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红茶生贺】(团西)好乐趣

红茶酱4.5生日快乐!好乐趣常伴~顺便昨天lft抽了发不了定时orz

———————————————————————

“都看见了吧,六区的‘魔人’被‘小鬼’干掉了。”富兰克林说。

信长手里攥着长刀。刀尖轻点一块已经凝结成深褐的土面,用空闲的那只手摸了摸下巴,嘴角扯开了一个笑容。

富兰克林一看那熟悉的动作,就知道同伴已经起了战意。但接下去的两天他们还得完成团长给的任务。可惜。他也有些遗憾。有趣的东西都是团长先得。
 

流星街十三区和六区的交界处,獠牙交错的高耸铁网中间被撕裂开宽大的口子,冷硬的铁栏洒满和土地相同的褐色。信长用刀翻了翻泥土,有泛着臭味的皮肤和肉块混在里面,断肢上残留着古怪的割痕。

 

库洛洛蹲下身捡起那条残臂,拂去上面的灰土,翻卷出来的肌肉和骨骼的形状便赫然在目。“像是纸牌。”他用手指拈出难以看清的细小白屑,展示给周围的伙伴:“看来我们的新人不像是念力的好手。如果是信长你,一定不会让自己的武器有损坏。”
 

“这不是很奇怪吗?”飞坦有些沉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此刻他正饶有趣味地打量库洛洛手里的部分人体:“‘魔人’他的实力在六区也不算弱,却被一个新手干掉了。”如果是这样,那新手也未免机灵过了头。他们交换一个彼此明了内涵的视线。

 

地上已经没有多余可以充作证据的肉体了。两天前的战斗残余下来的东西极少。大部分有厚实肌肉的人体早已被饥饿的人捡回去充做食粮。十三区是最恶劣的地方,人吃人也时而发生。从自称“魔术师”的人在六区出现后,短短三个月,和那里接壤的几个地区里接连在战斗中死去了十二个具有念力的人,他独特的名声甚至传到了十三区内部。即使死去的人和区里的强者还有很大距离,但无不以富有攻击力的念而小有名气。

 

“即使是战斗狂,也未免嚣张了一些,果然是‘小鬼’。”信长掂了掂手里的刀,笑容意味深长。

 

战斗是流星街里被视为日常的行为,但“魔术师”的行为已经可以算作单方面的猎杀……

 

“所以是‘同类相食’啊,居然又碰见这样的家伙了。”库洛洛松开手,断肢“啪”的一声落到土里。他深黑色的双眼凝视着远处天空上乌黑的云层,眼底闪过奇异的冷光。

 

----------------------------------------------------------------------------------------------------------

 

 

西索翻开手,几张印着方片图案的扑克牌有序而机械地展开。对面站着的人愣了愣,似是不明白这样的玩具怎能作为武器。然后他便感觉到什么东西贯穿了他的身体,在倒下的前一秒,最后的映像便是敌人闪烁着无聊的细长的蓝灰色双眼。

 

这里是个强者辈出的好地方。西索舔了舔唇。即便偶尔会碰上一些毫无击杀价值的腐烂果实,也依旧能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他抚上被血浸透的衬衫前襟,其下存留着一条深长的伤口,他尽量以小幅度的动作去战斗,却仍未避免再次开裂的结果。

 

从喉咙间发出一声低笑,和普通人相比那声音轻浮了不少,飘忽着,声线仿佛难以捉摸的鬼影。旋即他皱了皱眉,甩手向身后飞出数张扑克牌,身形鬼魅跟着掠去,一拳击向那有人存在的角落。

 

西索看见黑发的青年用手里的书挡下了飞速而去的纸牌,深紫色的光在他手上忽隐忽现,亦覆盖在他的身上——一瞬间明了这又是一个拥有独特能力的家伙,西索立刻激发了兴致:他脚步一错躲过青年反击而来的手刀,变拳为肘从上方向着对方的颈窝击去,然而那青年像是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回击似的向后一跳,险而又险地和西索擦肩而过。

 

他们一同谨慎地和对方拉开了一段距离,青年好整以暇地站着,双臂放松,看似毫无防备,西索却找不到什么破绽。

 

“‘互喰者’在我们这里常常被叫作‘小鬼’。”有些出乎西索的意料,对面的人率先开口:“你知道为什么吗?”

 

“就是因为我杀了你们区里的几个弱者?”西索仔细观察着对面身着黑色外衣,容貌极为年轻俊朗的对手,故意将声线微微上挑,似是而非地有种惹人恼火的嘲讽味道。

 

西索观察对方的同时库洛洛也在打量他,和传闻中相似,的确是个同龄人。极年轻的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戾气,是自己在同伴身上见惯了的,这样看来在流星街活的如鱼得水也不难理解。只是向后高高撩起的红发太张扬,和那挑衅一样。

 

但即便受到挑衅,库洛洛也没有露出丝毫不快的表情,他几乎是宽容地笑了笑。

 

“流星街的规则不是外界人能在短时间内领会的。不过算了,反正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他弯弯眼角,挥了挥手中的书:“不过我奉劝你离我的藏书室远点。”

 

“藏书室?”西索转头看着眼前摇摇欲坠的大型集装箱,不由嗤笑一声:“不用我的努力,这东西过不了一段时间就自己倒了。不过说我是小鬼之前,我想你得先有这个实力。”

 

西索手指一动,库洛洛的手腕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拉力,身体不由自主地被拽着向前。

 

念出现的太古怪了。即使瞬间做出回应身体也不可避免地滞涩了几秒,而西索完美地抓住了这个时机击出了有着相当力道的数十拳,他的瞳孔如鎏金般闪耀,如同暴起攻击的猛兽——而一股“气”依旧粘连在库洛洛腕上,像胶着粘稠的口香糖,顺着主人的心意阻碍着猎物的反击。

 

原来如此,库洛洛恍然,眼前这个新手已经锻炼除了属于自己的技巧——在三个月里。不可不谓天才。

 

他迫不得已地扛下了几拳,力道大到让他嘴角流出血沫。更正结论。面前的敌人是有着相当大的潜力的“怪物”,如果给他充足时间的话。如果。

 

库洛洛笑了起来。

 

近距离的接触之下,气氛微妙地转折让西索警觉地向后一跃,惊险地躲开库洛洛浓缩了极多念力的一刀:那把突兀出现在他手里,形状如同鱼骨的匕首刀尖点着一点浓墨般的黑紫。

 

随即他右手摊开,浓厚的念快速聚集其上,一本通体漆黑、封面点缀着红色手印的书悄无声息地出现。当这本书出现之后,极危险的气息便在库洛洛周身紧密地萦绕,和刚刚无还手之地的人在气势上完全不同。

 

“呀~”西索咧开嘴角,猩红的舌尖一寸一寸舔舐过下唇,像是在品味着什么一般,轻微地颤动着身体:“真是意外,没想到你还能变得更美味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小鬼’吗?”库洛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不等西索回答就继续接了下去,面带笑意:“就像一个完全不知节制、一点也不成熟的小鬼一样,流星街土生土长的三岁小孩都比你做的好。”

 

西索危险地眯起双眼,冷冷地盯着站在对面的人。

 

“不挑战未知底细的敌人,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可追寻的痕迹,规则是有用的。”库洛洛无视西索阴沉的面容,自顾自地说着:“在这里活这么长时间,纯粹是你运气好没有惹到不该惹的人……或者说别人都在观望,观望这究竟是个强者还是笨蛋。”他笑着,眼底闪着充满恶意和嘲弄的,仿若恶魔般的光彩:“连我这个只听过少数传闻的人都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你,可见你究竟在隐藏踪迹上有多么不擅长。所以说只是‘小鬼’啊!”

 

蓦地,西索扭过头。脚步声越来越近,在他的身后走来一众面色不善的男人,穿着和刚被他杀死不久之人相似的服装。而他正处于集装箱和垃圾山之间逼仄的角落。西索估计着敌方的数量心下一沉,他放松了警惕,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警惕过。

 

“虽然这人没什么实力,但‘十老头’们中负责交涉协调的,是他组织下的一批人。”尽管处于绝对不利的地位,库洛洛还是在西索脸上读出了压抑不下的兴奋。真有意思,这样的人能不能活下来呢?他想。

 

“库洛洛?”为首的男人向库洛洛打了个招呼:“多亏你帮忙拖住了这家伙。”

 

“无妨,也是个有趣味的活动。”库洛洛双手插进裤兜,闲适地往前走了几步,顿住,转头看了眼这时已明了一切的红发青年,略带孩子气的讽刺笑容在白皙的脸上尤为刺眼:“希望你能活下来,毕竟,流星街的好乐趣越来越少了。”

 

“顺便记得,永远别轻信别人的话,我的书全部都收藏在我的大脑里。”

———————————————————————FIN.

评论(18)
热度(31)
  1. 紅茶正常甜天外来苍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jjjjj的生賀文~團長帥氣教♂育西索我真的只能說喜聞樂見hhh西索找樂趣的同時也變成團長的樂♂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