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团西】角斗X英雄 (完结) [古罗马架空]


“普通的,喜欢乐趣的流浪者……么?”库洛洛心情很好地抚上靠在自己颈边之人微凉的脸颊,手指暧昧地轻轻蹭去上面凝固的血液——不出意料的有着葡萄酒的香味:“是一个好回答,你想要些什么样的奖赏?”

 

“哈!”西索将眉一挑,神色颇有几分调侃,颤抖而扭曲的声线也变得平直了几分:“你还真有闲情逸致,不是被包围了吗?”

 

“你骗了我,让我期待的场面落了空,不过也不能责怪你,”帝王的笑声低沉而惑人,贴近他的西索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振动,“因为这同样是一场骗局——你觉得蜘蛛何以为蜘蛛?”魔咒一样平缓镇定的声音仿佛正要念出召唤神秘生物的咒语:“家庭、财富、王权,崇尚这些东西的人会出现在我的卫队,尤其是‘幻影’之中?不要太小看他们啊。”

 

“库洛洛·鲁西鲁,”尤瑟尔听到这话的时候,突然觉得有阵冷意一直凉到心底:“你这样的人为什么可以当上罗马的王?”

 

王者需宽厚而智慧的心,作为国家的坚实的盾牌和利剑,受民众尊敬和臣服,为人民而可以变成愤怒的雄狮——这是尤瑟尔·潘多拉贡从先任君主那里继承下来的东西。但眼前的人呢?他贪得无厌,崇尚暴力,可以凭借一己之欲屠杀无辜的外民,可以通过如此卑劣的手段嘲弄亲情和爱情——他何以为王?

 

 

“哎呀哎呀,真是恶劣的老大呢,竟然让我做这种双面叛徒。”尤瑟尔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侠客眯起双眼,娃娃脸上充满愉快的计谋得逞的笑。虽说着自嘲的话,眼底却满是对自己所作所为的自得:“为了一己之欲而兴师动众,当然只有我们神圣的库洛洛陛下才干得出来,不过,这不是很好玩吗?而且也有丰厚的回报——”他指了指对面的色雷斯遗族,转过身看着双眼通红的尤瑟尔:“包括我的大哥——尤瑟尔陛下,发动暴乱,不列颠应该拿出怎样的诚意作为道歉呢?”

 

“我不明白。”尤瑟尔挺直微驼的后背,眼底的悲凉已经转变成了杀气:“仅仅是跟随在库洛洛身边就能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吗?我无法承认这样的你是我的弟弟,但我要一个答案。”

 

此时的挣扎、痛呼、悲愤都已经没有用处,尤瑟尔很清楚这一点。现在站在他面前的绝不是潘多拉贡家族的一员,而是——犹如那天他看见的蜘蛛魔兽——

对方心底只有更黑暗、更冷酷无情的贪欲:他们要把不列颠彻底吞没。

 

“哈哈哈,”侠客挠了挠耳后,颇有几分无奈:“其实我才应该感到疑惑——什么都不了解的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指责我。流星街,你听说过吗?我在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有了不小的梦想。只有跟着库洛洛,才会实现。”卫队长看着自家血脉相近的亲人煞白的脸色,不由心生同情:“最让我不解的是——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摆在面前,我在不列颠时候无法想象的广阔的世界就摆在我眼前,我为什么还要选择背叛库洛洛?”

 

如此明显的说辞谁都能轻易理解,尤瑟尔暗沉下脸色不再说话,色雷斯的王女脸上亦一片绝望。和不列颠的王不同,她和族人才是会彻底迎来灭亡的那一方。

 

 

“我难得听到侠客你说这么多,”库洛洛笑着看向从大门外走进的,虽然满身是伤却兴高采烈的幻影成员:“不愧是我的卫队长。”

 

“撒~这么说尘埃落定了?”眼见包围在身前的不列颠刺客皆被制服,西索转过头看向库洛洛,正收回念力的王者点了点头。

 

“所谓互相欺骗啊,就会导致原本欺骗和受骗之间的乐趣消失了呢~”西索感叹般地冒出一句话。

 

“当然。尽管这也不失于一种意料之外的乐趣。”库洛洛向派克作出一个手势,她随即走到尤瑟尔身边,用手掌按住他的额头——记忆被选择性地攫取而出,包括剩余残留在王城内部的外邦士兵,和他的后续计划,所有的一切皆掌握在了派克手里。而剩下的处理事宜,托付给侠客便足够了。

 

“可是只有我在这次的角斗中一无所获哦,不要扔下人家嘛❤”

 

那像哀怨的、被抛弃了的少女的口吻和自称让库洛洛不适地皱起眉,刚想开口让西索闭嘴,右手上就传来一股极大的拉力,如果没有念力覆在手上,恐怕会因为这刺入皮肉中的钩子一般的力道而受伤——西索往身上一抹,那伤痕遍布鲜血淋漓的模样骤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完好无损的身体,正散发出让人窒息欲死的恶意念力,爱克托的念量和其相比,连小巫见大巫都远远不如,甚至在和魔龙战斗的时候,这样的气势也不曾出现过——

 

“砰——!”

 

情急之下库洛洛只来得及架起左臂硬抗下西索挥出的一拳,顺势倒飞而出的过程中他清晰地察觉雏牵扯在右手的念毫无松懈的迹象,即便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撤离。西索欺身而上,喉中的诡笑飘忽而满是杀意。不过短短几息之间他们已经来往数十次互击,令人心寒的骨裂声和皮肉击打声一同从两人的手臂上发出。刹那间两人都抓住机会朝着对方的要害之处踢去一脚,后撤的时候库洛洛咽下口中的血,黑沉的眼中蓄满风暴。

 

“团长!”看着被卷入缠斗的头领玛琪恨恨地往前冲了几步,却因心知插手这样的战斗是对那位王者的侮辱,只能停下脚步:“我早就觉得那家伙不能相信!你们还优哉游哉的!”

 

“嘛嘛,不是老毛病了吗?”芬克斯从解决完爱克托后就悠闲了起来,连带着神情也十分懒散:“你忘记加入时每个人都要和库洛洛打一场的规则了?尽管当时输的很不甘心,但是库洛洛的那些能力可不是能被小看的。”

 

“切——就你话多。”虽然还是紧绷身体,玛琪却也略略地放松了下来,身后的小滴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肩:“安啦,要相信团长。”

 

 

 

“弄出皇室角斗这个噱头,最终的胜者都成了你游戏的对象。六年前登基便造成了窟卢塔的灭国,还有随后各种各样隐秘的卫队活动,看来整个罗马都要为了满足你的欲望而奉献呢——”西索拉长了声音,像掀开黑色高帽显出最终惊喜的魔术师一样挥动右手,那蓄满念力的一击凶狠得怖人:“真是可怕的家伙呢❤”

 

“看来修生养息的期间你打听到不少消息。”黑发男人满不在乎地抹去嘴角的血迹,手中的刀干脆利落地在西索身上划出了深深的伤口,在对方来不及防御时横去一脚踢上了对方的腰:“既然你乐意作为我戏耍的对象,就陪你玩玩。”

 

“嗯哼,你就不怕死在我手下吗,我可是,认认真真地要——”

 

“杀了你啊!”

 

刁钻古怪的、从各种奇妙方向挥来的拳头让库洛洛无暇抽出时间使用盗贼极意,而西索正是抓准了这一点,毫不客气地在自己擅长的近身格斗中用尽全力,两人的身形胶着在一起,远远望去竟像是在跳着一场华丽而独特的舞——在死神的刀尖上,魔鬼的笑声中偕同共舞。

 

“你不想给我翻书的机会对吧?”

 

库洛洛闪过西索的一击,微微挑开一个笑意。唇边带血,那笑容除了真切的愉快,还有令人胆寒的杀意:“很可惜,你的情报不够准确。”

 

一枚书签静静地卡在书页之间,散发着普通人看不见的紫光。

 

话音未落,库洛洛瞬间移动到西索的背后,一直注意着他手中是否出现黑皮厚书的人显然猝不及防,在手刀袭向后颈之时,尽管拼力躲闪,却仍因那巨大的冲力而陷入昏迷,身体重重地跌落于地。

 

 

“呀嘞呀嘞。”芬克斯松了一口气,走到库洛洛旁边踢了踢昏迷过去的西索:“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伙。”行事完全不按套路 ,不过很符合蜘蛛的胃口——如果不作为敌人的话。想必库洛洛也是这样思考的。芬克斯敏锐地捕捉到库洛洛眼底没有散去的趣味。

 

也是该有个人分散一下团长无处发泄的,寻找趣味的精力了。芬克斯如是想。

 

-----------------------------------------------------------------

END.


于是这篇终于完结了,我表示十分激动以及欣慰。难得撸这么长的一篇,经过了五个月……哈哈哈哈基本上是周更了还穿插了好几个短篇我也蛮不容易的对吧对吧 所以番外啊后续啊之类的问题就不要问了嘛好不好?

咳咳咳,暑假也许会再添个侠客的番外,简述一下过去的事(我发现侠客就是个讲故事说道理的好老师啊wait)有这样一个尽职尽责三观端正心底善良的卫队长也是不错啊(望天)

应该……没漏什么。嗯,什么也没漏~

顺便一共十三章~好高兴~

希望看到简评啊什么的,如果有能提一些建议的评的话,第二部罗马征战说不定不是有生之年系列了呢XD

评论(14)
热度(30)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