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四】自由石杖 (半架空费城)

查了一下,费城的小吃出乎意料的多哦……有些惊讶,我第一次知道有法棍式的汉堡呢hhhhhhhh

--------------------------------------------------------------------------

接连三天过去,窝金他们都没能探查到新的吸血鬼被杀事件。与此同时,侠客已经同费城外部以森林为聚合地点的狼人团体取得了联系并交换了情报。在这座美国最老的城市中聚居的是血脉最为悠远纯正的印第安狼人,历史可以追溯到1600年左右。但随着人种的交杂,现在的狼人很难觉醒,而觉醒后还会有一年左右的、会对人类造成威胁的不稳定期,族群中的老人们便选在森林内部的无人地带让他们锻炼自控力。久而久之,亲近自然的狼人们便理所当然地在这里集会议事。

 

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找来狼族详细资料的侠客对外依旧保持全然迷茫的样子,凭着那副无辜的娃娃脸套出了不少狼人内部情报,然而自身目的所在却用半真半假的谎言混了过去。比起从“流星街”来的骗子兼黑客,淳朴的狼人再怎么有防备心也只能晕头转向地交代出他所需的资料。

 

 

第四日的清晨,库洛洛坐在费城南街的一家小咖啡馆里享用早餐。尽管咖啡厅很小,但无论是厨师还是咖啡师全都有着被周边市民交口称赞的好手艺。面前盛装过餐厅特供软心形面包的白瓷盘已空空如也,而腾着白雾的马克杯中也只剩下堪堪没过杯底的黑咖啡。

 

踩着餐点用完早餐,库洛洛闲适地逗留在渐渐少人的咖啡馆中。手里的书总是在换,此刻正阅读着的书是《共济会概况》。库洛洛以一种像是早就通读过好几遍的老练读者般只在重要的篇章处稍作停留,翻阅速度快得让人怀疑他究竟有没有认真对待这本十八世纪颇得人心的庄重典籍。

 

随着冷气的流动,小店里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他整个身体都包裹在浅灰色的连帽衫中,头颅被罩进连衣的帽子。像是熟识的老朋友一样,他没有丝毫停顿地拉开了库洛洛对面的座椅,自然而然地坐了下来。

 

“库洛洛·鲁西鲁先生?”

 

男人用清亮温和的声音问好,并作出自我介绍:“冒昧前来打扰,我是‘红塔’酒吧老板玛茜塔的兄长查拉图·拉特斯。听闻前几日您保护了我的妹妹,特来道谢。”

 

声音中毫无敌意,因而库洛洛也合上书籍展现出了十足风度翩翩的一面:“这么说就太言过其实了,查拉图先生。帮助女性,我只不过是尽了公民的义务罢了。”

 

听到这话,查拉图摇摇头,有些感叹地压低了声音:“您这样的优秀公民可真不多见,多亏了您的结界,那些家伙才没有波及到我可爱的小妹妹。”似是防    止对面之人心生警惕,查拉图不等库洛洛开口,便接着说了下去:“虽然妹妹一直没有察觉,但事实上身为真正的共济会一员的我,对于这些事是很敏感的。”

 

说罢,他掏出手里状似怀表的金色罗盘,微笑着退到库洛洛面前。待对面之人拿起翻看时,他才第一次抬起低垂的头看了库洛洛一眼。然而在这个角度,只能看清他被浅褐刘海和兜帽遮住大半的面孔上的深棕色眼瞳。

 

“这是炼金术产物,作用是追踪。”查拉图解释道。“况且,”他耸了耸肩:“您也没有遮掩痕迹的意图,我就冒昧找过来了。虽然妹妹一无所知,我却不能忽略您的好意。我=虽然是热情钻研的石工,但也不会知恩不报。”

 

“这倒是出乎意料了。”库洛洛把玩着手中沉甸甸的微型罗盘,里面构造类似指南针,周边刻有拉丁文书写成的咒语。“没想到您和玛茜塔是这样的关系。不过我的确对共济会怀抱兴趣。从外观上来看我完全看不出这个追踪道具的结构……啊,无意冒犯,如果是内部秘密的话则不必和我说。”

 

查拉图清楚地看出对面年轻男子脸上压抑不住的好奇和些许犹豫,不由笑了起来:“不用这么拘谨,库洛洛先生。如果你愿意听我长篇大论倒是给我帮助了:现代人都没有什么信仰之心呢。”

 

“所谓的炼金术并不是什么天方夜谭般的巫术魔法,虽然正如研究宗教和巫术之关系的《金枝》所言,那些古老的诡谈和炼金一样同宗教息息相关,但都是些久远的迷信而已。”查拉图放松身躯靠在软皮椅上,挥手叫侍者点了一杯黑樱桃汽水。

 

“关于我们共济会,你恐怕也看了不少资料了。”查拉图瞥了一眼库洛洛手边的典籍,接着说下去:“看那些历史上的名人就知道,炼金术和科学有共通之处,但更多借助的是自然的力量。《浮士德》中的水、火、风、土妖精帮助浮士德博士破开邪恶之力,也是暗喻人类可以操纵自然达到目的。”他啜了一口加了冰的汽水,压低的声音显出几分神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炼金的核心:等价交换。”

 

“配以沟通自然精灵的法阵和召唤它们的咒语,炼金术士将搜集的原料交给它们,宝石、美丽的人类、珍稀生物的血液、甚至虚无缥缈的运气和不知其数的寿命,都可以作为交换的材料。当然,想要炼出目标的器具,需要长年累月的学习和练习。所以就算我和你解释炼金成果的构造,你也不可能真的自己做一个出来。”这么说着,查拉图爽朗地笑了。

 

“这么说来,炼金术的确是一项复杂又古老的神奇秘术啊。”似是终于被满足好奇心,库洛洛神情极为愉快,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心藏已久的问题:“贤者之石呢?真有那种秘宝吗?”

 

“这个嘛……”查拉图隐在兜帽后方的头摇了摇:“我不知道,有些事情因为历史太过久远,在我们中间也成为了传说。不过现在共济会的宝物可不是这个。你恐怕没听说过‘自由石杖’?那才是和我们自称‘石工’们相合相配的秘宝!”

 

因为激动和给人解惑带来的快乐,查拉图的声音微微颤抖,几乎像轻声尖叫的少女一般。但那激动马上就消失了,变换成十足的沮丧:“但是,我们碰上了一个几乎不可能跨越的障碍!那自由石杖的重要原料竟是14滴‘月神的眼泪’。”

 

“月神的眼泪?那是什么。”连库洛洛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神秘物品。

 

“月神,”查拉图的语气凝重了很多:“是狼人一族的庇护神,所以月神的眼泪就存在于狼人的心脏之中,是炼金必须夺取的物品。每得到一颗就会死去一只狼人。而我们共济会长年和狼人无争无怨,而且石匠精通术法而不通武力,不可能为了自由石杖而和狼人族开战。”

 

“狼人的心脏……”面色少见地有些奇怪,库洛洛以手捂唇:“狼人的心脏中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你别不信啊。”似是终于倾吐出埋藏已久的抱怨,查拉图轻松了不少:“这是尊者尊主亲口说的。”他露出一截苍白的小臂,展现在库洛洛面前的是即便在阳光照射下都微微泛出清光的皮肤,上面立刻显出了暗色的阴影,如同蛇一般试图向上窜去。查拉图苦笑一声迅速收回手,从衣兜中取出一个形状奇异的小瓶,往手臂上倒出溢着清香的淡黄液体。随着液体慢慢抹匀,查拉图紧皱的双眉也随之放松:“我曾经杀死过一个狼人,取出了她的心脏,这就是月神愤怒而产生的诅咒。我和吸血鬼一样不能伫立于神带来的白昼之下。而这,也将是我们实现炼金目标的另一个障碍。”

 

库洛洛沉思许久,而查拉图搅动着玻璃杯中的吸管,等待对面的青年平息心中的波澜。他正那双藏在兜帽后的眼睛正暗不可察地注视着库洛洛,不知为何,随着时间逐渐流逝,那原本圆满的内心却渐渐开始动摇:倾吐衷言之后的舒畅之感并未持续多久。他见过俊俏冶艳也不乏聪慧的青年,库洛洛的长相并非那种初见便让人心生惊愕的类型,但那处处体现出长年思考,线条轮廓深邃端正的面孔,却在仔细端详下给人某种无法抵御的窒息感,也让查拉图平端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唔,真是让人惊叹的一系列事件呢。就算我通晓结界之术,也去过不少奇特的地方,消化起来还是需要时间。”库洛洛抵住额头,随着那轻缓的微笑慢慢绽开,查拉图内心的不安竟奇异地一瞬间全部瓦解:这样礼貌而友好的青年才俊,自己竟会产生那样的感觉,实在是错误至极。

 

“话说回来,我差点忘了这次的主要目的。”查拉图从随身携带的皮包中抽出一叠纸递给库洛洛:“听我的妹妹说你似乎希望加入共济会?这是入会的申请书,上面写着作为推荐人的我的手机号,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尝试填好送到宽街的教堂。有幸通过考核的话,我们说不定能共事呢?”

 

“感激不尽。”

 

黑发男人起身接过,手指轻蹭过查拉图的手背。

 

猛地抬头看了一眼,查拉图未见对方那平静如湖的双眼中有丝毫变化。

 

 

TBC.

评论(4)
热度(14)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