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谎言(魔法师x魔物)

啊啊啊啊好带感!!!设定好棒!西索可口万分我极萌狐狸身!!!好想摸尾巴!!

送你节操扔着玩儿:

*感叹窝脑补速度的胖次君点的梗hhhh @胖次收藏柜X波西米亚风 

*觉得这个设定挺带感的吖(纯良脸)

*设定西索大概人类的十一二岁的样子

*最近的脑洞都是007啊007,救……


谎言

黑暗的山洞传出低哑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似乎声音的主人已经精疲力竭,喉头还梗着血,听上去极骇人。库洛洛饶有兴趣地笑笑,开启手电。

他的步履很缓慢,好像想从黑漆漆的石壁上看出什么玄机,石壁上到处是凌乱的蛛网,丝丝缕缕从各处垂下,一部分差点黏在库洛洛脸上,缠人得好像夜店女郎令人厌烦。

“嗯,到了。”

库洛洛触碰到一堵虚无的墙,质感像块嚼过的口香糖,他的手陷进去又被反弹回来,他将手电对准了那堵“墙”的方向——竟连光也无法穿透它。不过这对库洛洛来说也不算什么。

一手放到“墙”上,慢慢移动、摸索。库洛洛的笑意渐浓,手上的力量逐渐加大,起初“墙”和先前一般凹陷下去,后来出现了裂痕。要想像的话,就想想你扒开某些物品上脆弱的塑料膜的感觉。“墙”的裂口越来越大,最后库洛洛听到类似撕开透明胶的声音,光透进了“墙”。

当库洛洛穿过“墙”后,他知道“墙”上的裂缝又自动合上了。

“墙”之后,洞顶有一团蓝色的火焰在跳跃,无数绷带般的布条相互交错着,几乎无法窥视后面的情况,库洛洛并不头疼这个,他拉住其中一条用力一扯,瞬间所有布条都发出即将断裂的呻吟。

“啪——”

响声过后连带“墙”也一起碎裂,地上留着些许干涸的暗红色血迹。一个看上去十分狼狈的红发少年倒在地上,人形渐渐消失,变成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他浑身伤痕,最深的一条从肩头延伸到后背,皮肉翻卷。

他似乎没有完全昏过去,一双眼睛费力地睁开,从深喉发出呜咽。他的眼睛里闪耀着任何黑暗无法掩盖的金色光芒,库洛洛不禁在内心赞叹起它们来。

多么惊人的魔物,有人穷尽一生都无法找到一只,更别说捕获。那么这只应该是尚不成熟被人暂时囚禁在此的,囚禁他的人应该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没来把他带回,也无人知晓这里关着这么一只魔物。

库洛洛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嘴角噙笑:算被我捡到便宜了?

眼前的魔物伤得很重,只能勉强将尾巴慢慢抬起来,然后它又不听话地落下,最终他只得让它蜷缩起来躺在脚边。

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抱起他,小心地避开了所有伤口——即便如此他还是全身紧绷了少时,一只手轻抚着他的后背,才让他放松下来。库洛洛重新开启手电朝山洞口走去。

分明记得进来时还是烈日当空,现在太阳已经在山头徘徊了,树叶都蒙上了温暖的橘黄色。

“别对他说谎!否则你将付出代价。”

蓝色的火焰熄灭之前,用满含戏谑的音调对库洛洛发出警告。但没有人知道不说谎需要付出多少。

……

“哇呜!”冒失的小女孩撞到了公园长椅的扶手后跌倒在地。“没事吧?”长椅上的红发少年伸手拉起她。“谢谢你,没事。”女孩站起来,也没顾上拍掉裙摆的尘屑,她似乎很紧张,紧张得浑身颤抖,少年也看出她的紧张:“有什么事?”他眯起眼睛斜着她。“没……”

“刹——”

金红色的箭矢穿透女孩的心脏,她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血顺着箭矢滴到地面,向前倒在长椅的扶手上。血再从扶手滴到椅子上。

西索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鲜红的血液,一种奇异的力量在吸引着他,血腥气让他觉得兴奋。他五指张开颤抖地沾了一些,想放到嘴里。

“不能这么做。”库洛洛抓住了西索的手腕,低声说。有人曾警告过他,决不能让自己捕获的魔物尝到鲜血的味道,越强大的魔物越不能让其接触和品尝鲜血,鲜血会让他们疯狂甚至为此杀掉自己的主人。同时库洛洛也明白火焰对他的警告不是玩笑,女孩一定说了谎。

“这是我的能力么,库洛洛?”“应该是了,不过只是之一。”自动识别谎言并进行攻击……虽然能防的下,库洛洛依然觉得这几天没有对西索说谎比较明智。(不过西索之前都在昏睡也没说多少话)

“到时候,等你够强大,你就能驾驭它。”库洛洛用纸巾擦去西索手上的血,“快点走吧,趁没人发现。”“呃……嗯。”

……

“魔物!”“太可怕了!杀死他!”“对!杀了他!”

吵死了,吵死了。被捆在十字架上受难似的西索缓缓睁开眼睛,血液模糊了视线。

接着听一个声音造作道:“等等,别急嘛。”西索闻到很浓的香水味,他想咳嗽。一只可以感受到没有逃脱岁月打磨的手抚过西索的脸颊,他想咬它,不过想想,这样的女人的血肯定都是苍老的味道。“多漂亮的孩子。”女人眯着眼睛打量西索,“跟我走怎么样?啊啊啊啊——”

最终西索还是决定咬断她的手指,不过他并没有尝到对方血液的味道,他匆匆忙忙吐出那截手指。很好。西索听到女人踩着高跟鞋离开的噔噔声还有她尖厉的命令:“给我杀了它!杀了它!魔物就是魔物!!”

钢刀反射的寒光钻进西索的眼睛里,他下意识地避开刺眼的光,而后嘴角勾出诡谲的弧度,他看到教堂的桌上坐着他熟悉的人。

“不该问问主人的意见?”

头上裹着白色绷带,样式略显奇怪的耳饰,剪裁得体不带半点压痕的黑色西装,嘴角噙笑眼底却不露分毫笑意,正游刃有余地把玩着一个金属制成的等臂十字。

“他杀了那么多人!作为主人你也该死!”离库洛洛最近的人恶狠狠地说道。

“那是你们太虚伪,生活中充斥着谎言。”库洛洛眼里透出轻蔑与嘲讽。

“难道你能永远不说谎吗?!”那个人无法忍受库洛洛的目光,瞪着他恶狠狠地问道,“你敢试么?”“有何不敢?”库洛洛张开双臂,一副“你想玩什么游戏我一概奉陪”的模样。

西索的瞳孔猛然间缩了缩。

那人咧开嘴笑起来:“在这里的魔法师和普通人没两样的。”库洛洛听罢点头,像是在游戏前认可了某个规则:“什么问题,问吧。”

“名字。”“库洛洛·鲁西鲁。”“职业。”“魔法师。”“来这里干什么?”“只是找回我的宠物而已。”

不对……

西索的眼底泛起红色的光,手握成拳,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

库洛洛仍是一脸平静,似乎对西索极有自信。

西索眼睛里的金色渐渐被红色所淹没,他的呼吸变得急促。

停下。停!

尖而长的指甲嵌入掌心,西索闭上眼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慢慢安抚那股要奔涌而出的力量。就像一场战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总之,都会有一方掌控另一方。红色的火焰肆意地舞蹈,想要将他束缚。

很好,很好。西索听到火焰的尖叫。

再次睁开眼睛,只有淡淡的橙红色在眼中流动。

库洛洛的眼底有了笑意——他想自己可以放开手脚血洗这个教堂了,在旁边微笑着的天使的注视下——不过血可不能染到天使身上。

“啊啊啊啊——”

教堂上空回荡着惨叫,惊起一群停歇的飞鸟。

库洛洛擦干净手上的鲜血,为西索解开束缚,蹲下身子与他平视:“恭喜。”“恭喜?”西索挑眉,双手放到库洛洛的颈侧,缓慢地摩挲,伸出舌头舔过库洛洛的嘴唇,“哼,恭喜。”

“走吧。”库洛洛把西索的手拉下,再把后者扛到肩上。

之后你就可以更好地做我的宠物了。

库洛洛弯起嘴唇。

=END=

PS:为何根据这个脑补到一个好赞的梗……


评论
热度(46)
  1. 敛于沉默送你节操扔着玩儿 转载了此文字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