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二】自由石杖(半架空费城)

已确定是西索单方BE,写不来甜了,一点甜都懒得写
这篇文可以当做无cp来看,重点不是团西,重要的事说三遍
不是说两人没交集,就是重点在别的地方

欢迎探讨本文奇奇怪怪的设定
书名参照了一些书目,并改动了一下
设定是架空,架空,架空,和历史没有关系

写得累,请说好话,欢迎指错,请勿催更

看时请勿忘结合上下文oao

自由石杖(一)
———————————————————————

回到比外面温暖不少的小酒吧,老板玛茜塔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冷静,看到库洛洛安全地再次回到自己的店里她眼睛一亮,却在发现挑起种种事端的红发男人也跟着进来之后黯淡神色,不自觉地并拢四指拱起手背敲了敲桌板。观察到这一变化库洛洛低笑一声,善意地没有揭穿。他收拾起遗留在吧台上的厚厚典籍然后掏出钱包从中抽出几张钞票,却不经意带出了抄写着几行字的白纸条。玛茜塔捡起那张纸片,瞥了一眼,不假思索地轻声念出了那复杂拗口的书名:“《迦勒底巴五芒星召唤术》?这是什么书?”

 

库洛洛抬眼,礼貌地从对方手中抽回了纸条夹入书页:“涉猎杂乱的书籍是我个人的一点小爱好。早就听说费城的图书馆书类齐全,所以打算好好借阅一番。”

 

玛茜塔愣愣地看了他一眼,颇有些无奈,也掩不住好奇:“你究竟是做什么的啊?”

 

“自由职业?”明明是很简单的问题,库洛洛的神情却有些复杂,像是不知道如何解释:“有时我也很难对自己所做的事下一个完全的定义。”

 

“是么?在我看来你做的每件事都很有深意呢。”一道有别与正交谈的两人的声音突兀传来,正是西索。他的眼睛此刻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灰蓝色,仿佛有一层淡淡的雾霭遮住了吸血鬼的表情。库洛洛没放过刚才他眼底透露出的一抹稍纵即逝的警惕,就像是从玛茜塔口中说出的书名有什么异样的魔力一样。被对方的目光扫过。玛茜塔突然觉得本就低温的室内更加冰冷异常,不由缩紧双肩。但是西索那样的严肃神请仅仅维持了极短的一个刹那,再看过去,库洛洛也只能发现浮在对方面容上的只有虚假并毫无诚意的微笑。

 

“呀啊~”玛茜塔合掌,微眯的笑眼构成完美的面具来藏住内心深深的疲惫,显然晚上发生的事情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两位客人,今天也这么晚了,我家的小店该关门啦。”她的语调十分清朗柔和,却有令人不可反驳的作用力。这种作用力很明显,不知是不是因为疲倦,玛茜塔的声音像是换了一个人,低沉中参杂进高高在上的辅音。听到逐客令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无所谓地岔开视线,却也没有理由再留在此处。

 

望着陆续离去的两道身影,玛茜塔重重地跌回柔软的座椅,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然后她感到一阵刺痛从眉心传来,眼神也慢慢开始涣散。尽管如此她还是坚强地挺起背部,长年累月地昼夜颠倒的生活让她培养出了非人的忍耐力。白天她常常陷入长时间的昏睡,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很难消除疲惫,偏头痛一直困扰着她。是时候结束这样的生活了。玛茜塔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夜里就会发生更严重的争斗,无可避免会波及自己。而且,年龄已到了安稳下来的地步还留恋夜间的生活实在不像个正常人,由此还和两任人品不错的丈夫分手,并且毫无遗憾,有时她都觉得自己不像个女人。

 

----------------------------------------------------------------------------------------------------

 

 

被疲倦侵袭的玛茜塔不会想到,喜欢长时间在夜晚活动的人真的不少。她刚刚放下酒吧外的卷帘门时,库洛洛就已经以让人瞠目结舌的快速抵达了远在费城郊区的住所。

 

这个临时居住地是一栋双层别墅楼,制式方形外部被漆成硬冷的浅灰,四周有原本修剪整齐的花园围绕,现在的新主人则任由杂草疯长,从外面看去,十分有原始的乡野韵味。别墅内部装潢也十分简单,不如说多余的家具和装饰都被扔到了垃圾堆里。

 

入门大厅的极简风格白皮玻璃宽几上有顺序地摆放着诸如古时秘藏的布雷手写本复印品《维基格斯咒语法典》,希伯来文手写本复印品《犹太秘释义法》,系统炼金术典籍《智者克拉索斯之书》,埃及最早的炼金术典籍翻印稿《翠玉录》,著名炼金术士巴西尔·瓦伦丁的《锑之凯旋车》、《十二把钥匙》,达·芬奇的《哈默手稿》等涉及神秘数理术、古代咒术、纹章学要义以及最重要的炼金术早期著作。这些积灰已久无人翻阅的书籍与现代气息十足的宽几形成了鲜明对比,让线条粗糙的古本像个无故闯入二十一世纪的野蛮人。

 

在旁边清点完毕的金发女子派克诺坦终于舒了口气,她旁边不远处或坐或靠在浅黄镂纹布艺沙发上的几个同伴也露出了十足倦怠的神色,望着兴致勃勃从头翻起书籍的库洛洛,他们脸上不满的表情纷纷化成了无可奈何。小滴、芬克斯、侠客、玛琪、库哔和剥落裂夫,这些都是认真可靠的团内成员。然而即便让这里的所有人去费城各地寻找这些书,也堪堪耗去了一周。普通图书馆中没有的古老背德典籍复印本还需联系地下黑市,着实费了他们一番功夫。但这些书在派克诺坦的印象中大半已经被库洛洛阅读完毕,连她也想不清楚为何要重新整理一遍。

 

“我也不是每个细节都能记忆深刻的。”迫不及待直接坐在遍布奇特锡尔夫几何图案厚羊毛地毯上看书的男人像是知道派克在想什么一样开口回答,露出了一个稍纵即逝的微笑作为回应。“况且,”他继续说道:“我的目的不是再复习一遍那些已被证明为不正确的历史,而是确认我想得到的目标是否有存在的可能。你知道,记忆总会顺着心中所愿来骗人。”

 

派克不置一词,耸了耸肩。有些书她连所用的语言都看不懂,自然也无法体会库洛洛内心涌动的有如暗流般时刻更替变幻的知识储存安排。

 

“得智慧、得聪明的,这人便为有福。因为得智慧胜过得银子,其利益强如精金。”库洛洛一边用圆珠笔记录着什么,一边继续给同伴解释:“这些话出自《列王记》中记录所罗门王的话语《箴言》一篇,其中确实提倡了人们应该索求智慧。而炼金术,正是人类试图证明这句话所做出的努力。”

 

“她的道全是安乐,她的路全是平安,持定她的,俱各有福。”派克想了一会,终于接上了库洛洛未道出的下文。

 

“但是这也很讽刺。”她兀地绽开一个笑容,长鼻梁下方的嘴唇蜿蜒开的弧度配合上她那双暗红的锐利眼眸,透出强烈的嘲讽意味,同时也凸显了她温和外表下时刻试图喷涌的高傲个性。此时她把视线转向库洛洛手中正拿着的,传说是公元七世纪大马士革王子所学的第一本炼金术典籍《智者克拉索斯之书》,在寂静的大厅中缓缓吐出低沉柔缓的女音:“这些最有智慧的人却因为语言不通而失败了,不是吗?”

 

“你说的对。”赞许地点点头,库洛洛在手边的白纸上勾画出一个最简单的五芒星阵图展示给金发女性,让她好好观察那充满神秘气息的久远奇异纹路:“巴比塔是个失败品,彻头彻尾象征神对人子嘲笑的失败品。但后来又有这么一句:‘人子啊,紧系神明吧!’不是又鼓励了他们奋起直追的脚步吗?”

 

这句出自歌德的《浮士德》的话语让派克有一瞬间的茫然。她读过不少艰涩书籍,一部分的犹太血统也帮助她提升了理解性的智慧,却依旧很难跟得上库洛洛过于脉络丰富且时常跳跃的思路,所以她直接了当地指出疑惑的地方:“这应该和神喻没有直接的关联吧?”

 

“是。”用笔尾抵住下唇,库洛洛露出一个带着点孩子气的坏笑,那副因全神贯注而倍显严肃深刻的学者容貌刹那间变成了充满好奇的野心家:“不过我们的目的可不是模模糊糊的神喻,而是那再明朗不过的共济会中的宝物。”

 

随着这句话出口,其他沉默着的人都纷纷笑了起来,空气中充满明快的振动,他们眼中闪动着贪欲的火焰,却与魔鬼之贪婪大相径庭。那是野心勃勃的贪欲,仅为侵占不为拥有的贪欲,此刻燃烧蓬勃着,仿佛下一秒就能烧灼目标至仅剩余烬。

 

“欧吉里尤·索罗巴,”稍显欢快的一个声音的插入更加缓和了原本充斥室内的嘲弄的冰冷气氛:“错乱的神经疾病让他不加考虑派出后的刺杀龙骑兵王的暗杀小队全军覆没。但是事实并非十七世纪瑞典王史中书写的那般。他其实是个高智商的犯罪家,也是能描绘恶魔逆六芒星术阵、世间绝无仅有的高超炼金术士,同时他还兼任主教,在骗术一流上造诣极深。”

 

沙发上的侠客从手机后面探出一张娃娃脸,上面浮现狡黠的笑容:“别这样看我,我为了这次活动也做了超多的功课!派克你是想问我欧吉里尤和活动有什么关系对吧?你恐怕还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最初留下‘自由石杖’炼制方法却无故死去的迷样人物啊!”

 

随着侠客侃侃而谈,所谓“自由石杖”的真面目便缓缓露出水面。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对此不甚了解,此时终于有了个大致的构图:传说中早已消失无弥的炼金图纸在十年前突然出现,听说是初登高位的共济会现任尊者尊主尤利基·欧·索伦带来的。那来历不明的诡异图纸竟吸引了整个费城共济会成员的注意,而尤利基也奇异地获得了他们的信任,主持带领钻研炼金术的成员们炼制这柄神奇的权杖。

 

“这权杖是化学的顶峰,神的暗影,炼制成功之时就是我等自由石匠探触神域之日。”侠客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用尊者尊主的话语结束了他的介绍。

 

听过的人对此没有投诸过分的注意,没听过的则面面相觑,竟然都一致地不感兴趣,引得金发圆脸的介绍人怒气勃发却无计可施。

 

“不管你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我更愿意和欧吉里尤打一架,而不是在这里钻书袋子。”芬克斯涣散着精神昏昏欲睡,朦胧半睁的眼里却吞吐着好战的微光。他用小手指掏了掏耳朵,拨弄放在膝盖上的埃及法老式头套:“窝金让我告诉你们,他和信长那队在费城共济会教堂没有丝毫发现,那里就是个普通的景点。早间都是来来往往的游客,晚上教堂就落下了大门不准进入,但也仅仅是害怕有流浪汉闯进去罢了。”

 

“连窝金那个对异常之物直觉敏锐的家伙都嗅不到可疑之处,所谓的‘自由石杖’真的被保护在那里吗?”

 

“哈哈哈,这么一来,我就不能一直待在酒吧里了啊。”虽然所寻之物尚不明朗,库洛洛却发出了出人意料的爽朗笑声,眼睛之中满是被挑起兴趣后的流光异彩,就像是寻找猎物迫近猎物的头狼,带着紧紧跟随其后的同伴准备不施任何同情地进行厮杀。

 

TBC.

评论(8)
热度(25)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