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吸血鬼X性转修女]

一只乌鸦在亲吻他的修女帽。白边帽沿微微遮住了他上挑的眼角,与生俱来的风流在细雨蒙蒙中晕染着路灯昏黄的暖光。还有一只乌鸦落在对面的人的手指上,合拢高傲又不祥的翅膀,在他堪比夜色的双眸前低下了头。

谁都得跪伏在他身前,手持袍角感激涕零,因为他身上带着无所畏惧的气质,在这个糜烂颓废的17世纪闪耀着令人惧怖的光芒。

[我是西索。]

身着修女袍因为幼时手术残留的后果现在连性别都无法分清,保留着男人的性格却在生理上是个女人的家伙一脸满不在乎地自我介绍,暧昧挑逗的声线在空气中跳跃,不像利剑也不似绣针。

他用乌沉的眼注释了西索几秒,看不清表情的脸上像是出现了一抹弧度极小的笑,如果眼力再差一点的人恐怕会彻底忽略。

这时乌鸦啪嗒啪嗒地拍着翅膀腾跃飞起,凌乱的羽毛纷扬落下,在黑色的身影即将消逝前,修女提着沉重的袍脚,飞快地赶在黎明来临之际于吸血鬼唇边印下一个邀约的吻,舌尖想要探进,却被尖牙划出一道血痕。

夜间的试探在阳光下没有了踪迹,但血液的芳香甜美已经留在了嘴里。

评论
热度(19)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