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角斗X英雄(二) [古罗马架空]

新年快乐~★★★

设定是公元60到90年间

玛尔斯(Mars):战神,对应希腊神话的阿瑞斯。

--------------------------------

昏暗的地窖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喘息——忍受痛苦的、抒发情欲的,不一而足,正常的话语已经泯然,无论魔兽还是人,在这里只剩得到最大呈现的原始之欲:活下来!交配!

 

库洛洛伫立在门口,背后粗糙庞大的实木尖角栅栏为他精致的衣着添上了狂暴的一笔,但真正让周遭安静下来的是他身上环绕的气息。只有一些狭小房间中早已称不上正常,对世间已无丝毫眷恋的角斗士还能直视他的双眼,但不一会儿也败下阵来。

 

“你是谁啊?”上身为人,下身却是数条蛇尾缠绕而成的蛇人覆满厚厚鳞甲的脸裂开了一条口子,只有光洁白皙的下巴的弧线能告诉别人他其实在笑:“明明像个贵族公子,却比那些角斗士更甜美呢……呐,要不要和我玩玩?”他贪婪地品味空气中傲慢又极度危险的气息,舔了舔嘴边黏着的红色,便伸出了沾满剧毒的利爪:如果毫无心机地碰上去,再强壮的人,不过一刻也要倒地。

 

嘴角动了动,库洛洛眼中划过一丝满不在乎的残暴:在手上把玩的一枚金斛叶以刁钻古怪的角度射了出去,在蛇人惊恐的眼光中穿透了他的心脏:精确又让人措手不及,狠狠透过了蛇人右侧胸前的骨甲。疼痛让蛇人发出了一声惨嚎,但那嘶哑恐惧的尖叫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便戛然而止。

 

空气立刻沉寂。魔兽们屈服于眼前可怕的一幕,全部缄默无声。

 

“果然是个小斗兽场啊,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这时库洛洛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像是刚刚恶作剧成功了的孩子。他踏着慢悠悠的步伐,向角斗士们居住的所在走去。

 

 

“西索……西索!”

 

米加打开木门,轻快地闪身而进,推醒了正在休息的斗士。西索从深沉的睡眠中惊醒,差点就扭上了看守的脖子——幸好熟悉的气息让他及时收回了手。红发上还沾着血的斗士无奈地揉了揉依旧疼痛的胸口:“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你!”顶着一头杂乱金发的年轻看守瞪着西索:“你知道你今天犯下了什么大错吗!你居然杀死了那头魔角龙!”

 

“不杀它我可就死了。”西索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屑:“你就是为了这事打扰我?”他的声音没有了常态的微微扭曲,显然已开始生气。

 

“它可是克尔涅乌利大人提供的魔兽啊……”米加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幸而西索是门客的身份,在斗兽场为他提供的房间比常人大了不少:“元老院能在皇帝面前说上话的人也就几个,克尔涅乌利……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

 

西索眯了眯眼:“我真不知道,克尔涅乌利怎么会将魔龙放在这里?”

 

“因为过一段时间会有希腊的商人来这里。”米加压低了声音:“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魔角龙绝对是一个用处很大的工具。”

 

“哼……一头魔兽罢了。”西索打了个哈欠:“没事你就走吧。”

 

“哎!你是笨蛋吗!”米加跺了跺脚,却听见一众脚步声,脸色一变,迅速从另一条路跑开,只留下一句话:“算了,祝你好运吧!”

 

----------------------------------------------------------

随着一众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嘈杂的人声也更加明显。

 

“……就是这家伙杀了我的魔龙?”沉稳的男声此刻十分阴沉,跟在后面的多加急忙开始解释:“为了在库洛洛大人面前展现我们斗兽场的实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管他什么大人!你可知道希腊的使者再过五天就来了!只要魔龙在,我们克尔涅乌利家族就能提升在希腊一片海域的交易权!皇帝也会给我们更多的权力!”

 

多加的脸顿时惨白:“那西索也可以……”

 

“你知道希腊来的角斗士是谁吗?以力量著称的科勒利。”阿非加·克尔涅乌利阴郁而冰冷地看了多加一眼:“请你在五天之内找出一个和魔角龙拥有同样力量的角斗士!而且那天的战斗,希腊使者同意我们放开所有束缚,你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吗?”

 

“科勒利!我……我……”多加冷汗涔涔,关于交易权的事情克尔涅乌利早先显然不可能告诉他,而现在大错已经铸成。

 

“哼,我们毕竟是克尔涅乌利。”阿非加扯开一个笑:“预备的魔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这个家伙必须死!”

 

他指向西索。

 

几个身披粗布外衣的人扯开木门,脚步不停地包围了依旧坐在床上的西索,按住了他的肩膀。

 

“跪下!”站在阿非加旁边的灰袍人怒喝一声。

 

西索没动,扣进他肩膀的手施加了更大的力气,但那几个罗马士兵只觉指尖像是抵住了一大块大理石,手下的人纹丝不动。

 

“你这!你这奴隶!”涵养良好的元老气红了脸,看着稳稳当当坐在床上的角斗士,他心下也不由对他起了欣赏。然而捕捉和饲养一头魔角龙的心血白白流失的事实摆在眼前,阿非加摩挲了几下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比了个手势。

 

灰袍战士上前一步,手腕以奇妙的韵律舞动着。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轻缓柔和,房间中的气温缓缓降了下来,一股夹杂着杀气的巨大压力笼罩上了西索。罗马士兵们握紧了腰间的长剑,心惊胆战地退后数步,远离那片充斥着恐怖气场的地方。

 

角斗士的眼神冷了下来,但金色的光彩一点一点从他瞳孔深处渗出,远远看去像是玛尔斯*手中黄金利剑剑尖的锋芒。他顶着因忽然掺进几分邪恶粘稠而增加了一倍的压力站起来,嘴角流下一缕血丝,往黑暗的墙角瞥了一眼,前进的动作突然加快,一拳击向了灰袍人。

 

灰袍战士显然没料到失手的可能,呆滞地看着那直击咽喉的迅疾进攻,终于在受伤之前堪堪偏移了一下头,但那势如破竹的拳还是砸到了他脆弱的脖颈。

 

没有发出声音,灰袍人像是被抽了骨头一样倒了下去。而西索轻快地扼住了阿非加的脖子。前后不过数秒。

 

“好啦,现在我们能愉快地谈谈么?”西索的声音带着丝不耐,慢慢收紧了手指。

 

多加此时早已惊愕得说不出话。奴隶要挟贵族的生命……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阿非加吞了口唾沫,生命掌握在谁手里他还是有数的,和唯唯诺诺的奴隶相比,身后的人抱有彻底的杀意——一旦谈话不成,他会毫不犹豫地扭断手中自己的脖子。

 

“别……你要什么?”

 

“让我离开。罗马真是令人腻烦。”西索微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离开么?不会太可惜了?”

 

一道清亮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

 

西索抬头,脸上缓缓展开一个扭曲的笑弧:“终于出来了啊,库洛洛大人。”

 

手下的人忽然绷紧了身体,面色浮上了惊恐。西索继续收紧阿非加的咽喉,迫使他安静下来。

 

“放开他。”库洛洛平静地注视着西索,黑沉沉的瞳孔只倒映出反射进的微光。

 

“不哦❤”

 

话音刚落,比灰袍人重上了数倍的粘稠恶意顷刻间涌上西索周身,他闷哼了一声,拽着阿非加半跪到地上,胸前的伤口也因此迸出鲜血。

 

这时西索突然哼笑出生,一抹血光浮现于金瞳之上,他松开钳制元老的手,以极为诡谲的步伐瞬间欺向库洛洛身前,并合的指甲变成了最锋利的刀,毫不犹豫地劈向对方的双眼。

 

阿非加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咳嗽着,但即便这样他依旧奋不顾身地扑上前试图挡下西索的进攻——当然毫无用处。

 

-------------------------------------------------

TBC.

 

 @枭喑 双更估计真心不太可能因为最近要准备各种考试

 

 

 

 

 

评论(9)
热度(29)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