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角斗X英雄 (十一)[古罗马架空]

——对于普通的角斗士来说,战斗是为了活下去。

 

玛琪站在宽阔的圆形斗场中注视着对面的敌人,金色瞳孔折射出冰冷的光。敌人把自己包裹于层层盔甲之中,头盔圆滑而坚硬,面罩上只留有两个观察孔,极好地展现出其追击士(Secutor)的身份。

 

可笑至极。

 

嘴角微微牵扯出一丝极细的弧度,紫发斗士的手兀然向前张开,水晶般透明的细网在太阳下熠熠闪烁,蕴含挑衅的意味。而西班牙派来的斗士张开嘴发出大笑:“我早就知道皇室卫队的名声,看来也不过如此,柔弱的女人配上柔弱的细网,临死前可别怪我凶恶!”

 

——对于每个烙上“蜘蛛”这一称号的幻影成员来说,活着是为了战斗。只要不死,战斗不休!

 

玛琪抽紧手中的网,身体如鬼魅般向前掠去。看台上的罗马公民紧张地屏起了呼吸,明明早已习惯她胜利的身姿,却还是不能不为她担心:无他,无论是作为死死克制网斗士(Retiarius)的追击士,还是比女斗士高出将近一半的雄壮男人,都足以让他们捏一把汗。

 

“继续上啊,胡安·路易斯!”西班牙大公坎德拉利亚·拉米亚在座位上用力挥拳,在手下的角斗士将玛琪击飞出去的时刻兴高采烈地叫喊了起来。他将包含得意的目光投向坐在不远处的库洛洛,被当成行省统治的屈辱感也降低了不少。库洛洛满含兴味地看着路易斯,他正熟练地凝聚起念力打碎地面,用四射的碎石干扰玛琪视线并快速绕道她身后飞起一脚,成功地让敌人摔到于地。

 

吐出一口血沫,玛琪尽快站起身,却不料身材高大的男人速度并不弱于她太多,微黑而沾满汗珠的脸再她面前飞速放大,虎虎生风的拳头迎面而来——

 

“砰!”

 

众人发出一阵惊呼,有不堪忍受血腥场面的贵族小姐晕了过去。

 

那一拳打在了玛琪胸前,瞬间爆出一蓬血花。坎德拉利亚刚想叫好,却发现自己的角斗士没有继续进攻而是浑身僵直地站在原处,不由狠狠地拍了一下椅子扶手:“路易斯!你在干什么?”

 

“已经……不能动了。”

 

沙哑的声音从盔甲下传出,路易斯直觉右拳一阵剧痛,仿佛被刀刃切割了一般。

 

原本半跪在地上的玛琪轻笑一声,被坚硬堪比钢铁的念线护住的前胸毫发无伤,虽然念力已经消耗了大半,但敌人此时已经陷入了地狱之网。

 

没有人能看清她是如何动作的,路易斯身上的盔甲便碎成了块状当啷啷地全数掉于地面,像刚刚烤好的脆饼干。念线死死咬进了男人的肌肉,四射迸出的鲜血染红了他脚下的大理石。

 

“啊啊啊啊——”

 

克制不住痛呼,路易斯在地面上翻滚,试图用手指将不断勒入身体的丝线拨出,然而粗糙的指尖对于这样精巧的东西毫无用出,哪怕聚集念力进行防御,也不是那高度凝练而出的丝线的对手。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罗马人群中发出波浪般的呼喊,一阵比一阵高,兴奋的血丝充盈了眼眶,他们看着败于罗马脚下的敌人,毫不留情地叫嚣着斩草除根。

 

“临死前可别怪我凶恶,嗯?”玛琪用力在路易斯的腹部踹了一脚,看他吐出一大口鲜血,扭曲狰狞的面孔上布满临死前的恐惧和仇恨。脸色难看的坎德拉利亚只能起身向库洛洛鞠了一躬,恳请他放过西班牙百里挑一的斗士。直到这时神色从未变过的皇帝才向玛琪打了个手势,示意她松开敌人身上的念线。

 

 

经过三天的选拔,姗姗来迟的第一场由皇室卫队直接参与的角斗由此落下帷幕。兴奋的公民们交头接耳分享彼此激动的心情。这样的角斗每四年仅有一次,神圣的皇室卫队从未败过,而随着时间的增加,成员们的实力也越来越高。

 

正在斗士休息室接受治疗的玛琪心里忽然一动,那是偶尔会蹦出来彰显一番存在感的“预知”。接下来是作为新人的西索代表皇室进行第二场战斗,对决的另一方则是大不列颠来的斗士爱克托·撒亚。思及此事,心脏跳跃的速度愈发加快,玛琪有种不好的预感。

 

 

爱克托·撒亚柔软的棕红短发配上清秀俊美的面孔,即使面对着即将展开的杀戮前局,也依旧笑的风度翩翩,极好地诠释出了不列颠的绅士风情。西索站在他对面,张扬肆意的如血红发和那丝永远不怀好意的微笑则破坏了对方温文尔雅的气场。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人都穿着轻薄的铠甲,手持长剑,在斗兽场中缓步行走,警惕地保护好自己,并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您觉得哪一方会赢?”席位在库洛洛旁边的阿非加·克尔涅乌利恭谨地提出问题。皇帝的表情捉摸不透,漆黑双眼中仅仅倒映着场中一触即发的战局,其他的感情一概没有。

 

“哪一方?”他思索片刻,旋即微笑:“当然是罗马。”

 

罗马,这可算不上个清楚的回答。近在咫尺的王者一旦有什么不便透露的话语,虽然从未欺骗过臣子,却会讲的格外模棱两可。可已经足够了,模棱两可也让人十分放心。被近几天皇宫卫士大幅调动而弄得惶惶不安的阿非加将后背靠回软垫,舒服地叹了口气。

 

 

爱克托的剑和他本人丝毫不同,出鞘后只剩下无坚不摧的戾气,毫无花哨的招式飞劈而出,迅疾如风,狠快似电,那是经过优秀指导艰苦练习终成的技术,密不透风,仿佛连空气都能穿破。和爱克托相反,西索的招式诡谲无形,仿佛在水中奔游的鱼,无人教导却浑然天成,刁钻古怪而招招致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两柄长剑不停地撞击在一起,间而拳脚交错。西索的念力富有黏性,对爱克托起到了极大的阻碍作用;而爱克托的念厚重而沉稳,牢牢地保护在身体周围,没有丝毫破绽,即便西索的剑刺到身上,也不过留下一条没有伤害的红痕。

 

“好弱,这两个家伙真是没意思。”芬克斯扭着手腕,眼带不屑:“看来我很快就要上场了。”

 

“果然后背不能交给这样的人啊。”站在他旁边的派克显然很赞同他的话,虽然此前和魔兽对战时西索展现出来的实力可堪欣赏,然而对上爱克托就落了下乘,在对方密集的进攻下除了防御,只能做出无效的攻击。

 

“团长,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侠客悄无声息地走到库洛洛背后,轻声在他耳边说话。他没有称呼他为陛下,即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已经到了必须出动“幻影”的地步。

 

“什么事?”

 

“斗兽场外部似乎有人群集结起来了,现在正是守卫士兵交替的时间,防御松散,我想角斗是不是该暂停一下。”

 

库洛洛看向侠客,对方的绿眸中一片坦荡,没有丝毫阴霾,仅有纯然的担忧。“角斗不必停下,让芬克斯留在这里,其他卫队成员先交给你带领。一个小时内处理好这件事。”顿了顿,库洛洛继续平静地发出指令:“这是你的失职,处理完毕后自行领罚。”

 

“明白。”

--------------------------------------------------------------------------

TBC.

评论(4)
热度(23)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