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11.9❤生贺】人格分裂

当她醒来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位于午夜的宿醉头痛。她费力地睁开眼睛,嘴里残留着令人不快的葡萄酒余味,茫然地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外面突然有一道白色的手电筒发出的光扫过窗户,刺得她双眼一痛。

 

是因为一个梦她才醒过来的。梦本身并不特殊,是偶尔会做的,令人疲惫的回顾:白天发生的事情哗啦啦地转化成色彩斑驳的方块,飞快地在她眼前盘旋,然后再体验一遍。实在是一个心累的梦。

 

但是梦中突然出现了一位陌生男人的脸——她从来没见过的,非常英俊又年轻的面孔,带着微微的笑意,雪白的额带被风吹开了一条轻盈的尾翼。

 

啊。她在心里感叹。的确是一个非常俊朗的男人啊。惊鸿一瞥的时间里,她就确信这位男士绝不是当下头脑空无一物又自高自大的青年之一,某种睿智的光跳跃在那双深黑的眼眸之中,这是她相当喜爱又期盼经常看见的东西。

 

得了,明天还要上班。她拢起散乱在枕头上的棕色长发,将刚烫好不久的卷曲尾梢小心地拨开,免得由于经常压在脑下,而提前把那不算廉价的形状糟蹋得一干二净。

 

 

--------------------------------------------------------------

 

“克里斯汀·莲娜·皮埃尔?”面前的金发男人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容,手指捻着她的卷发,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抚上她的臀部。

 

“是的先生。”莲娜低垂着头,右手稳稳当当地将托着三杯一扎装的啤酒放在小圆桌上,刻意将声音放的甜腻不堪,半推半就地扭了一下腰。

 

“真是好长的名字,小甜心,叫你莲娜怎么样?”配上这张脸来说过于细小的眼睛迷了起来,男人将一张白色的硬名片塞进她的胸罩:“现在,莲娜,让我请你一杯酒。”

 

“史密斯先生。”谢过他的好意,莲娜慢悠悠地从胸罩中拉出名片,对着光看了好一会儿,挑逗地从涂成大红色的双唇中吐出几个单词:“真是动听的名字,和这么帅气的您特别搭配。”

 

 

欲望在慢慢上升。或许是杀意。

 

 

史密斯从嘴里发出一阵笑声,再不掩饰地将莲娜拉到他腿上,随意点了一杯酒,然后就开始抚摸她的腰部,下面也毫无顾忌地挺了起来。

 

坐在男人腿上的莲娜漫不经心地在灯光底下翻看自己的指甲,嘴里自动呢喃出重复过百遍的情话。指甲是在傍晚刚刚染好的,上一次的痕迹已经褪去,正好适合一个新的变化。而选择黑色,则纯属心血来潮。

 

 

不,或许并不是心血来潮。

 

 

身后男人开始深深地喘息了起来。暗色调酒吧里跳跃的光线、高度数鸡尾酒里的迷幻药、腿上的女人,构成了所有迷醉的条件。莲娜转过身子,带着他坐到柔软的沙发上,拉开他的裤链,将手覆上那一团硬挺。

 

 

恶心。她想。

竟然敢碰到我你这普通人弱者废物我要割了它。

内心在蠢蠢欲动。

 

 

下一步莲娜交给了呆在包间里的其它女人。她负责的是酒吧明面的勾引调情和不动真格的暧昧。酒吧里有一部分妓女和她一样,白日里有一个清白的身份,晚上在这里做着不太出格的工作,碰见愿意坚持到底又有钱的客人,她们也不会拒绝一笔诱人的小费和不菲的提成。

 

莲娜白天在一家不大的公司中当打字员,因为教育程度不高,在这个大城市中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开始选择来到这里做活是拮据的生活所迫,但积攒了足够多的钱之后,再来这里,她只为和白日无聊工作有所区别的刺激,和不用付出任何东西就能得到的快感。这里的一切意外地适合她。

 

---------------------------------------------

 

 

“克里斯汀~!”一只手拍在莲娜的肩上,她立刻敏感地回头:“芬尔罗?有什么事吗?”

这可不妙。她把过分花哨的手包往后掩了掩。傍晚下班后她就是“莲娜”,酒吧离公司和家都不近,她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早间的同事。

“很好嘛!原来平常一本正经的小克里也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出来逛街啊!”染着一头苍白卷发的芬尔罗笑嘻嘻地把脸凑近她,试图揽过莲娜的手臂,却被她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离我远点你以为你是谁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里?

 

 

芬尔罗是老板的亲戚,上班也是一副不务正业的样子,凭着一张俊脸在公司女员工里却也人气很高。要是放在一般情况下,莲娜倒也不想拒绝意外发生的艳遇,但自从晚上开始断断续续地梦见那个黑发男人后,她竟然难以忍受这些事情了。

 

啊……一个一个的,都好无聊。

 

 

我想杀杀杀杀杀除了他谁都别想碰我你这混球一脸色情迟早要完蛋的蠢猪——

 

 

不过,自己是……怎么了呢?

 

凭着本能应付着芬尔罗的搭讪,莲娜将他带离工作的酒吧,来到一个较为偏僻的居酒屋。她认识这里的女性日本老板,只要多给些钱,她会很乐意帮莲娜请个假,再做些掩护。

 

“啊哈哈哈,原来私下里小克里这么有趣呀!”像喝啤酒一样往肚子里一杯一杯倒着日本清酒,芬尔罗很快酒劲上头,面色通红。听着女老板胡编乱造的“克里往事”竟然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莲娜只要坐在旁边给他微笑着倒酒就行。

 

“不过啊,莲娜都没有男朋友呢,长得又这么漂亮。”芬尔罗一把把酒杯磕在桌上,没注意老板暗沉的脸色摸向莲娜放在桌面上的白皙手背:“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让我当一阵子你的护花使者?”

 

如果你是那位不知名的男人,我会很乐意呀。莲娜心里暗暗地想,面上浮现出更为灿烂的笑容:“对不起唷,我可是有暗恋的人了呀,忠心耿耿地每天想他来着哦。”

 

莲娜不知道为何自己张嘴就是这样的谎话,明明她并没有这样的人。但在潜意识的控制下,竟然就这么说了出来。

 

 

对这才是对的别让人碰到自己说谎说谎说谎多么美妙谎言里藏着惊喜快乐说谎说谎说谎

 

 

“哦哟。”芬尔罗眯起眼睛,长而翘的睫毛在灯光下反着金色的光,红润润的脸色反而衬得他皮肤分外的白,更显魅力。平心而论,他的确长得不错,短时间的交往,应该会让两人都很舒心。但莲娜只觉得腹中欲呕。

 

“哎呀,我居然被女孩子拒绝了呢……”托着形状优美的下巴,芬尔罗湛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丝丝忧郁:“就不能满足一下我小小的愿望吗?可爱的克里斯汀。”

 

莲娜怔怔地看着芬尔罗,忽然不自觉地带入了一直梦见的男人,然后捂住了嘴硬是把尖叫憋成了呻吟,拼命克制因激动和兴奋而轻微地抖动着的手。

 

怎么会这样!在芬尔罗疑惑着询问她是否不舒服的时候,莲娜整个人都沉浸在不知所措中:不过几天,几个似是而非的梦境而已,她居然到了这种地步!而且照自己这样看来,也许不仅仅是喜欢这么简单。起码在记忆之中,她从未对任何一个男性动过心,收入稳定下来后也没有起过结婚的念头,甚至认为在那种群魔乱舞的酒吧中待个一辈子也无所谓。

 

这么想,她或许很早以前就不那么“正常”了。

 

 

正常正常什么是正常杀人说谎跟着他才是正常——放我——出去!!!

 

 

莲娜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忽视跟着她站起来想要抓住她手腕的芬尔罗,以相当快的速度跑出了居酒屋,匆匆在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偏僻巷子中盲目地前行。

 

“碰!”

 

莲娜的头撞上一个坚硬的地方,她抬头一看,几个身穿黑衣身材魁梧的人堵在前面,其中领头的人脸上还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嗯?这不是‘芳居’中的莲娜吗?这么晚了还没去上班?”

 

“芳居”是莲娜所在的酒吧名字,仔细一看,面前的人的确有些眼熟,是一周前来到芳居想强迫她和他发生性关系的人。莲娜虽然不介意有钱人的邀约,但不富有却还想强行逼迫店员的家伙,只能被赶出酒吧。却不料在这儿狭路相逢。

 

莲娜迫使一片混乱的大脑镇静下来。出乎意料她并不如何恐惧,因为有更值得困惑的事情摆在眼前:“这不是……理查德先生吗?上次的事真的非常抱歉……”

 

“你这婊子!别以为我会忘了你的放肆!”没等莲娜说出抱歉的话语,理查德反而狰狞地发起了火:“这次在这里碰见你正好!我的兄弟们可都没钱去睡‘芳居’里贵的要死的婊子,就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下!”

 

莲娜狠狠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操你的蛋啊混球!”

 

瞪着对方那张肥胖的脸,她忍不住挥出了一拳。

 

接下来,在心底深处嘶吼着的连她都未曾发觉过的野蛮欲望瞬间井喷,她带着甜蜜而娇羞的笑容,像是对待初恋情人一般,高高抬腿,将高跟鞋的尖端踹进了理查德的胸膛。

 

 

对就是这样杀杀杀杀做好准备我要出来了

你准备好了吗?

 

 

站在后面的几个人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瞧着血从理查德的胸腔中溢出,渐渐染红了脚下的地面。

 

阴暗的街角,倒在地上冒血的人,还有微笑着的妓女,所有一切整合起来让他们发出了不亚于少女高歌的尖叫。

 

莲娜笑着,莫名其妙地觉得开心,咯咯咯地发出了很大的声音。闭上眼,就是一片令人安心的黑暗,如同梦中人深邃的双眼。流在脑海中的鲜血印象,此时也化作潺潺流淌的美丽溪流,点缀在血色黄昏之下。脚下遍布枯骨,王座上仅有一人。

就是他,库洛洛·鲁西鲁。

 

当脚下的尖跟刺入理查德胸口时,电光石火间莲娜想起了梦中人的名字。对,那根本不是什么梦,而是实实在在的回忆。

 

 

这是回忆。

我出来了。

 

“咯哈哈……哈哈哈……库洛洛……”在几个混混惊恐的眼神之中,莲娜开怀大笑,踮起脚尖轻盈地转了一个圈,裙摆化作花瓣,旋转着飞扬,红色裙裾抹开艳丽的赤环。

 

她想起那没有什么温度的手盖在她的脸上,他用低沉的声音,先是取走了她的念力,又让她遗忘了过去。但是他啊,低估了他对自己的影响!

 

哪怕是世界改变,记忆消失,灵魂不再!

 

又怎么可能忘掉你呢?

 

莲娜轻轻点上自己的红唇,绽开一个清丽的笑容。

 

 

不可能啊忘掉你啊不可能不可能当我出来请你等着我就算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

 

请等我回去。


--------------------------------------------------------

FIN.


(这篇感觉好失败,羞耻捂脸)

评论(6)
热度(13)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