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丧光之城 (一)

趁着能上赶快发

夜鬼设定出自《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黑暗一瞬间吞噬了所有人。永夜宣告其国度的开始。


被称作dark ghost的夜鬼,那些平日只敢呆在阴暗的下水道中苟且偷生的妖怪们,在永夜到来之际长出了巨大的黑色蝠翼,身形更庞大,指甲越发尖利,移动起来却更加轻巧,肆无忌惮地爬上城市外表,开启了他们的罪恶之路。
于是,拥有着引以为豪的地下水道的城市们,迎接来了数以百计的夜鬼军团。

“发电,发电,发电!”电厂主任扯着嗓子用力敲打自己的办公桌。夜鬼悄无声息地破坏了城市传送电流的电缆。现在,城市中灯火尽失。


此刻库洛洛被阻碍在一条狭小的街道中,那是回家的必经之路。灯火突灭的刹那他并未受到惊吓,只是微微侧耳辨别着夜鬼的尖啸声。仿佛拥有夜视力一般,当俯冲而下的爪子即将嵌进他身体前几秒,翅膀拍打声尤未散去,他已经准确地抓住夜鬼前突的翅骨,一个有力的前摔,将它砸进了土里。

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一般,库洛洛注视着夜鬼抽搐着的丑陋身躯和已在地上积成一滩的黑血,更多的翅膀拍击声隐约传入耳畔,仿佛是富有暗示意味的喁喁。他笑了笑,手指拨起额前细碎的发丝,在绷带的解扣处顿了顿,最后转身钻入了更为挤隘的巷子里。那儿正传来一阵肉体搏击的沉闷碰撞声。

借着不算明亮的月光,他看见两只体型庞大的夜鬼围着一个人疯狂地旋转,长满尖刺的翅膀飞快地上下挥舞,狰狞裸露的骨裹着薄薄的皮,像是结成帘幕的荆棘。尖爪击空在混凝土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嚓嚓声。被困于巷中的人脚步开始有些踉跄,动作却还算灵活,窥准时机,便将夜鬼按在地上狠狠给了几拳,凸起的肌肉转化成绝命的力道,打得身强体壮他们嗷嗷直叫,鲜血直流。

库洛洛感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忽然背后一阵冷风突兀地刮了起来,他回身闪过那几乎能扯下头皮的一抓,不顾身上昂贵的西装,隐蔽到满是灰尘和泥土的角落。

“嘎啊——!”

突袭而来的夜鬼扬起丑陋而粗长的脖子发出阵阵古怪又震耳的啼叫,其中夹杂着奇异的韵律,一下一下打着节拍。

混战之中的人顿住了身形,眼睛中渐渐弥漫出丝丝迷茫,按着身下妖物的手也松了几分,被强壮的夜鬼趁机掀翻,翅膀一扑便在他身上抓挠出一道道深深的血痕,并一下子将他拍出了巷子深处。在地上狼狈地滚了几滚,那人勉强爬起身,控制不住颤抖的手臂,捂着自己的太阳穴。

熟知这些家伙能力的库洛洛有预备地转移开了自己的注意力,并未受到夜鬼叫声的迷惑。他纵身从后面勒住了沾沾自喜查看猎物的夜鬼脖颈,在它还未挣扎之际,手法老练地折断了它的喉管。

夜鬼的颈骨发出清楚的一声脆响,那声音在安静的夜晚中太过清晰,在巷子深处舔舐伤口的两只同伴眼中皆流露出惊恐,拍着蝠翼,更加警惕地感受着新敌人的方位。

“西索?”库洛洛弯下身凑近半跪在地上喘息的人,细细打量了一会,伸手拽他起来。
“还真是巧。”西索将汗湿的额发撩开,忍着胸口的疼痛站起身。两个人刚以贵族公子和商业精英的身份从午间的聚会中分别,晚上却在这里再次相遇。但恐怕,以今夜十二点为分界点,世界已经完全不同。夜鬼是黑夜的象征,黑夜笼罩了大地,而光明的使者——电则黯然无息。这代表这什么?现在还说不出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库洛洛站在原地看他向前走去迎战虎视眈眈的两只夜鬼,松开手腕处严实的袖口,将那熠熠闪光的宝石抛到一边。腕骨宽大,覆满肌肉。他的话语掉落在开始变凉的空气中,分外体现出一份无动于衷的漠然。

“为了找你啊。”

像是很乐意听见这个问题一般,西索甚至在紧张的搏斗中分神向库洛洛抛了个笑容,眼底隐约透出金色的光芒,充满邀约之意,但却恍恍惚惚,真实的神色在眉梢眼角波转不定,在月光之下,甚至满是寒凉。

“找我?我可不知道身为一介平民,究竟有何让西索少爷深夜来访的价值。”靠在冰冷肮脏的墙壁上,库洛洛深黑色的双眼古井无波,像是丝毫不明白那赤裸话语下的暗意,动作优雅地摘下绑在头上的白色发带,叠得整整齐齐,放入衣袋。

“嗯哼……”西索的语调转了一个弯,声音变得诡谲不已:“我不是贵族公子,你明明知道却不肯承认,真是狡猾啊~”

激烈的战斗扯痛了伤口,深浓的血慢慢流了出来,蜿蜒于凌乱不堪的衬衫之上。看着再一次被刺破的肩膀和鲜艳的颜色,西索疯狂地扬起笑容,又像在压抑一般咽下爆发的笑声,攻击越发凛冽。摸索到夜鬼弱点之后,每一次出拳都相当准确。

街道里传来极为轻微的脚步声,若不是时刻警醒着,两人恐怕还发现不了身后不远处的一队夜鬼。数清楚了那不算少的数量,库洛洛沉默着退后几步,靠进适合战斗的角落。

西索已经结束了他的战斗,走到库洛洛身边,抬眼正好对上数只夜鬼脸上眼部位置黑漆漆的空洞,忍不住低低哼了几声,疯狂的余韵夹在里面,越发扭曲。

“怎么样,你还不打算参与进来吗?”西索转头看着库洛洛,眼带挑衅和不爽:“我不明白你干嘛要一直掩饰着,明明和我一样,为什么……”

“你真是多话。”库洛洛抬眼,那比夜还深沉的色彩让西索闭上了嘴。“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掩饰,但我讨厌像小丑一样在人面前表演。”

“对了,小丑魔术师,真符合你的性格。”嘲讽地展开一个笑容,库洛洛从袖口处摸出一把形状诡异的匕首。匕首亮在月光之下的顷刻,他周身气势骤然透出,直抵前面的夜鬼,生生令他们止住了脚步:嗜血,冰冷,还有无可名状的傲慢。

经过了地狱一般的战斗的人身上才会积攒出如此厚重的血腥气味。西索沉醉地呼吸着空气,表情越发扭曲,左手抠抓了几下胳臂上夜鬼留下的血痕,眼角渗出金光:“无论培养多少果实也没办法满足,所以我才这么着迷于你啊,库洛洛!”

库洛洛瞥了一眼身旁的红发男人,低沉地笑了一声,如同大提琴震颤的低音:“着迷吗?你的用词真像个女人。也罢,战斗完成后满足你的愿望也未尝不可。”

“现在让我看看,这些家伙有什么让我惊喜的能耐。”

两人的目光共同投诸于夜鬼们的方位,夜鬼从喉间涌出威吓之声,互相对视几眼,同时扑向不同于猎物的两人。

-----------------------------------------
TBC.

评论(1)
热度(16)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