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角斗X英雄(六) [古罗马架空]

三个变化系一台戏(๑•ㅂ• )و✧

-------------------------------------------------------------

 

让维罗纳竞技场和克尔涅乌利为之精心准备的角斗就这么轻易地落下帷幕,从家族中拉来的新的魔兽也没了用武之地。但阿非加明白,皇帝插手不过是他随性的一笔,却能深深震撼看场里明眼人的心。那无法与之匹敌的强大战力不过是皇室卫队的一名成员,希腊人千挑万选出来的优秀斗技者被吓得放弃了身为角斗士的气概,这比惨败更让人难受。

 

没有多做停留,带上维罗纳唯一出色的角斗士,皇帝的车驾启程回到那片属于斗士的天堂,面向真正强者而敞开的天地——克洛赛奥大斗兽场。

 

 

 

罗马城内部是常人想象不到的繁华。新修建完毕的广场将早已存在的凯撒及奥古斯都广场连接起来,整个罗马城融为一体。行人和商贩充塞了所有的街道,白日夜晚都热闹非凡。大理石制成的宏伟建筑也随处可见,朱庇特神庙高耸的石柱直入云天,在阳光下伸展它黄金色的手臂。朱诺和弥涅耳瓦,两位高傲的女神仰着她们优美的脸庞,坐在涂成赤金的宝座上,展开翅膀的老鹰托付着她们,生动得仿佛下一秒就能活过来。她们的两侧分别是太阳神和月亮神,驾着二轮战车,给大地投下一片阴影。

 

皇宫的占地面积极为广阔,车驾一直行驶到城中心的巴拉丁山宫殿群中心,到了内部过半才停下来抵达到属于皇帝休息的宫邸。属于皇室的巨型喷泉坐落在宫殿的前方,长有烈火双翼的雄狮蹲踞于不断喷出水花的石柱中央,粗犷诡异的雕刻风格不知出自哪位刻师之手,大气而宏伟,但斯芬克斯那精雕细琢过的面部和张开的长满尖牙的大口,透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意味。

 

早已等待着的仆从们纷纷迎接归来的帝王。下了车的库洛洛仿佛一瞬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西索曾感受过的相同的嗜血与难以完全压抑的恶意顷刻间烟消云散,皇帝的宽容与大气如同一个覆盖全身的假面,牢固而不留痕迹地在裹他身上。身着庄重肃穆的红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他都是一位英明智慧的皇帝,从那双漆黑如墨的双眸中看到的只有勃勃野心,那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则能使人民为之跟随倾倒。

 

不一样……不,一样的呢。

 

西索慢慢舔过唇角,紧盯着库洛洛侧脸的双眼逐渐溢出让人心惊的金光。胸口的伤还在发痛,但想要冲上去和他战斗的心情比以前更胜几分。强自压下心中蓬勃的战意,西索告诫自己保持忍耐的毅力,而性欲闪耀着一半冰凉一半火热的电花从脚底窜到大脑闪电般击中了那脆弱的皮层,从未体味过的感情充满了西索的胸口,填塞得他将要爆炸:不容置疑的杀意从他全身呈辐射状蔓延,如同昨天一样冲着库洛洛的后背刺去。

 

欲望和战斗,对于西索而言从来就不是分得清的东西。两者交错在一起,就像火药碰上烈油,被不可控制的火轰地点燃。突然,侧面亦以不能捕捉的速度射来极寒的杀意,和西索完美呈现出了两个极端——那克制收敛到令人恐惧的气场几乎瞬间便打消了他体内的性欲。西索寒毛悚起,反射性地扭身从腰间抽出长剑向前砍去,凌乱的招数下潜藏险恶的用心。

 

紫发的娇小女性伸开双手,一张三平方米大的网兜瞬间笼罩上西索的身影,坚硬并长满倒刺的网犹如有生命一样紧紧缠绕上直刺而来的剑,将它偏离了既定的轨道,重重地砸到地上。那网的两边掌握在女性手中,明明是一样古怪而本不应有攻击力的器具在她手里却能进攻得毫无滞涩,身高变成了灵活操控如此庞大武器的优势,她脚步极快,那仿佛雄狮巨口的网即将彻底吞下西索反应不及的身体——

 

“玛奇。”库洛洛停下脚步。

 

女人愤愤不平地紧了紧手中的网,西索并不反抗地笑着,忍受那细小倒刺在皮肤上划割的疼痛——库洛洛身上发出的恶意死死笼罩着他。后背一片冰凉的汗水,使始终未得到休养使全身的伤口都在叫嚣着呻吟着抗议。

 

“新人,弄清楚你的地位。”不善地看着面前连头发都张扬的男人,玛奇冷哼一声撤下手上的网,退后一步。

 

“玛奇,你还记得自己刚来的时候曾偷袭过库洛洛多少次?”飞坦从随后的车驾走下来,裹在黑色面罩下的嘴角挑起一个充满讽刺的弧度:“现在却当起了管事?”

 

那网在下一刻毫不犹豫地拢向飞坦,但网中人速度更是奇快,不过半秒他持着的细长之剑的剑尖已经要撞上玛奇的咽喉,而在那寒光闪闪的利剑即将穿透对方身体的刹那,库洛洛手上突然出现的厚书便挡在了那锐利之前。

 

“卫队成员之间不能决斗,”他揉了揉眉心,语气在瞬间冰冷异常:“难道我没说过这样的命令吗?”

 

刚刚皆下了死手的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收回武器,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我错了,自动领罚。”反正教训的目的已经达到,玛奇面无表情地扭身就走,飞坦在后面阴森森地笑着:“我也领罚,不过你最好祈祷别和我分到一个任务。”

 

“那时候是你的死期。”玛奇头也不回地扔下一句话。

 

“你卫队成员之间的关系都这么差吗?”西索诡异地笑,极强的观察力使他一丝不落地看完了整场好戏。

 

“谁知道呢,他们之间还没出过人命。”库洛洛脸上浮现一丝微妙的笑,却是完全放手不管的意思。“你也快点适应吧,我很期待呢。”

 

“嗯哼~对我来说团队生活是新奇的东西呢~❤”

 

那从喉间发出来的扭曲音调拉长了尾音钻进库洛洛耳中,如同狐狸毛绒绒的尾尖轻轻擦了一下耳蜗。西索的左手扶在腰间,棕色皮带勾勒出那比常人更细的弧线正毫无自觉地轻扭,像是情人间的互相挑逗。

 

这时候库洛洛才稍显迟钝地发现西索奇异性格遮盖下的面孔算得上十分英俊,上挑的眼和眉带着浑然天成的风流意味,那头红艳似火的短发更衬得他肤色白皙至极,和常年在太阳下战斗的角斗士们完全不同。

 

对美人的欲望常常比不上看着奇异财宝时内心产生的占有,但此时的西索像个未挖掘完全的宝藏,勾引着强盗贪婪的心。

 

“不止对武力的觑觎?”库洛洛右手搭在唇上,不含有任何情感的视线轻轻扫过西索的身体,内心也在下一秒做出了决定。执着于模糊不清的情感并一定要弄懂的作风从来不属于库洛洛。

 

“撒……别辜负我期待即可。”

 

帝王的声音轻柔却不怀好意。

 

 

---------------------------------------------------

写到现在其实想求个长评什么的_(:зゝ∠)_

TBC.

评论(8)
热度(23)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