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角斗X英雄 (五)[古罗马架空]

大年三十祝快乐!

——————————————————————————————

罗马是世界的赢家,在魔兽和亚人种的环绕之中生存了下来。通过不断吞并扩张,罗马逐渐强壮,早早发育的君主集中带来的团结自小便烙印于罗马公民的心脏,父系尊长的传统亦让他们格外敬重自己追随的帝王,并忠诚而热忱地拥护智慧贤明的皇帝。和罗马并肩齐驱的希腊则信奉民主和平等,在野蛮自然的面前因混乱而成为罗马的第一口食粮。

 

统治国家内部的皇帝,就如同坐拥着一张巨大的牌桌。角斗是赌博的方式,斗士则成为了商人贵族的棋牌。随着新皇——库洛洛·弗拉维乌斯陛下登位,角斗也顺势自然地脱离了仅为观看的用处。爬上高位的角斗士甚至有不下中上层公民的地位,而得到贵族的青睐,就可以一步登天。在一场场牌局里面的皇帝是手握胜牌最多的人。通过皇室角斗,皇帝把这些胜牌更明确地集中在手里,而这些人可以成为帝国扩张的一把把利箭,亦随时可以刺入内部叛乱,用鲜血捍卫皇帝的权力。

 

而皇室卫队,这个鼎鼎大名的组织被库洛洛私有,是罗马所有顶尖角斗士趋之若鹜的存在。地位低下,时刻徘徊在生死边缘的角斗士们拼命地想要抓住他垂下来的一根极细的蛛丝,再抓住属于他们的地位和尊严。

 

有更加特别的十一人不在这抓握蛛丝的人群中:他们桀骜不驯,乖戾古怪,聚集在库洛洛身边不过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更多的乐趣!厮杀、决斗、挑起战争、玩弄世人——他们跟着库洛洛这个暴戾难安的君主向外扩大占有的步伐,打败前来挑战的不自量力者,从魔兽口中夺取财宝给这位贪婪的领袖也同时享受身临危机的快感,他们是激进的勇者,疯狂的斗士,是永远不愿甘于和平的野兽!

 

 

当西索站在看台之上望着斗场中厮杀着的两个身影时,他才第一次明确地知晓了何谓“皇室”的力量——

 

 

叫作窝金的人具有魔兽的血脉,当骨刺从他后背和双臂中慢慢凸出时,战场中来自希腊的科勒利也像受到挑衅的野兽似的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旋即那不大的圆形土地上暴起两团泥尘,飞扬的尘埃中拳头和庞大的身体轰然相撞,令人牙酸的声音在拳与拳的摩擦中传进人耳,肉块混杂在血液中飞溅而出,他们使用原始到酷烈的技术互相搏斗,不快,但残忍至极。

 

捕捉到时机,窝金握住对方长满硬铠的手臂,筋肉虬起的胳膊双双发力将敌人举了起来,被用力踢打的脖颈和后背上厚厚的肌肉抵消了那些能击山碎石的力量——窝金把科勒利掼倒于地,掐紧他的双臂直至那骨骼发出恐怖的咯咯巨响——一直将他按进泥土。

 

下一刻科勒利凭借的强壮的腰把窝金顶起,拳头毫不拖泥带水地砸向他的头,一拳正中窝金的眼眶,鲜血一下子填充进眼并滴滴答答地染红了前胸。窝金的银灰长发被染成了褐色,双眼肿胀得睁也睁不开,但他张开嘴发出大笑——那其中充满了最纯粹的快乐。

 

望着窝金,希腊的亚人退缩了,肾上腺素和四分之一的亚人种血液不断消退,他的眼里满是渐渐蔓延上来的恐惧和疑惑,步伐开始动摇,拳头变得无力。

 

尚未发挥半数英雄之力的半魔兽发出不屑的鼻息,当他察觉到对手的退缩时,就注定了胜利的归属。

 

 

想要……和那样的强者战斗❤

 

站在库洛洛旁边的西索浑身颤栗,兴奋电流一般在血管中疯狂地左冲右突地想要进行决战,紧闭的眼皮下泛着金光的瞳仁不停转着圈,裸露在外的手臂被自己划出了一条条深深的血痕。

 

那样的人都可以收服……被激动烧灼着的大脑因突然冒出的念头稍稍清醒了几分,西索身边就是库洛洛,那个王者——想到这里他全身血液立刻就沸腾得即将爆炸!

 

没有经过一丝一毫的犹豫,西索回身扑向库洛洛,围绕在身边的已黏稠到极点的力量尽数倾盖到专注于角斗场的皇帝身上,尖锐的指甲如刀似剑,在空气中划出几道残影,击向库洛洛露在外面的咽喉。

 

 

“砰——”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看台上的人击穿了厚实的木栅栏,摔到在战斗已经落幕的斗场上。

 

西索趴在地上咳出一口混着破碎软肉的血,笑着回味那瞬间体会到的,毫无躲闪余地的灭顶恶意。

 

“怎么了?这样的花招可不够看。”库洛洛慢条斯理地拍了拍手,语气平淡却让人听出了一丝危险:“不拿出对战魔龙时的勇气,我可能会不小心杀掉你哦?”

 

“已经是全力了啊❤”像是觉得委屈一般鼓起脸颊,西索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裂开的伤口绽出血花,在撕碎的白色外袍上绘出极暧昧的线条。他立在原地,嘴角上扬,金黄色的瞳孔死死盯着那看台上不可一世的黑影,燃烧着炽烈火热到极点的战欲。

 

斗士因鲜血而带上了丝丝妖魅,库洛洛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般打量他,心下品味那突然冒出的本应属于希腊人的对娈童的渴望,但那稍纵即逝的渴求立刻消融在整条右臂传来的疼痛中,所以他只是看着西索,像是召唤自己的仆人一般挥了挥手:“还没站够吗?别太得意忘形了,西索。”

 

西索把手指插入凌乱的红发之中捂着脸低低发笑,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角度他的双眼里滑过冰冷锐利似蟒蛇张开獠牙的寒光,不断分析评估着两人间的战力差值,最后没事人一样施施然顺从了库洛洛的旨意。

 

“真是场闹剧。”垂着长长白发的矮个子男人用娃娃音评价刚刚发生的骚动,稚嫩声音和他冷酷的形容差别极大。不言不语的高个子壮汉保持沉默:这些东西本就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双人卫的用处是在皇帝有真正生命危险时进行保护。

 

不过派克和玛奇又要念叨了。

 

挠了挠耳后,富兰克林嘴角抿成一条无奈的直线。

 

---------------------------------------------------------

TBC.

评论(6)
热度(23)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