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角斗X英雄 (四)[古罗马架空]

为了庆贺第一个万字,于是胖次君决定开一个小番外~★看文的人可以回复希望有什么样的番外,胖次君会挑一个最有趣的撸一撸hhhhh

顺便说一下番外的大致范围,既现在出现的剧情范围,如果突然让我撸一篇肉这种超剧情发展之类的驳回哦!

-----------------------------------------

晚宴已经在下午就准备完毕,太阳刚刚落山才开始进入宴席已为时稍晚。因为宾客大多都是从战场上归来的士兵,所以前菜和开胃酒一概省去。长而宽的桌上摆满了大量散着热气的精致食物:小麦面包在圆形藤盘中高高摞起,金黄的色泽勾人垂涎欲滴;烤好不久的乳猪和盘子接触的部位还发着噼啪的声响,塞满香肠和水果的肚子鼓得像个特洛伊木马;正值葡萄成熟的季节,饱满得仿佛要爆炸的紫色理所当然地充斥了整个餐桌。

 

和大多数普通家庭的用餐方式不一样,氏族长老的家中并没有放上可供躺卧的用餐长椅和小圆桌,为了衬托出贵族的大气,他们特地学习不列颠,将带靠背的椅子和桌子都做成较高的样式,并用金箔在上面勾画出典雅的条纹。

 

库洛洛坐在上位,接踵而来的八个人也依次坐下。和招宴客人的气氛完全不同,刚落座,那些人便毫无拘束地大笑,互相亲热地拍着肩膀,吃东西的方式也极其失礼地没有任何仪态,坐在派克旁边的黑发女孩不知听了什么好笑的事,用力地和另一边坐着的大块头男人碰了一下酒杯,澄澈清冽的葡萄酒撒了一片,和下层士兵互碰低等啤酒的姿势一模一样。然而库洛洛脸上带着真诚了不少的浅淡微笑,那表情像是早已十分习惯。

 

晃了晃杯中一看便知是新近酿出的葡萄酒,西索知道眼前的这些人绝不是什么贵族中走出的上层将领。恰恰相反,他们是和他一样的,从荒蛮中一步步爬上去的野心家,受不了任何约束。奇异的,这些人和身为皇帝的库洛洛像是已经融为一体的某个亲密又疏离的团体,他们互相信任,却又有怀疑的影子。

 

奇特。

 

西索缓慢地舔了舔唇,葡萄酒的甘甜清爽直达心底,同时眼前展现出的事物也如酒的芳香一样,勾起了他的好奇。

 

“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旁边传来低沉醇厚的声音,其中带了一丝不自觉的轻佻:仿佛这发问是屈尊纡贵的赏赐。

 

和外面的表现不太一样,是因为到了自己的地盘?西索不着痕迹地撇开一抹笑:“能让元老恭敬以待,并且……”他的笑容添了几分诡异,目光扫视一圈宴席上坐着的人:“侍卫全都拥有这种力量,只能让我得出这个答案。”而且,你那毫无掩饰的顶层人物习性真是让人有些……西索明智地咽下了最后一句话。

 

“不过我倒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目标呢~”

 

“你原本就是冲着我的卫队来的。”

 

一个陈述句。

 

“不止这样~”西索的声线因兴奋而波动:“我兴趣最大的,是能收复这个卫队的,库洛洛你哟。”

 

库洛洛听了这忤逆的话语倒没有愤怒的迹象:“真是胆大啊。”

 

“当然,怎么说我也差点杀死元老,又袭击了皇帝呢。你可是个再美味不过的果实❤”

 

“你的比喻还真是,”库洛洛刻意地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嘲笑一般:“和你的风格相同啊。”

 

 

忽略了这算不上称赞的话语,西索狭长的眼角弯了弯,几缕发丝垂在眼角,不算明亮的灯光下,视线顺着那红色往下,便能发现他苍白面色以晕染出一片酒醉的迷离。

 

像是在刻意勾人一样。

 

库洛洛突然有了这么一个念头,当然这十分荒谬。从第一眼见到他,库洛洛便明晓战斗既他的天性,然而这想法还是很让人喜欢。西索正漫不经心地往嘴里填着食物,动作优雅而迅速。有着深厚餐桌礼仪的角斗士……么。库洛洛想起他未能查出西索准确来历的事实,原本就不算淡薄的兴趣也慢慢开始垒高。罗马人的生活权威是聪明、财富和努力,但吞并希腊后,那对于娈童似有情欲似有理想的热忱也传了进来。这么想着,罗马角斗士和希腊的柔软娈童产生出奇特的突兀感,黑发的男人开始发笑,引得旁边的芬克斯微微侧目。

 

 

“哎呀,真是丝毫没有同伴爱的人!”

 

顶着一头亮眼金发的娃娃脸男人推门进来,满屋子视线都投向了他,身材强壮,披着兽皮像个原始野兽的男人第一个开口:“侠客!你还活着啊!”

 

“什么?窝金你竟然见面第一句话就诅咒我,真是太混蛋了!”侠客一拳砸向窝金的肩膀,裸露在外面鼓起的肌肉很明显地告知众人这一拳毫不留情。

 

“耶路撒冷王城的土不好吃吧,哈哈哈哈,这只猪给你留着呢!”被打了一记重拳的人像是仅仅被挠了痒痒,揉都没揉一下。

 

“这还差不多。”

 

撕了一大块猪背,侠客一下子就坐到了西索旁边,脸上浮现出风尘仆仆后的疲惫,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肉。

 

“你就是新人吗?”

 

转头看见西索,侠客扬起一个笑容,碧绿的眼眸中填充着毫无掩饰的探究:“色雷斯人?维罗纳这种地方居然也能找出个拥有英雄之力的家伙啊,库洛洛还真是厉害。”

 

“英雄之力?”西索听见这个名词,稍稍有些好奇。

 

“啊,就是你身上覆着的这层气场,我们都管它叫英雄之力。”侠客揪了几颗葡萄扔进嘴里嚼着:“不觉得这力量很像那些传说中英雄才会有的吗?像行吟诗人说的,奥德修斯。”

 

“英雄?”西索哈哈大笑:“你是说我,还是你们?”他伸出手指划了一圈:“这名字才是最不符合的吧!”

 

“咳,不是说角斗士都是妇女们的英雄么?我们古罗马的女人可不像希腊……”

 

“说起女人,还是斯巴达的够味!”窝金正好听见了侠客的最后一句,兴起而上,狠狠敲了一下桌子。

 

“你是说小滴吗?”长着一双死鱼眼的长发男子指了指面色开始不善的女孩子,语气里带着嘲笑。

 

“信长!”黑发女孩迅速地用剑鞘砸向对方,动作快得只能看见她手中红色剑鞘的残影。

 

 

没有理会对面桌子上的闹剧,西索开口:“说起来,希腊的交易权是什么?不是很奇怪么,希腊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吞并了,如今哪里会有什么特地献给皇帝的海上交易权?”

 

侠客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这你都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啊。上一位皇帝,虽然在位只有短短五年,却定下了以角斗的方式争夺土地、财富、权利的方式。因为这些争夺而爆发的内乱常常在贵族之间发生,而皇帝的统治区域又过于庞大,这样的方式再适合不过了。”

 

“至于克尔涅乌利,那是库洛洛掌控着的一个氏族之一罢了,作为皇帝,一切资源握在手里的人,去和区区贵族争夺不会太没有面子了?”

 

“所以克尔涅乌利是皇帝的枪?”西索兴味地挑了挑眉毛。

 

“枪是皇帝卫队还有军队。”侠客懒得为这没有常识的家伙生气:“氏族,谁知道他们忠不忠诚?克尔涅乌利充其量不过是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先锋罢了。”

 

“你要是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去给你找个人,现在让我吃饭吧!”看见西索还有发问的意图,侠客一脸受不了地坐得离他远了一些。

--------------------------------------------------------

TBC.

 @枭喑   @阿青   @サミダレを 

评论(15)
热度(26)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