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丧光之城 (三)

WTF我用手机热点上的LOFTER摔!!!

我也是醉了。

(二)的肉是在发不了的话去贴吧看吧


----------------------------------------------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西索发现他和库洛洛在客厅里面做了一个晚上。客厅里面的家具已经被他们在搏斗的时候弄得乱七八糟,撕坏的衣服裤子扔得到处都是,白色的瓷砖上点缀着凝固发褐的血迹和浑浊的液体,正是昨晚他们留下的痕迹。

“哈哈……哈哈哈哈!”西索抱着双臂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引得库洛洛眼神怪异地看过去。

“不去休息吗?晚上电力可能不会恢复哦。”满足了欲望之后的库洛洛语气柔和了一些,半扶半搂地把西索搀起来,带到自己卧室的床上。

西索环顾一周,卧室的装修非常简洁,没有多余的修饰品,几乎不像一个时常有人居住的地方。不过想来库洛洛也不会长时间住在这里。

 

在浴室里洗干净自己,西索这才察觉出身体的疲惫不堪,胯骨部位满布青紫的捏痕,阵阵作痛。翻开羽绒被,他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红发就钻进库洛洛身边。暧昧的水汽萦绕在两人之间,距离近的几乎没有。西索缠上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的库洛洛,两条腿攀上极尽多的皮肤,把头埋近他的脖颈,便凑在那里不动弹了。

 

意外地是渴望皮肤相亲的类型?这么感慨着,库洛洛睁开的双眼中毫无睡意,比西索精神好上很多。长而有力的手指探入他松松垮垮套在身上的睡衣,在西索喉咙的伤上轻轻摩擦,听见他不适的呻吟,然后意料之中地被躲闪了过去。不介意地收回手,定视着西索似乎全然无防备的面容笑了笑,库洛洛从床头柜上抽来一本未读完的书,任由西索靠在自己肩膀上沉睡,径自读了起来。

 

沐浴露清淡的香味盖去了昨日的血液腥气,此刻闻起来也不输于那黏腻芳香。

 

 

“你在……想什么?”库洛洛垂眼,正好看见枕在自己肩膀的男人蓝灰色的双眸。

“我听见了哦~”西索眼中不见一丝倦色:“夜鬼在这座城市下方捣鼓出的声音。”

“呵……天已经亮了,凭他们的力量,还没办法战胜人类,不是么。”翻过书的一页,库洛洛慢慢抚摸硬皮书脊上的烫金字符:“或者说,你想在胜利之前做些什么?”

 

“你不想吗?”西索支起上身,贴近库洛洛的面孔,直视入那不动声色的深潭:“我想和比我强的人打一架。你·不·想?”

 

“我不是格斗者。”库洛洛眼中微微闪着写许讽意。

 

如同蛇一样的手臂绕上他的肩膀,西索舔舐上库洛洛的耳垂,呼出一口格外湿热的吐息:“别撒谎啊,你这骗子。”

 

一瞬间西索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危险地眯起眼睛,气势内敛,眼角处溢满金光:“还是说,你在算计什么?”

 

“想多了哦。”一把拽住面前男人垂在颈边的如火红发,库洛洛吻上那丝绸一般带有凉意的末梢:“我只是在防备你打的坏主意,而已。”

 

“是哟,你和我一起去看看不就明白了?”突兀地展开一抹笑弧,西索状似亲昵地贴上库洛洛的额头。

 

----------------------------------------------------------------------------

 

夜鬼们的大本营是阴暗又潮湿的地下水道。

 

水道本身修建的无可挑剔,一本正经的城市规划员兢兢业业地描绘图纸,竭力避免任何错误。入口无光,但不至于恐怖。但可惜的是,内里现已被夜鬼弄成了巨大的窝巢,四通八达在城市的地下。

 

他们一同从入口向深处走去。在明晃晃的白昼下,夜晚放肆食人的夜鬼就不敢再出现。亮光会炙烤它们空荡荡的眼窝,从那脆弱之处一直照进腐烂的心脏,光明会让它们四分五裂。

 

内部极为幽暗,沿途原本有着可以随时点亮的白炽灯,皆被夜鬼击碎。

 

走到光明彻底无法透入的路段,空气变得沉重又冷飕飕的,浑浊不堪,是堆积数十年的夜鬼生活和死亡的气息。西索咔哒一声拧亮手电筒,一束明朗透彻的光线直直地照亮了前路。

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不算很大的地下湖,水面平静无波,在手电筒的光线下泛着几年以来都不曾有过的白色。库洛洛蹲下身探进水中,水无异味,冰凉凉的,水泥铸成的岸边是人工合成物特有的冷淡气味。

 

“过了这片湖才能到达夜鬼巢穴。”没有夹杂一丝情感的陈述句从库洛洛口中发出,在凝结的空间中硬邦邦地砸在地上。

 

“没看见有过来处理夜鬼事件的警察,早就有人报案了吧。”西索观察着湖面的宽度,然而手电筒无法照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前路黑漆漆的,相比对岸也同样满是黑暗。显然,这里是属于夜鬼的丧光之城。

    

“以上层的行动力,恐怕要等到今晚过去,权衡利弊后才会下定决心清扫夜鬼。”

“是吗?真是无用啊。”

 

库洛洛嗤笑一声:“你好像没有资格这么说?”

 

“嘛,感叹一句罢了。”脱掉外衣,再松开衬衫上方的几颗扣子,西索进入水中,灵敏而快速地向前游去。库洛洛定视着微微泛起涟漪的水面几秒,同样沉入水下,悄无声息地凫游于这片黑暗幽冷的地下湖之中。

 

 

水的感觉开始滞涩了起来。

 

游到中部已经并肩前行的两人同时觉察到这一点。这么看来,以刚刚游过的方位为分界,他们俨然进入了属于夜鬼可以操控的地盘。湖水深处渐渐涌出暗流,有生命一般缠绕着他们的双腿,试图把擅自闯入的两人拖入湖底。那感觉如同交错的水草森林,又好像无数灵活的蟒蛇,倏忽间侵入他们四周。

 

探出水面刚吸进一口空气,库洛洛瞬时感觉到一股不一样的大力拽住了他的左腿。沉进水下,他敏捷地握住手里的卞氏刀,在阻力重重的水下轻快地划过自己脚边。出乎意料的是刀锋没有触到任何有实感的物体,只经过了一股密度相对更大的水流,然而束缚感已经消散。

 

果然,这里不是什么环境优美的地方。

 

催促西索加快游泳的速度,在将近五分钟后他们触碰到了对岸的墙壁。纵身而上,他们已然到达了夜鬼所处的地界。


------------------------------------------

TBC.

评论
热度(20)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