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生贺❤11.1】启


即便这个世界成为黑暗,对他们来说也绝不会泯灭,因为光一直存在。即使蜘蛛只剩一个,幻影旅团之名也绝不消失。

 

一切源起于这样的一个人——库洛洛·鲁西鲁。

 

流星街不是世界上唯一的混乱之地,然而库洛洛只有一个,幻影旅团也只有一个。

 

 

他们背负的,不是原罪。原罪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人类所创的束缚教条。

是啊,多可笑。

 

最开始是自由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切是怎么发生了的呢?人啊,总是喜欢不停地给自己刻上严密的戒律,约束天性,埋没原始赋予的力量。最后剩下什么呢?不过是虚伪,可笑的虚伪。

 

站在层层骷髅累积而建的塔尖,他在微笑。

悲天悯人,年轻的面容染上了神的光辉。

然而又有谁和他一般清楚:神不过是人造出来的啊!

 

于是他在顶端,周围四散着他集结起来的棋子,他们共同嘲弄的笑着。

 

而人们,不过能仰着头,把残忍冷酷等无力的词语,向他们扔去。

 

纵使有地狱,又何惧!

 

当燃烧着怒火的红色双眼瞪视着他,锁链缠绕上他的力量,他也不过风轻云淡地笑谈几句。

 

死亦是他,生亦是他,他仅为自由。

 

应是明白吧,一个人的力量再过强大,也赢不过世界。然而为何他就可以随心所欲,将胡作非为冠上炫目的色彩?不过是渴望自由,便付出努力。有着无数拘束的人,困于自己建造出的巴别塔的人们,也只能迷醉于这华光,目眩到极致,便是倾心。

 

所以有了十三个人。

十三只蜘蛛。

 

红衬着黑色,黑色便越发显得浓郁。爱?家人?那是什么?

 

其中有人轻蔑地问出了这问题。

同伴之死,令人心痛。但死是同伴,生亦是同伴,死不是生的对立,死无时无刻不在生之中。

 

便接受死罢,无人流血,泪水在太阳下便会晒干。爱固美好,然,忠诚隽永。

 

复仇,复仇,复仇。总要有人付出代价,就看看谁的力量更大吧。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需求自由需要明白的道理,也是维持自由的真理。

 

真理啊,不同于教条。

 

他们呼吸,猎食,即便在人类无法涉足的荒野亦可生存,因为他们掌握的是本源,生命的本源。

 

听啊,世界上无处不奏响着战斗的号角。为何还沉迷于无谓的小事之中?战斗吧!厮杀吧!永远不要忘记荒野和原始赋予的夺取自由的权力啊!

 

“这是我的命令。”

 

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即是神谕,是超人,是光,是太阳。

 

指引着蜘蛛共同前进的方向,永不可能被替代。

 

蜘蛛存在,幻影不灭,但他是高临其上的事物,在昂扬的音乐中,他指挥着生命构成的乐章,每一次落下脚步,都有人生,亦有人死。

 

你爱吗?献上忠诚罢。

 

忠诚即可,爱,不过是恍惚旧事。

 

未来是何种面貌?掌握在别人手里,是这样吗?

 

错了,胜固欣然,败亦从容。

 

他站立着,永不倒下,即便死亡降临。

 

因而获取臣服,获取力量,获取掌握黑暗的权力。

 

 

请不要忘记啊,朋友们,只向自由臣服。

 

-------------------------------------------------------------------

FIN.

后言

今年的生贺准备过程磕磕绊绊,其间发生了许多令人不开心的事情,直接导致了文风的崩坏。后继无力,拖沓无趣。实在与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抗争了太久,身心俱疲,又写的太多而仿佛丢失了叙述的本领。如果真的能看到的话,希望团长能够原谅我这个不称职的鞋垫。

评论(4)
热度(19)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