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无题 (ABO设定)

初试,题目废︿( ̄︶ ̄)︿


---------------------------------------------------


他闯进基地的时候挟来了一股风,血气浓得刺鼻,还有强烈的Alpha信息素,而后者让基地中的人不适地皱起了眉。信长第一个开口,气势汹汹,他不喜欢这个新来的年轻小鬼,尽管他不过大他四岁:“收敛你恶心的体味,这里可没有控制不住阴[jing]的蜘蛛!”

 

站在门口的人红发往下滴着血,嘴角噙笑,眼底闪过一丝明快的戾气,手指一翻,扑克牌便纷扬地射向袖着双手的男人。信长看上去动都没动,却闪过了速度不快但一下子便攻击到眼前的纸片。牌穿透虚无,把自己一半的身体嵌进水泥板。

 

坐在高处的黑衣男人抬了抬眼皮,一言未发,僵持的两个人同时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Alpha精神压制,不得不皆收敛起剑拔弩张的姿势。

 

“团长。”金发的女人瞟了眼被新人丢到地上的猎物,开口缓解气氛:“那是一个Omega。”

 

“我们要一个O干什么。”信长不忿地撇嘴。

 

“见面礼哦~”因为过长而显得纤细的手指拈着扑克玩得愉快,新人眯起狭长的好似狐狸的眼:“他的能力倒是有趣。”

 

听见能力,顶端的人便走了下来。慢悠悠地,手中的书也没合拢。仰视他的人扭了扭脖子,又泄出一声短促的笑,像豹子一样的金色瞳孔死死盯着对方如履平地的步伐,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谁被他这样看着都要觉得恶寒,但身为这里的头,顶级的Alpha,库洛洛恍视无物。

 

派克,也就是金发女人,对着地上半死不活浑身是血的人开了一枪。念弹无声地射入那人的太阳穴,强大的力量稍稍扭曲了空气——她不愿意碰上浑身没一块好肉的人。

 

“当受到致死率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伤害时,可发动念力‘创世之神’,得到完全恢复。”

 

“听起来不错。”就算是挑剔的派克,也不由觉得这念力实在适合只储存了大量攻击能力的库洛洛。

 

“见面礼听起来太晚了点,西索。”库洛洛的嗓音低沉,包含磁性,和红发新人轻佻浮华的声线截然相反。这声音使正走上前的男人脚步微不可查地顿了一顿,指尖微颤:配合上隐而不发但存在感十足的Alpha气场,让新蜘蛛险些控制不住绷紧的肌肉而摆出防御的姿态。这让他很不满,眼底溢满凶戾。

 

但库洛洛没有理会对方暗藏的挑衅,弱者才无法控制自己,而不包含蜘蛛。令他满意的是下一秒西索就收起了所有防备,全身上下也毫无破绽。然后他将注意力放到猎物身上。

 

作为一个Alpha,还身为全大陆性犯罪团伙的首领,库洛洛喜欢富含侵略性的念能力,或是稀奇古怪到足以激发他探索和占有欲的技巧。恢复,是大多数Omega才钟爱的能力,不仅仅可以用于战斗,在流星街,还具备那个方面的效果。

 

不过到也可以用在一夜情的对象身上。库洛洛无可无不可地放出自己的盗贼极意,按上猎物的头,倒在地上的人身体一阵颤栗,饱含痛苦的双眼渐渐开始迷茫。

 

基地里面分散的其他人静默地各自修炼,谁也没多关注那嘈杂的大厅中央。西索站在一边注视着库洛洛身上缠绕的厚重念力,眼神近乎贪婪,散发着渴求。他想甩一张扑克牌给半蹲着的人,尽管他心知造成不了任何伤害,但——激怒他,惹火他,让他发挥出所有的能力来攻击自己!厮杀的欲望占了绝对的上风,属于Alpha的邀战气味不可抑制地轰然涌出,充斥了偌大的空间。

 

信长一手按向腰间的长刀,将刀刃露出十公分;派克握紧了手中枪柄,毫无掩饰地将枪口对向溢发杀气的西索。

 

太不知收敛的新人只好杀掉。

 

谁也没想到地,最先有所动作的是地上的猎物——从Omega口中泄出一声婉转的呻吟,他身上的念力肉眼可见地开始波动。库洛洛后撤几步皱起眉,他还没完全得到该得的信息。一瞬间,几道怀疑的目光同时投向同样惊讶的西索。

 

Omega开始翻转,抓挠着下体,扯掉浸透鲜血的长裤——白皙瘦弱的双腿在发情的O信息素下显得分外诱人,再加上鲜血的色彩,能吸引这里站着的每一个人。

 

信息素渐渐浓郁的怕人,空气仿佛被火烧灼了起来,满是暧昧到极点的味道。信长冷漠地看了眼地上的人,仿佛在看一个死物。蜘蛛都是Alpha,但没一个受到特别大的影响。只有飞坦啧了一声,不耐烦地走上楼去。变化系更加敏感一些。

 

反应最激烈的是西索。他过于年轻,此刻脸上已经浮现出不正常的晕红,和他的发色相得益彰。几乎是困惑地弓下腰,体味欲火在下腹熊熊燃烧的滋味并不好受,他竭力保持清醒,但本性叫嚣着让他扑过去啃上Omega的唇,吞下对方的舌头,刺进对方的下体,性欲盖过了一切——这不正常!他怎可以受什么刺激却掌握不了自身状况?

 

看到了一切的库洛洛此时挑起一个笑:西索不是流星街的居民,自然没有随时随地都能看到发情Omega的机会,抗体当然不足。这很有趣,足够煞一煞狂妄的新人的风头,让他懂得什么叫羞耻。

 

西索的确体会到了羞耻。在众目睽睽下克制不了自己的性欲,弱小而丑陋,彻底地激怒了傲慢又自大的魔术师——他自称全世界最厉害的魔术师,然而所有的力量都被区区一个发情的O的信息素毁了!


---------------------------------------------

TBC.

以前说过想写ABO但西索的确不适合当O所以get了一个新脑洞

 @枭喑 

评论(7)
热度(33)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