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狂赌之夜【枭卡密生日快乐!!爱你不停息(づ ̄3 ̄)づ╭❤~

枭喑酱卡密酱破蛋日快乐!!!我终于撸出来了哈哈哈哈!!讲真我以后一定好好学数学!!概率什么的太坑爹!!以后想要娶了卡西欧!!!留个开放式结局对应新更新,其实我也不造这篇文在写啥感觉逻辑死,设定是没有念力的背景【有念力怎么赌博】轮盘赌太考验我的智商了所以就俄罗斯轮盘赌吧,你出镜率太高了好想封杀啊! @枭喑 


---------------------------------------------------------------

“无聊?”库洛洛从埋首于书籍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团员们已经叽叽喳喳了好一会儿,噪音大到让心如止水的阅读者也无法置之不理:“不是刚解说完接下来的任务情报?为什么还会感到无聊?”幻影旅团的团员积极性向来无可指摘,但有的时候会带着点不依不饶的刺激需求,这让库洛洛很有些头疼。

 

“侠客不是说还要准备几天吗?窝金他们自会找乐子,我们就不一样了,远了也去不得。”玛琪解释:“这个城市有个最著名的赌场,我和小滴想去看看,但……”关于赌博这项活动蜘蛛脚们接触的还真不多,生活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巨大的赌博,赌注是生和死,而金钱于他们则无关痛痒,自然也没什么去赌场的欲望。

 

“赌场啊……”蜘蛛头看着手里将近读完的厚书,眼前充满女性团员们的期待目光,在心底叹了口气:“走吧。”

 

-----------------------------------------------------------------------------------------------------

 

在浓厚夜色铺就的背景下,霓虹灯喷吐出的迷幻色彩将巨型建筑群的身体四周照射成光怪陆离的调色盘,库洛洛带着无聊到极点的几名女性团员踏进水晶旋转门,从侧面立刻走来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引领员,她脚下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几乎和派克一样高,没有一丝杂色的黑发烫成大波浪披在身后,恭敬而不失风度地微笑:“我是引导员枭,几位晚上好,请问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机器沉闷的咔哒声不绝于耳,听力极好的几人几乎是刚进来就敏锐地捕捉到了这极富特点的声音,筹码叮叮咣咣地散落在桌子和地板上,人的吼声和极兴奋的尖叫配合大厅中明亮的灯光,使门外的夜晚显得分外失真。

 

“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库洛洛开口:“先介绍一下这里的特色项目吧。”

 

“维克多赌城大体和别的赌场相似,小至老虎机到大型轮盘赌,骰子、纸牌、百家乐,所有的赌博方式都能在这里找到。”枭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简述了一下各个场地的大致方位:“最为特色的一点是我们提供赌场的第十一楼,供愿意做庄家的客人开设赌局,这些赌局和普通赌博相似而又不尽相同,带有个人特色和习惯,往往在旧规则上增添更刺激的条例。顺便一提,虽然我们赌场收取庄家一部分费用,但其他方面不做任何限制。”

 

“可以出千?”默默听着介绍的小滴眼睛闪了闪。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这和我们保证赌博公平的赌场无关哦。”枭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不无狡猾地将话题带了过去。

 

 

“那么,”库洛洛转过身:“你们想去哪里?”

 

“十一楼吧,不是挺不错的吗?”玛琪很是兴致勃勃。

 

“那么请跟我来。”

 

枭轻车熟路地带着几人在堪称迷宫的大赌城里行走,越靠近赌城内部,空气越是清新宜人,亮色调的装饰品布满墙壁和走廊,许多设计精美造型奇特的雕塑充斥着人的眼球,随处可见通往休息区和就餐区的指示牌,每个服务员的举止都无可挑剔,微笑真诚的让人心生好感,仿佛这里是个永不会疲倦,也没有任何失望之处的人间天堂。

 

到了十一楼,光线一下子昏暗了起来,偌大的大厅中开设着让人眼花缭乱的赌局,有些仅有几人的赌博在角落不动声色地进行着,有些需要大型赌具的则人声嘈杂,但在赌金和惊险程度上却不分伯仲,皆充斥着让人血脉贲张的惊险刺激。

 

离他们最近的是一个小小的赌台,只站着零星几人,骰子的碰撞声细小而微弱,却引起了库洛洛的兴趣:“既然都不太熟悉这里,就先挑个简单点的玩一次?”“骰子吗?”派克瞟了一眼,点点头:“这里的筹码怎么换?”

 

“十一层的最低筹码是一枚五万戒尼(约3000元),最高则无上限,请问几位想兑换多少枚筹码?”枭取出对讲机:“筹码会在最快时间内送来。”

 

“两亿(约1千两百五十万)吧?”小滴想了想:“我记得侠客银行卡里应该还有这么多钱。”

 

枭明显有点愕然,旋即绽开了一个更灿烂的微笑:“当然可以,不过这么大的金额推荐换成二十万一枚的筹码,这样会更为方便。”

 

等待筹码送来的时候库洛洛靠近赌桌进行观看。坐庄的是一个其貌不扬的棕发少年,面前摆着三颗十二点的骰子,分别涂成红、黑、白三色。红色骰子上的数字是三倍的3、4、8、10,黑色为2、6、7、12,白色则是1、5、9、11,赌客先选一颗,庄家后选,比大小赌三次,不能选择上一次选过的颜色,赔率为1:1。

 

“相当简单的赌局啊。”玛琪看了两局便感到有些无聊:“这样的话即便赢也赢不了多少钱。”

 

“不对,”小滴扯了扯她的袖子:“你认真点。我们看了两局,全部都是庄家输一次,客人输两次,而且他的筹码最低要八万戒尼才开局。”

 

“出千?”玛琪拨了拨垂到肩膀的紫发,她有些不习惯这么繁重的发型:“看上去倒是很公平,唯一值得怀疑的地方就只有庄家后手了吧。”

 

“没错哦~”一个声音从旁边突兀地传来:“仅仅看了两局就看出来了,真是厉害的美人。”穿着深红西装的男人倚靠在赌桌桌角,鲜红的发丝向后梳去形成一个极为张扬的形状,上挑的狭长眼角中灰蓝瞳仁里潜藏着不怀好意的笑意,轻浮的声线让玛琪有些恶寒。

 

“没事的话请别向我的同伴搭讪。”库洛洛看出了玛琪眼中的不爽,为了防止还没开始玩就惹出麻烦,他及时插进了对话:“我们是来赌博的。”

 

“哦?”男人转过头看向库洛洛,嘴角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心生不适:“既然是来赌博的,那么赌术差的人可没办法保护美人,你的赌术好吗?”

 

“我想这不在你的关心范畴之内吧?”库洛洛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那你能赢了这位庄家吗?他前几天刚好输在我手里,不如用他的赌局比一场好了。你说行吗?”最后一句明显是冲着年轻的庄家说的,西索走过去拍了对方的肩膀一下,棕发少年旋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十分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刚刚好送来筹码的枭在看见红发男人的时候目光透出几分惊讶,尽管只有短短一瞬,库洛洛也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西索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来玩的哦~”西索明显认识面前的引导员,摆了摆手:“正好你充当一下见证者,如果他没有赢的话,”他指了指库洛洛:“我就可以和那位女士约会一个晚上哦。”

 

“谁答应你约会了?”玛琪一瞬间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气:“别没事找事……”

 

“无妨,”库洛洛伸手扶上同伴的肩膀:“我在这里赌一局,你们去别处看看吧。”

 

“看来你很有信心嘛。”西索低笑。

 

“这种用脑子稍微想想就行的赌局谈何信心,”库洛洛瞥了挂着诡异笑脸的红发男人:“还是说你必须认真思考?”

 

“好啦,要赌就快点赌,烦不烦啊!”少年一拳锤在赌桌上,显然对自己被贬低而感到十分不满。

 

“我的筹码都是二十万一枚的,”库洛洛看到少年听见这话时眼睛亮了亮,嘴角牵出一丝笑意:“先用五枚吧。我选红色骰子。”

 

“我选黑色。”少年也挑了一枚骰子。

 

“4和6,庄家胜出。”结果十分简单明了,枭利落地将五枚筹码推向少年的牌桌。

 

“请不要在意哦,毕竟只是一次赌博,您还有两次机会。”少年安慰性地微笑:“请继续选择吧。”

 

 

“我选白色。十枚。”库洛洛推出十枚筹码。

 

“我选红色。”少年再次掷出骰子。

 

“5和10,庄家胜出。”枭白皙的手再次将筹码推向少年。气氛有些凝重,西索突然嗤笑了起来:“哦?这就是你的自信吗,库洛洛先生。”

 

“我有什么办法,毕竟运气不是很好啊,我也有点惊讶。”库洛洛笑了笑:“四十枚筹码,黑色骰子。”

 

“什么?四十枚?”棕发少年瞪大了眼睛:“你确定?”

 

“当然,我觉得已经浪费了挺多时间的了。”库洛洛点了点桌子。

 

“开掷吧。”枭微笑着看向少年:“请西拓尔先生不要犹豫,毕竟您只能选择白色了。”

 

骰子砸在桌面的声音很沉闷。

 

“12和9,库洛洛先生胜出。”

 

四十枚二十万的筹码,共八百万戒尼。西拓尔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这几乎是他两个月以来的收入了。

 

“马丁格尔法的扩大版?我还以为就算庄家输了也不会输太多,结果你居然出了四十枚筹码。”西索不知何时走到了库洛洛身旁,凑到他耳边轻声调笑:“虽然八百万不算很多,不过也足够我的小果实难受一阵了。”

 

“请离我远点。”库洛洛的声音依旧温和而疏离,眼底毫无波动。

 

 

“嘛,看样子西拓尔先生这里没有那么多筹码,”枭比了个请的手势:“那么请您和我到结算台去兑换筹码吧?”

 

“啧,真是过分。”西拓尔站起身跟在她后面。

 

“互相牵制,9/16的赢率,你却输了一大笔钱。”

 

“什么?”西拓尔猛地抬头。走在前面的枭高跟鞋在高级地毯上敲击出略显沉闷的响动,配合她本就低沉沙哑的嗓音,给他带来了很不好的预感。“黑>白>红=黑,这是你的策略对吧?为了防止客人轻易看出门道,你还特意将一对骰子设置成完全公平的状态,不可谓不用心。但也仅仅能止步于十一楼的门口。”明明身前的女人声音中带着笑意,西拓尔却觉得周身发冷。“你对赌场带来的进益实在太小了,如果不是‘魔术师’先生认为你有培养的可能性,你以为这里是这么好踏进的?”引领员回头给了他一个冰冷的眼神:“带着你愚蠢的骰子离开十一楼吧,记得缴纳足够的违约金。这里是给愿意坠落赌博之渊的狂徒准备的舞台,不属于你。”

 

“快点把钱都兑换了,我还要去观看库洛洛先生接下去的赌博之旅呢。”

 

 

------------------------------------------------------------------------------------------------------

 

    

“呐,玩了这么久,想不想和我赌一局?”西索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副扑克,在手里慢悠悠地切洗着:“你也赢了不少钱了,现在应该有一千两百枚筹码了吧?足够了,和我玩一局吧。”

 

“你的目的是什么。”刚刚结束完一场赌局,库洛洛收齐摆在面前的筹码,声音平静。

 

“嗯~哼,不过是找乐子。”西索啪的一声将扑克牌舒展成花型,嘴角笑意更深,像是调情一般在库洛洛耳边吹了一口气:“你不会不敢吧?”

 

“不敢?”库洛洛看着对方,似笑非笑:“我可不喜欢玩注定会输的赌局。尤其是你,我一点都不信任。”

 

“啊——你怎么就知道你一定会输?”西索笑眯眯地推开坐在对面的原庄家:“陪我玩一场吧,赢了有惊喜哟❤”

 

    没等库洛洛做出回答,西索自顾自地讲了下去:“普通的扑克,由荷官发五张手牌,一次选择交换手牌的机会,比较大小。其他规则和别的玩法一样,可以下注,可以加注,但是不允许跟注和弃牌。”红发男人眯起眼,瞳仁微微泛出了金色:“还有一点,下注最大的人可以选择比大,还是比小。”

 

“纯粹赌谁的筹码更多吗?”库洛洛右手搭于上唇,漆黑的眼瞳注视进西索的双眼,像是要看进对方的内心:“虽然不知道你所持筹码有多少,但看上去是个相对公平的游戏规则呢。”

 

“那么……”笑弧扩大,西索向站在一旁的引导员招了招手:“小枭~过来当一下荷官。”

 

“好的,还是五张手牌吗?”快速地洗了三遍牌,枭将扑克理好放于右手:“那么我发牌了。”

 

5、6、7、8、9的顺子,相当不可思议的运气。库洛洛看着手里的牌。这种情况下似乎比大比较有利。只要不交换手牌并取得选择权即可。

 

“那么~交换手牌吗?”西索点了点扑克。

 

“不交换。”

 

“呀,看来手上的牌面相当不错呢。”

 

“底注是一枚。”枭从两人的筹码中分别取出一个放在牌桌上:“现在可以加注了。”

 

“加注三百枚。”

 

“一上来就六千万吗?还真是大胆啊。”西索推出相应的筹码:“那么我加注四百枚。”

 

“五百。”如果被对方取得了选择权的话,既然已经暴露出拥有一手好牌的局面,那么对方肯定会比小,那样必输无疑。库洛洛将手里的筹码推出。但是,唯一的关键就是对方“是否出千”,一上来就得到顺子不管怎么想这样的几率都小到千分之一以下,枭的小动作未尝不能考虑进去,但不提怎么做到的,荷官帮助赌客这样的事情比抽到顺子的几率还小。自己肯定会选择比大,对方如果手持同花或者满堂红的几率在有同花顺的情况下无法不让人联想到出千,那么唯一能确定赢的就是“JOKER”,这时候自己比大的话,同样会输。

 

继续试探吧。

 

“六百枚。”西索推出筹码,微笑:“风险越大,刺激就越大,你猜我会跟到什么程度?达到你的标准极限了吗?”

 

“七百。”库洛洛懒得理他。

 

“这样很无聊啊。”西索喘息了一声,脸颊微微发红:“既然没必要培养你,我也无需忍耐了。”

 

“加注一千三百枚筹码。”

 

刚刚好比自己所拥有的筹码多一百枚。库洛洛不耐地皱眉,取出手机打给侠客:“在最短期限内你能筹集到多少戒尼?”

 

“团长?”对方的声音有些疑惑,但还是认真给出回答:“戒尼之类的我随便黑进一个地方都能弄得到,如果马上就要的话我另一张卡里还有一亿戒尼,可以马上转给你。”

 

“现在就转到我现在使用的这张卡里。”库洛洛轻笑。

 

“加注一千五百……”刚想推出筹码,库洛洛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扑克牌的手感不对。

 

尽管他并不热衷于赌博也不在乎钱财,但在这种环境之中竟然也受到了影响。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么明显的一个事实,手里的扑克比普通的要厚上五分之一。

 

西索在对面的人露出笑容的刹那就明白对方已经发现了他小小的手段,不由用指甲轻轻划开了持牌右手的手臂——啊啊,这样敏锐的感觉完全无法让人再忍耐下去了~❤

 

“你出千了哦,西索。”扑克牌制作的天衣无缝,材质和普通的纸不一样,纸牌背后巧妙地隐藏着另外一副扑克——全部都是JOKER,小丑在上面咧着极具嘲讽意味的微笑,酷似坐在对面之人脸上的弧度。

 

“很有趣。”直到这一刻库洛洛才打起全部精神:“无论我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你都可以赢——普通人绝对发现不了这样的隐情吧,真是相当过分啊。”

 

“对待普通人我可不会用出‘轻薄的假面’哦~”西索笑着将手里的牌展开,是一副相当可怜的散牌:“小枭可真照顾你呢,竟然给你了一副顺子。”

 

“我并没有给他发顺子。”枭嘴上反驳着西索,内心默默戳小人。

 

“好啦,既然你发现了我可爱的小伎俩,今晚就来我房间领惊喜好了。”西索抛给库洛洛一张房卡:“不过能不能将这惊喜进行到底,还要看你的能力哦。”

 

“呵,”库洛洛低笑:“你的伎俩真是拙劣不堪。不过和你玩了这么久,让我也稍稍兴奋了起来呢。”

 

“嗯哼?”西索挑眉:“你还想玩些什么?”

 

“我这里有两把手枪。”库洛洛从衣袋里取出左轮:“刚好在今天买的,虽然比普通手枪更重,为四公斤,但没有任何影响。”

 

“你想玩俄罗斯轮盘赌?”西索眼睛更亮了,周身隐隐蓄起杀气:“什么规则。”

 

“非常普通,背对着对方的情况下填入子弹,放入箱子内再分别摸出,射击对方。”库洛洛将枪中的子弹一粒粒退出:“想玩吗?”

 

“无论射击哪里都可以?”西索笑着说。

 

“当然,无论哪里。”

 

即便是枭也无法控制自己倒抽冷气的冲动。背负风险,是每个资深赌徒最为青睐的,背负的风险越大,快感就越多,反之如果没有风险,没有一个赌徒会喜欢在纸牌和骰子身上浪费时间。她早就看出来库洛洛对于金钱完全没有感觉,自然也不可能会从中得到什么刺激,所以无论玩什么样的赌局,庄家都无法将他置于同样的层次上,所以使出的陷阱都大打折扣。

 

但生命完全不同,赌上生命,这两个人才确确实实地站在了同一个平台上,必须发挥出全部使力拼个你死我活才能停止这场赌局。

 

西索没有拒绝,枭早就明白这个自称为“魔术师”的家伙为了追求刺激和愉悦能做到什么程度,唯一让她震惊的是这场赌局是有库洛洛提出的。两个疯子。她想。

 

“欢迎坠进赌博深渊,两位。”她平静地接过填充完子弹的手枪,放进准备好的黑箱中。

 

 

“重量是一样的。”库洛洛微笑。

 

“是啊,为什么呢?”西索扣下扳机,意料之中的没有子弹。

 

“你们没有填充子弹?”枭吓了一跳:“那还赌什么。”

 

“我以为对方会填弹的,但显然不是。”西索耸耸肩;“看来我们都喜欢枪啊。”

 

“能在瞬间分辨出枪支重量的应该不仅仅只是个赌徒吧。”库洛洛意有所指。

 

西索略显苦恼地皱了皱眉:“看来我们还不够坦诚啊~你不也一样?毫不在乎钱,还随身带着枪,真是让人无法信任哦。”

 

“那么我接下来填进三颗子弹吧。”库洛洛当着两人的面,将手枪放入箱子中。“由枭小姐来分发手枪,这样够公平了。”

 

西索轻笑了一声,手下动作不慢:“我就不玩公平这东西了,”他眼里突然闪现出充满恶意却灿烂到极致的光:“我填满。”

 

必然会有人被射杀,谁知道呢。

 

 

 ----------------------------------------------------------------

FIN.

 

 


评论(8)
热度(33)
  1. 枭喑天外来苍 转载了此文字
    出镜率果然好高hhh一本满足等我奖励你小鱼干 俄罗斯轮盘没看过不要停喂!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