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三】自由石杖(半架空费城)

一章到三章埋下了很多小伏笔。如果评论中有正确提及或者和胖次君讨论的话就会get到加速更新buff(o^^o)♪

——————————————————————

虽然窝金和信长的组合并未在教堂内发现什么端倪,但却见证了一次意料之外的谋杀。

 

星期日的晚上,途经南街街区的两人在一个狭小的拐角发现了一具新鲜的尸体。说是“新鲜”也不甚正确,尸体的原身早已“死去”。没错,死的是一个吸血鬼。

 

“真是奇怪啊,他看上去才死了不久。”

 

留着小胡子,身穿和现代城市格格不入的浅灰宽袍的信长蹲下身,手指覆盖着的洞眼处还留有尚未凝固的稀薄血液。经过初步检查,吸血鬼全身上下只有脖颈的两个伤口,准确地刺破了颈动脉。然而他却不是因为“失血”“受伤”而死去的。

    多数低级吸血鬼照射到太阳会死,被砍下头颅也会死,但除此之外的其他任何伤害都无法令其毙命。银器和大蒜只不过是愚昧的传说。而这个吸血鬼却仅仅因为脖子上被开了两个拇指指甲大小的洞就死于非命,实在脱离常理。

 

更让人为之嗟叹的是,吸血鬼的死状完好地呈现出死前的惊恐万状和难以置信:原本俊俏非凡且邪恶惑人的苍白面孔被绝望所击溃,精致的五官扭曲到了极限,俨然因为某种无法猜测的神秘武器而殒命,并且死前还忍受了耗时长久的恐怖折磨,连漫长而坚韧的生命都不能抵抗住的折磨。

 

窝金的神色也有些凝重,对于战斗一事分外热情敏感的他已经捕捉到了空气中残余的无法言明的痕迹,这猎杀者残余下来的诡秘力量让他跃跃欲试也保持着充分的警惕:“什么样的武器能一下就杀死吸血鬼?这个问题应该会让团长高兴起来吧。”

 

“哈哈,你说的还真没错。”信长扶了扶腰间的武士刀,手指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刀柄处粗糙的绑带,半阖着的、无精打采的双眼瞧向一旁站立着的身材高大远超常人的同伴,交流着只有彼此两人能懂的信息。

 

 

“威斯汀!”

 

一声惊呼从不远处传来。小跑过来的是一个个子高挑的印第安青年,他看着惨死于地的吸血鬼,半跪下身,不可置信地轻轻触碰着他已毫无知觉的脸颊。被那临死前的恐怖表情所震惊,青年喉咙里发出奇特的悲哀呜声。然后他像是才发现对面还站着两个人似的,初始时的呆滞渐渐转成愤怒,他瞪圆双眼厉声发问:“是你们杀了他?”

 

明黄的瞳孔在对面两人似是默认的情态中转为骇人的幽绿,仿佛有人在他两个眼眶中腾地燃烧起一把鬼火:他一瞬间跳跃起身,骨骼兀然隆起并不断扭结,不过半分钟,青年已经变成了一只巨狼——

 

“吼!”

 

张开血盆大口的狼一跃便逼近了窝金和信长两人,但是接下来巨狼似要前进的脚步犹豫了,如同被无形无影的绳索绊在了原地:他身前的窝金投来钢针一般锋锐坚硬的警告视线,而其双手插入夏威夷短裤裤袋、漫不经心的动作在狼人看来却是毫无破绽。原始人般灰色乱发搭在肩膀,衬上那包裹在印花T恤中野兽般强壮的身体,巨狼觉得自己面前站着一架透着浓厚血腥的尖顶圆木攻城战车——这令他一时兴起的进攻之心迅速冰冷了下去。

 

“嘛嘛,狼小子,”一旁的信长挖了挖耳朵,面带无聊地开口:“这一看就不是我们杀的人,给你的吸血鬼情人报仇之前也动动脑子吧!”

 

“什么!原来他们是情人吗?”窝金惊愕地大叫。

 

“不对!你在说什么鬼话啊!”原本已经冷静下来的狼人在原地“噌”地跳起一丈高,立刻变回人身露出涨的通红的脸大声辩解:“威斯汀是我们南区狼人唯一承认的伙伴!我们和他的关系都是很密切的!不仅仅是我!”

 

“哦!”信长若有所悟地敲了一下手心:“你们玩的真开啊!居然N……”

 

窝金狠狠敲了一下胡乱说话的同伴的后脑,让信长一个踉跄差点平地摔倒,然而他要杀人一般的视线对于窝金来说只能算是不痛不痒:“你可住嘴吧,好不容易才找到线索!”

 

“咦,世仇的狼人和吸血鬼居然是什么‘唯一承认的同伴’,不是很让人乱想吗?”信长摸了摸脑后有些凌乱的辫子,不怀好意地看向狼人。

 

“是这样没错。”青年激动的神情在慢慢消退,看着尸体横陈的同伴只余悲痛,竟毫不防备地在这两个人面前倾吐起了衷言:“能得到我们承认的吸血鬼,你能想象他做了多少事吗?他本来就是个热爱生命的人,却得到了这样一副食人的身躯。在吸血鬼中找不到同伴,又不能过于接近人类,而我们也不过才和他和平相处了半年……这半年已经足够让我们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了!所以胆敢杀死他的人,我们绝对不会放过!”

 

“哼……不管怎么说,你就没有任何线索吗?”贴近尸体翻弄了好一会的信长依旧没有什么发现。尸体异常干净,除了颈间留下的两个深洞外再无其他。在他看来,这排列整齐的两个洞竟是暗喻了吸血鬼平常的攻击方式,除了切实地造成死亡外,还留下了深深的嘲讽和呼之欲出的恶意。

 

“……不。”狼人给出了意外的答案:“最早是五天前,我们还是在南街街区发现了吸血鬼的尸体,前天也有一具,南街附近。不过他们都是罪业深重的家伙,我们也没太在意。”

 

“他们的尸体呢?”信长半阖的眼一下子睁开,高耸的眉弓下的眼睛透出凝练的尖锐目光,逼迫狼人在那严厉的注视下乖乖道出实情:“我们把尸体烧了,异常的尸体会引来警察。”

 

“真是愚蠢……”信长别过头,心道这种复杂耗神的事情还是只能交由库洛洛来做。而狼人这时走上前,抱起吸血鬼的尸体:“我现在要把他带回郊外森林的狼人聚集地埋葬,接下来,我想我们都会尽力为他复仇。我叫艾特,看样子你们也会在这件事中参上一脚,如果有什么发现,就来那里找我吧!”

 

信长和窝金都没有理会转身离去的狼人艾特:他们的注意已经被地上的血色阵图吸引了:那是用吸血鬼身体中流出来的血液绘制的精妙图案,两个直径约十五公分等大的正圆被吸血鬼压在身下,因为检查时没有彻底将尸体翻转,两人竟未立刻发现。

 

“怎么办?”窝金被这超出预料的图案弄得连火气都生不起来:他根本看不出这图案有什么特点。

 

“拍给团长喽,这已经不是我们能搞定的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信长叹了口气。

 

 

“这是早期中欧的标准炼金术阵。将力量由外引导存储入术士的炼金材料之中。”接收到图片的库洛洛不假思索地给出了答案,并翻开了《迦勒底巴五芒星召唤术》佐以辅证,上面赫然展现着两个十分相似的阵图。

 

“还有一点你们注意到了吗?”交代信长和窝金将那片土地挖出带回后,库洛洛便给好奇的同伴们继续作出解释。他长而有力的手指精确地点进手机照片里阵图的中心,里面绘制着和书上不同的简略图形:“左边这幅代表了祈祷时的弥撒Mass,而右边则象征着古代大贵族的领土Acre。从左到右便组成了明显的完整词语,massacre。”说道这里他微弯起唇角抬眼,被那深不透光的、此刻慢慢酝酿出某种风暴的漆黑眼瞳注视过去的人都纷纷移开视线,不愿承认此时的领袖连他们都不想接触:“屠杀。真是让人兴意盎然啊!”

TBC.

评论(7)
热度(12)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