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我丧失了为己的资格 (にんげんしっかく人间失格paro)

纯属练笔之作,尽量尝试一些技巧。依旧无cp,挑战一些我最不愿意写的艰涩,剧情和人间失格不一样,和团西特么的更不一样。有点心梗。

然而第一章并没有出现关键人物(笑)

——胆小鬼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受伤。

 -------------------------------------------------------------------------

唐娜第一次见到卡罗尔·朝是在高中过了一半的普通早晨,老师领着少女从门口进来。朝并不矮小,反而比一米六五的唐娜还高了一头,但她看上去比第一排罹患腿部肌肉萎缩的安洁卡还瘦小。她拥有一头厚厚的长发,刘海面罩似得盖住了整张脸庞,自我介绍时,声音如猫崽般细微。

 

老师牵着朝的手,洁白小巧的手,让她在唐娜旁边坐下,并叮嘱了几句。老师具体说了什么,时隔已久早就忘却,但那是唐娜印象中老师最为小心翼翼的举动,对待少女的模样,就仿佛朝是个一碰就会坏掉的瓷娃娃。

 

 

卡罗尔·朝是一个胆小鬼。

 

作为插班生进入学校的朝在第一个星期就被同学们挖掘出了这样的性格。即使男生扯弄她的头发、将她故意撞到在地,恶意的女生将属于她的桌面用小刀刮花、把属于她的书本丢进垃圾桶,朝也不会站起来反抗或大骂,更不会告诉老师。她只蹲在被踹得支离破碎的椅子面前缩成一团,在男生的拳头面前抖得像个筛糠,害怕得仿佛下一秒就会灵魂出窍。

 

当唐娜第四次看见被堵在女厕所中的新任同桌衣服被擦地脏水淋得湿透时,她出离愤怒:“够了!”

 

作为这个由不良、黑社会和反叛者所构成的混乱班级里有确定权力和地位的班长,唐娜的话没人敢忽视。几个身材高壮的女生骂骂咧咧地放下水桶,她们身后的主使者随之走了出来。“难得来了一个玩具,唐娜你确定要救这只小老鼠?”卡琳卷了卷垂到腰间的金色长发,它们烫成了形状漂亮的卷旋却依旧光滑柔顺。在她后面,察觉到人声的朝也抬起了烂遭遭的、如同毛线团的头,两排牙齿还在因惊惧而上下磕碰。

 

“你们欺负这样的同学真的有什么成就感吗?卡琳,你最近不热衷于找男人,是看上了女的?”唐娜挑起一边眉毛,涂成惊艳亮红的双唇轻缓地张合,吐出的话语却让卡琳变了脸色:“你才喜欢这种货色呢!”她瞥了一眼蜷缩在角落的朝,姣好的面容顿时扭曲:“别恶心我。算了,如你所说,欺负这种家伙真的没有成就感,除了尖叫和发抖,她连讨饶的话都说不囫囵。”

 

待这几个煞星走了之后唐娜叹口气,脱下身上的外套给扶着墙慢慢站起身的朝披上:“你没事吧……”刚说出口她就有点后悔,触手而及的皮肤寒冷如冰,面色惨白的朝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

 

“没关系的,我……感觉还好。”

 

朝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唐娜微笑起来:“真是不好意思,作为班长我没能及时处理你的情况,我们班的事情很多,你也看见了。”

 

“没关系的,我不要紧。”朝拨开额前沉重湿冷的发丝,残留着恐惧的眼睛在光线昏暗的厕所内泛着幽绿:“谢谢你,谢谢你帮助我,唐娜同学。”

 

露在外面的脸因受凉而极为青白,可更引人注目的是精致美丽到极点的五官。唐娜这时才发现她饱受欺凌的同桌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可这五官因为紧张而皱缩在一起,不断颤抖的嘴唇产生歪斜,和游移的目光一起破坏了这份美感。此时朝露出一个十分僵硬、形貌诡异的笑,像是在示好。唐娜甩了甩头,刚刚从心底涌起的旖旎之念烟消云散:“既然感觉还行,我们就先去医务室休息。”

 

“不去上课能行吗?”朝低下头,声音不自觉地更弱:“老师,老师会生气的。”

 

“下节课是老头子教的语言学,相当无聊,翘了也没事。”听闻此话,朝犹犹豫豫地点头,又摇了摇头,察觉到唐娜的脸色因此阴沉了几分,她立刻收紧肩膀:“去,去医务室吧。”

 

唐娜领着朝在前面走。路过班主任的办公室,她敏锐地听到了断断续续话语中流出来的熟悉名字:“卡罗尔同学……并不适合……”

 

提起了兴趣,唐娜示意朝停下来,然后她贴近墙壁,侧身轻轻把门推开一个缝隙:里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气质高雅穿着华贵,只是染成深棕色的头顶发根处已经冒出了掩不掉的纯白:“我知道朝这孩子不适合这个学校,但她执意要来这里……”妇人的声音哽咽了:“两年前她突然离家出走,回来的时候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全都不记得,怕人、怕黑、做噩梦,一个人睡觉第二天肯定缩在角落。带她看医生,一点用也没有,明明以前是个那么优秀的孩子……”

 

优秀?唐娜瞟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朝,耸了耸肩膀。“……这样的情况我们也了解了,但卡罗尔女士,我还是劝您把朝领回去,她在班级里呆的很难受。”

 

“可是朝都没有和我说!”妇人哭的更厉害了:“我说什么也不愿意让朝来这个城市中最混乱的学校,尤其是她呆的班级,可好不容易她能鼓起勇气到人群来……”

 

对话还在继续,但唐娜已经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欲望。卡罗尔·朝,她回身牵起当事人的手,向她绽开一个安抚性的笑容,明艳而线条凌冽的脸庞随和又温柔:“我们往前走吧。”

 

看到这个笑容,朝突然开始发抖,一下子甩开了唐娜的手:“别碰我!你……你怎么会这样笑!”

 

“哎?”唐娜抚着脸愣在原地:“我的笑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知道!”对面的少女用力捂住头,不停地摇晃身体:“我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

——————————————————————————————

评论(11)
热度(9)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