塑造出牢笼的人永远也发现不了的自然。清醒而又疯狂地舞动,歌唱着不成曲调的断章,像初生的婴儿般跳跃着,为终于有人和它作伴而欣喜——于是风更加凶猛,雨更加凛冽。

 

在雨中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同样驰掣的两人耳中只能听见彼此的喘息,力量透支导致骨骼发出的震动,冰寒的透彻骨髓的冷雨打在身上,似乎可以在下一刻令他们冻僵而死。

 

然而他们还是跑到了海边,用自己赐予自己的最后力量。

 

那海边,什么都已经被巨浪吞没,只剩下一截满是漂浮木和绳网堆积的泥滩。海浪发出歌唱般的涛声,仿佛塞壬在深处将竖琴的钢弦用力掷出。

    人把海吞没了一大块,但现在是它们微笑的时刻。钢弦在浪尖闪着奇妙的亮光。

 

现在,风暴已经彻底爬到了这个城市的身前,卷挟着无数雨水,狂笑着降临于世界边缘。

 

库洛洛甩了甩手上的水,搭在额前挡开不断滑落的雨,眯眼注视着没有形体的风。海面上卷起巨浪,狠狠地拍打在近海的泥滩上,溅起无数水花,迎接伫立着的两人。

 

“我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并不是这么无聊。”

 

西索像是在自言自语。

 

“现在也只能靠这个打发时间了。”

 

他们等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日子,在和平的时光中如同普通人那样度日,忍受不了之时就对打,全力以赴的那种,直到念力渐渐丧失,身体渐渐僵硬。最后一次,直至濒死之际,却觉得一切实在无聊透顶。

 

他们等着这个风暴,能将世界毁灭的风暴,必须由他们第一个表示欢迎。他们在心底暗笑,像孩子一样做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扶着对方的肩膀。

 

风暴逐渐逼近,巨浪卷起滔天的水柱。

 

没有十指相扣,没有相视而笑,他们站着的姿势就像是即将参加一个无聊的晚会,仅仅在音乐尾声交换了一个涩然又甘甜的吻。

 

随后,风暴踏上了他们脚下的大陆。


-------------------------------

FIN.


我要写一段时间别的文来转换心情,不然的话难道要彻底卡死在那里么!!【不要催我不要催我不要催我不要催我不要催我

评论(1)
热度(24)
  1. 敛于沉默敛于沉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emo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