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Chapter 0~2】Stranger in summer Ⅱ [团长向无cp]

现在处于无法言说的境地,十分十分……

只能说一句抱歉,我现在无法写团西。或许以后会开开车。

这篇是艾伦的来历和生活在流星街直到加入旅团的过程,算是第二篇章。之前写的则是灭族部分。这么看来的确十分跳跃。

顺便给自己生贺一发XD
-------------------------------------------------------------------------------

【Chapter 0

 

1975年的流星街,对着外界露出的脸庞上一片荒凉。乌黑的雾霾和气体污染物群聚在天空之上,乌鸦的叫声嘶哑衰落。零散的几个穿着防护服的人,在铁丝网背后的成山的黑色垃圾袋里翻找着生活来源,隐藏在灰白面罩下的双眼空漠黯淡,行尸走肉般地反射外界的光亮。

 

临近的克里斯托弗隶属于巴托奇亚,名不见经传的偏末小镇。镇中最靠近垃圾场的一家里,一个婴儿诞生了下来。

她张开嘴尽情地哭着,被触碰时敏捷地动了动幼小的胳膊,昭示着她新生的活力。母亲用乳房中堪堪挤出的几顿奶水和稀薄的米汤将她养到了两岁,贫穷的家庭便彻底无力给这新生命更多的照料了。

没有祝福,破败的家庭中能给她的只有一声深深的叹息。

 

父亲把床上的木板压得吱嘎直响,脸埋在长满厚茧的大手里,身前五个能站着的小孩儿一字排开,颧骨高突的脸标志着他们有多么相像:饥饿的宠儿们。

忧愁笼罩在母亲眉间,她将怀里的婴儿推了出去:“最后好好看看你们的妹妹。”

艾伦·费洛茜塔。绞尽了记忆中的只言片语,母亲给了婴孩一个新姓氏:意味勇气。

愿她在那个遗弃之地,勇敢,坚韧,努力地活下去。

这是一个母亲在最后唯一的祝愿。

 

希望你能活下去。

 

 

【Chapter 1

   

“瞧她。”爱尔玛轻轻摇晃着婴儿,粗布的摩擦使孩子感到不适,张了张嘴,白色的小牙若隐若现,却没有哭出声。

“外界的人最近越来越喜欢抛弃小婴儿了。”站在年长女性身旁的棕头发男孩不情愿地捅了捅毫无知觉的婴孩:“真让人受不了。”

“你瞧,这就是流星街。我们接受所有被抛弃的东西。”爱尔玛满意地发现,尽管婴儿身上处处都显着营养不良的痕迹,但她还是很健康,并且活跃。“但他们要想要回抛弃的东西……”她的眼神一瞬间阴暗了下来,黑色的光晕在眼底一滑而过:“想都别想。”

 

塞恩不在意地摇了摇头:“但我们也不‘富裕’,爱尔玛。”

“这婴儿会长成一个好孩子,我不是什么都捡回去的,宝贝。”爱尔玛怜爱地揉了揉男孩的头:“像你一样的好孩子。”

一抹红晕不自然地浮现在脸上,他赶紧扭过头,对艾伦的好奇好像一下子多了起来。

爱尔玛敏感地发现了这一点,低低地笑出了声。

 

 

流星街的育婴院统一收养他们找到的孩子:从刚出生的到六岁以下,只要尚未死去,育婴院的成员都给予力所能及的照料。在他们懂事之后,成员教导他们如何适应流星街恶劣的环境,告诉他们每个区的地理位置和人员分布,指点他们怎样在即将接触到的世界生活下去,并且要求他们为育婴院收集食物和用具。相应地,当孩子们到达极限年龄后,可以继续选择待在育婴院,照料新来到的孩子;或者自力更生。

流星街的长老会定期给育婴院拨来一定物资,并且在所统治的范围内厉行一条规则:任何流星街居民都不能伤害一个六岁以下的幼崽。

为了整个流星街的繁衍。

 

即将展现在艾伦·费洛茜塔面前的是一个无序,混乱,肮脏,时刻发生生死交拼,相对平和的生活区也充斥着欺骗,大量的贫穷和饥饿的国家。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

但作为一个遗弃之地,它依旧渴望生存。像这里的每个人一样,即便生命和流星一样短暂。

 

---------------------------------------------------------------------------------------------------

 

【三年后】

 

 

“塞恩!”女孩踮起脚咯咯笑着,一口咬住男孩捅过来的手指,奶牙尖利,差点咬破了他的手。

“你是狗吗!”他气急败坏地抽出手,在她的小肩膀上来了一下,将她推了个踉跄:“这么大了还咬人!”

五岁的艾伦不屈不挠地张开嘴巴扑了回去,整个人如一发炮弹,冲入了塞恩的怀里:“大笨蛋!只会向爱尔玛哭鼻子的大笨蛋!你今天找的面包还没我的多!”

 

“闭嘴!”塞恩彻底生气了:“要不是你胆大包天地和那些‘流浪者’争抢,我干嘛要和他们打架!”害的我今晚的口粮都不够吃,他默默腹诽。

“好嘛!别生气啦。给你!”艾伦往塞恩手里塞了一个东西,蹬蹬蹬地跑出了狭小的休息室。

 

坐到在地上的塞恩摊开手,一小块捏得不成样子的面包静静地躺在掌心。

他摸了摸脸上被打出的青紫,嘶了一声,却露出一个笑容。

 

家人是什么?塞恩一边走一边思考。爱尔玛告诉过他,不要妄想在流星街找到“家人”,但可以有同伴。

爱尔玛负责的育婴院中现有三个临近六岁的成员,艾伦五岁,还有两个婴儿。想到那两个天天吵人的小婴儿,塞恩不屑地歪了歪嘴:和艾伦小时候真是不一样。

他早就过了限制的年龄,九岁在外界仍是被细心照看的孩子,但在这里,这个岁数意味着要承担与成人相同的责任,辅助爱尔玛和另一位育婴员工作,并且所有食物都得自己寻找。

 

想远了。

他抬头望了望阴霾遍布的天空。

 

“啊!”

远处传来艾伦的惊叫声。

 

又是那些‘流浪者’!

嘴里抱怨着艾伦的多事,塞恩急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跑而去:不再受育婴院照看的,又没有什么力量,在街区里躲躲藏藏只会和育婴院的成员争抢食物的废物被他们称为‘流浪者’,但对于艾伦来说,那些废物是不小的威胁。

 

塞恩跑过去的时候,果然看见了艾伦被推倒在地的那一幕,立刻怒火冲天地还击了回去。

拼尽全力赶跑了两个男孩,塞恩把撞到头了的艾伦扶起来。看着她紧闭的双眼,他不禁有了丝不好的预感,连忙摇晃她的身体:“艾伦?艾伦?”

“别晃!”一把打开塞恩的手,艾伦揉着太阳穴小声嘟囔:“奇怪……”

不愿意让伙伴为她担心,艾伦摆摆手,将那种突如其来的奇怪感觉压在心底,接下去回应道:“我没事,快回去吧。”

 

 

夜晚,艾伦躺在床上的时候,白天那种阴冷奇特的感觉再一次涌现:头脑深处像是有个小人在拿锥子一下一下扎着大脑,后脖颈处随即传来一阵凉意,又冒出一个声音:你是……谁?

艾伦一惊:有人在她大脑里说话!

 

“请问这是哪里?”

艾伦闭紧眼睛使劲往黑暗中看去,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慢慢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穿着干净整齐,坐在黑暗之中,脸上带着柔软的笑容再次发问:“你是谁?”

 

“我是艾伦啊。”她说出了声。

“艾伦?”少女应该是听见了:“那好,艾伦,我现在在哪里?”

“你在我的脑子里……你是幽灵吗?”

少女很有耐心,不慌不忙地回答并继续发问:“并不是,实话说,我也不明白。那么你又在哪里?”

艾伦不知道为什么,一反常态地老实回答:“流星街六区育婴院。”

 

随即艾伦突然感受到一阵震悚如同电流一般穿过她的脊髓,直击大脑——这让她吃惊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但没有睁开眼睛——她实在想弄清楚自己脑海里出现的干净漂亮的幽灵是个什么家伙。

 

少女呆愣在黑暗中微微长大了嘴:“流星街?”

艾伦好奇地看着从她脸上忽然滑落下来的水珠,但少女的表情却平静得好像永远不会变化的黑云:“你怎么了?”

 

“我真的……再也回不了家了。”那少女抬起脸,喃喃自语。

 

 

 

 

【Chapter 2

 

“这就是说,你也被抛弃了呗,被你的世界。”

第二天的闲暇时间,艾伦坐在一座由废弃钢铁机械堆成的垃圾山上,一边晃着脚一边陈述。

她现在已经能很好地接受自己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个人了——不是幽灵,是一个奇怪的、看上去软弱的、但和她一样的人。

 

“大概是吧。”少女在她脑海深处回答,微弯嘴角。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为之哭泣的。

 

“我在你的脑海里呆了很久了。”没等艾伦想出可以问她的问题,少女再次开口,似是回忆又像在解释:“从你一生下来,我的意识便模模糊糊地出现。时而可以借助你的眼睛看到外面,时而不行。时而听得到养育你的人的说话声,时而全是一片黑暗。”少女笑了笑:“所以,整整五年,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艾伦吃惊地感受着脑海里少女的存在,那干净的、拥有温柔且纯洁笑容的少女和任何她认识的人都不一样,这激发了她的好奇:“真的吗?可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你直到昨天才出现,在那之前,什么也……”不存在。

“也许是因为我的力量太弱。”少女温和地伸出手,在空中描摹:“我不知道你长什么样,我只能看见你眼睛能看见的东西,但我尽力聚集注意力,终于在昨天呼唤到了你。”

 

“你……”艾伦闭了闭眼,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情愫:“你……为我能听到你的说话而感到高兴,吗?”

“当然。”少女蹇眉,然后放松下来:“不仅如此,我想我是爱你的,像你的养育者一样爱你,并为你的存在而感到高兴。”

明丽的笑容绽放在艾伦的脸上,但她又喃喃:“爱?”她从未听过这个词。

 

“爱是一种情感……流星街啊,你可以不必知道。”少女歪了歪头。如果这里真是她所想的那个流星街的话,最好不要知道。

 

艾伦未尝发现少女心中的深思,开开心心地在原地转了个圈:“你可以被叫做费洛茜塔。我的姓。”

 

“好,就叫费洛茜塔。”少女点头。

 

-----------------------------------------------

 

少女,应该叫做费洛茜塔,在空茫的黑暗世界中休憩。

几天前与艾伦的对话消耗了她积攒起来的为数不多的力量,此时她已无力再进行沟通。

这是另外一个世界,毋庸置疑。费洛茜塔记得在几年前,她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片黑色区域,即艾伦的大脑里。为什么来的,怎么来的,全然不知。

偶尔她能借由艾伦的眼看见外面的世界,但大多数时间她都默默沉睡或思考。

现在她感到舒适了许多。被世界抛弃是撕心裂肺的,离开家乡是痛苦万分的,但是时间,时间不仅是个小偷,也是抚慰者。她庆幸,不是由自己掌控这个身体,如果没有整整五年的缓冲期,她——这样一个和平世界到来的少女,活不了多久,更别提有了能够信任的家人一般的存在。来到这里,这个曾是漫画本上画出的活生生的地方,这个被称作遗弃之地的流星街,再怎么样,也必须改变了。

 

该说命运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吗?

 

------------------------------------------------

 

“塞恩?”艾伦快步走到在育婴院阴暗角落里抱膝而坐的男孩。他脸上一副不愿被发现注意的表情,双眉紧皱,发梢被汗打得湿透,俨然在忍耐些什么。

艾伦强硬地扯开塞恩紧抱的双臂,愤怒地嘶了一声。

手臂遮盖住的胸膛上衣衫破碎,绽开的皮肉边缘泛着惨白,然而内部却红得可怖。

 

“流浪者?”咬着牙吐出硬邦邦的几个字,艾伦出离愤怒:“他们究竟有什么毛病?长老院下了铁令不能伤害育婴院的人。你怎么还不去找爱尔玛?”

“艾伦,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塞恩疲惫地将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低声解释:“长老院的命令只针对幼儿,而育婴院派出去的采集者,不致死,他们是不会管的。”

“……如果所有的育婴员都死了那谁还来照顾幼儿?”一拳打在墙上,艾伦声音分外尖利。

“傻家伙,不用管我了。”塞恩苦笑:像爱尔玛一样的育婴员当然没人敢惹,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而艾伦……似乎还没有明确这一点。

 

刚想继续说下去,肋骨下方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塞恩眼前一黑,靠着墙壁陷入昏迷。合上眼睛之前的最后一幅画面,是艾伦疾步跑走的场景。

 

 

“艾伦,这样恐怕不行。”少女——也就是现在的费洛茜塔在黑暗的脑海里急得团团转:“连塞恩都被打得体无完肤,你一个人怎么敢去报复?”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会吗?我的格斗技可是付娜教的,况且我才五岁半,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断断续续相处了半年,逐渐增加了出现时间的费洛茜塔当然知道艾伦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一生气就全然不顾自身安危,有的时候几乎要让她担心死。可她除了给出几个意见之外,根本没有劝阻的能力。在之前的世界她几乎对打架毫无了解,知道的技能也就是艾伦学过的,完全帮不上忙。

 

寻找了将近一个小时,艾伦发现了那批总在一块固定区域里出没的“流浪者”。在六区边缘地带,外界的飞艇刚刚投下一批新的垃圾不久,很多人都在附近徘徊,一些实力稍强的成年男性正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只有等那些人满足地离开之后,“流浪者”们才会有胆子出现。

 

看到几个缩在安全角落里的半大少年们,艾伦不屑地往地上啐了一口:“一群胆小鬼,除了依靠人多,还会干什么?堂堂正正地一对一,哪个都不是塞恩的对手!”

“嘘!”费洛茜塔连忙在她脑中提醒:“你现在找个角落躲起来,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再去报复。”

“我知道,我只是不服气而已。”艾伦平复了一下呼吸,走到另一座可用资源已被彻底掏空的垃圾残骸旁蹲了下来,望着他们,眼藏怒火。

 

等待期间,费洛茜塔直觉到这次冒险背后的危险性,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真怕艾伦偷袭之后没办法成功逃脱,将自己陷入险境。

 

艾伦属于被保护的,就算被抓住也不能怎么样。费洛茜塔在心中默念,努力缓解自己的紧张:艾伦需要帮助,而她是此刻唯一能排上用场的人了。

 

 

“小心左侧!”费洛茜塔大声提醒:当艾伦全心全意将精神用到控制躯体前进速度时,她可以专注于细节的感知,这是她们早就商量好的紧急立案。

 

“我明白。”

 

艾伦抿起唇,眼睛不放过每一个可能隐藏人的角落。她踏着废弃建筑和垃圾山的阴影疾走,脚步轻如幼猫。冷冽的风在颧骨上刮过,卷起一地腥臭,“流浪者”一行从狭隘藏身之处聚集而出的样子倒映在艾伦微眯的眼睛里,费洛茜塔更加集中起精神,试图在发起进攻前多找到几个逃跑路线。

 

不动声色地绕开一个警惕地守护食物的男人,艾伦敛气屏息加速跑近弯腰收集东西的“流浪者”等人。在他们还未反映过来的时候奋力抓住领头人迪亚哥,用尽全力往他肋骨下方的柔软地位塞进一把匕首。

 

“啊!”迪亚哥猝不及防地后倒在土地上,剧痛从腹腔中传来,让他跪倒在地上。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费洛茜塔大叫。以她的视角可以清楚地看见迪亚哥的身下立刻流出鲜浓的血,慢慢浸透衣襟,流入土地。

 

她快要吐了。

 

白痴,按照你说好的只给他一拳,我不但报不了仇,他还会会记恨上我。艾伦牵起嘴角,那弧度让费洛茜塔心下发冷。

 

但是她没有心思去重新考量艾伦了。不过往前逃了几分钟,一股大力就拉住了艾伦的后领,直接将她掼倒在地上,半张脸埋在了土里。

 

她看着艾伦的后脑遭到一记重击,在艾伦脑海中茫然失措的费洛茜塔眼前的一切突然被黑暗所覆盖。仿佛是永久性的,最深最浓重的黑暗,一瞬间吞没了费洛茜塔的世界。

 

----------------------------------------------------------------------------

TBC.

目录

评论(6)
热度(14)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