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六】自由石杖 [半架空费城]


就在查拉图和库洛洛交谈期间,远在费城外森林内部的侠客一行却碰上了渐渐向着诡异方向发展的事件。

 

一直同狼人交换情报的是侠客、窝金和信长三人。森林内部有人力打造的十几间小木屋,历经风吹日晒,原本褐色的原木已经泛白,却依旧十分结实。侠客是欣赏不来这样的原始居住地,但窝金和信长却接受良好。四五天下来,因为性格方面都豪爽又开得起玩笑,他们两个已能与狼人他们打成一片。

 

但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一边在空旷的林间平地上寻找更强的电信号,侠客一边细细思考早上来到这里后所经历的一个个细节:即使保持着人身,印第安狼人身上压抑不住的躁动以及时不时从喉咙间传来威胁性的低吼都让侠客很在意。

 

“嘀嘀嘀。”

 

连接到网络,手机立刻跳出一系列消息提醒。侠客注视着恢复活力的小恶魔手机,自己也像是终于充上电一样长舒了一口气:“哎呀呀,没有网络总是让人心慌嘛。”他手下不慢,点开了和新交的民俗学家友人的对话框。对方发来的都是一些她新近写出的论文和多方资料渠道的链接,侠客随意翻了翻,没有找到眼下需要的情报。看到“波洛克·民俗福尔摩斯”的头像还一亮一亮的,他便把心中的疑惑发了出去:

 

“上次和你探讨的传统印第安狼人神话传说还记得吗?我突然想起,满月会引发狼人暴动,那么除了满月之外,还有其他东西会引发暴动么?——from. Insight S”

 

放下手机,侠客走了几步。虽然阳光正照在这片空地上,周围的古树也显得苍翠欲滴,但更能引起侠客注意的不是这些树外表的翠绿,而是那些憧憧暗影背后潜藏的、不为人知的古老黑暗。森林比国家历史更为久远,在无法详细道出年岁的日子里,树木一直生长着,比人和妖都存在的更久。

 

许是对方一直在线的原因,波洛克很快给他发来了回复:

 

“当然记得。斯拉夫语中的《黑夜传说》中有提及除了月圆之夜,能够引发狼人暴动的还有和月有关的天体异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近几天会发生‘双星伴月’现象。虽然不算特别罕见,但美国气象台预测这将是能清楚观察到金星和木星、历史上唯二不受遮挡的一次,上一次已是一战期间了。

根据中国的《荆州占》‘月与太白合,其下兵大起。’来看,说不定也是战争兵亡的预兆呢,哈哈。——from.波洛克·民俗福尔摩斯”

 

“收到。非常有用的资料。下次面基的时候请你吃饭吧。——from. Insight S”

 

“双星伴月……吗?”收起手机,侠客靠在树上挠了挠后脑。“引发狼人暴动?不会吧,我看窝金和信长两个家伙也没什么变化。不过他们真的能算作狼人?”想不明白,但印第安狼人的确表现古怪。

 

即使暴动又怎么样?他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活动筋骨了。来得正好。

 

那么,今晚就留在这里吧。顺便把飞坦他们也叫过来。

 

这么想着,金发的情报人员笑的十分爽朗,同时也逸出一丝杀气蓬勃的狡黠。

    

      ---------------------------------------------------------------------------------------------

 

 

是夜。整个森林都因为太阳西沉而笼罩进一片暮色之中。本就寒冷的费城冬日的气温更低了,冷气几乎能把人的血液冻成冰块。印第安人的聚居地中燃烧起几处篝火,即使是狼人,夜间的温度对于保持人身的他们来说也足够冻人。似是对今夜将发生的事有所感应,所有的狼人都没有回家,而是留在不会对外人造成伤害的森林之中。

 

“你们应该回去了。”

 

年长的印第安青年背着手,沉郁沙哑的声音中已经透出些许压抑。

 

“咦,今天晚上不是开晚会吗?我还等着特伦小姐的拿手炖菜呢。”侠客顶着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强烈压力,笑眯眯地站在屋外,还有闲暇望一眼被几名老人围在营地中央的三名女子。

 

瓦伦斯长叹:“今天晚上很危险。我知道你们实力不差,但会发生什么我们心里也没有把握。图伦特长老警告我们,如果今晚挺不过去的话,可能我们一辈子都恢复不了人身。”

 

“这样啊……究竟是什么原因?”侠客皱起眉,担心地看着瓦伦斯。

 

“长老也不清楚。”狼人摇摇头。

 

哈,信息闭塞加上固守传统。侠客在心里摇摇头。连气象台发布的观测预告都不知道,这种年代还当什么原始野人啊……哪怕窝金都经常上网查资料呢。

 

“嘛,可我相当好奇呢。”

 

正对上侠客那双深绿的眼睛,瓦伦斯心神一震:素日温和开朗的青年突然变得极为陌生,那眼睛中透出的不是善意,像是终于褪下了那温和俊朗的面具一般,神情中满是对于某种事物的志在必得——哪怕会因此伤害到他人。

 

“你……”还没发出下一个音节,瓦伦斯突然在夜空下无法自控地颤抖起身体:他整个人都颓然跌倒在地,抖得连骨骼都发出声声巨响。

 

侠客抬头,天边的弯月身形越来越清晰,金星和木星发出耀眼的光辉,一左一右相伴在月亮的两侧,仿佛手持刀戟的卫士。下弦月的弯边发出浅淡的红光,像是有人在那光滑的月轮处涂抹了一层鲜血。

 

远处传来一声嘹亮悠远的狼嚎。穿越草丛的脚步声变得越发清晰。柔软的狼掌踏在土地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伴随着热气的沉重喘息中带着狂乱,尖牙对着空气不断撕咬,上下磕碰中迸出血的腥气。

 

“呀嘞呀嘞,如果窝金他们也这样,那我不是很危险吗?”

 

“嘀嘀。”

 

侠客心里也没底,但手机却在这时突然响起。他无奈地点开页面,和库洛洛的对话框上有一段新发来的文字,正是早上他和查拉图的对话内容。认真地看了一遍,侠客突然大笑了起来。

 

“月神的眼泪?哈哈哈哈!我怎么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啊。呐窝金,你心脏中有什么财宝吗?”

 

“在说什么胡话呢,侠客。”

 

低沉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乍看去,那是比科迪亚克岛棕熊还大上一圈的白狼。窝金此刻四肢诡异地沉在土地之中,像是在水中滑动一般行走,悄无声息。如果不是一身雪白的皮毛太过扎眼,几乎没有生物能在他捕猎之时发现他的踪影。

 

“没什么。那些狼人怎么样……”

 

刚转过头的侠客发现,窝金已经没有回答的必要了。

 

诡异的红月光芒浸染下的黑夜中,莹莹闪耀着数点绿光。领头的狼仰天长啸,呜声震慑着整片森林,二十多头巨狼分散在空地四周,眼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血月激发出了他们骨子里的血性和对荒野的渴望。这些巨狼的血统一代代流传,隐藏在现代狼人的身体深处,一经激发,便不是普通的自我克制就能阻挡的了。它们极端危险的眼神中表达出最原始的渴望:要撕扯血肉,要吞噬猎物,要将眼前的一切厮杀殆尽!

 

“真是危险呢。”侠客弯起嘴角,眼中却丝毫不见惊恐:“我可是情报人员啊,这些狼人就交给你们了,飞坦。不过注意点别都杀了。”

 

“听觉一如既往的敏锐。至于杀多少,你管不着。”身形纤瘦的白狼从地底跃出,细长的金瞳里蕴着嘲讽:“快躲到树上去吧。”

 

“哈哈哈,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从善如流啦。”

 

金发的男人一展臂,毫无征兆地,光滑坚硬的羽毛在顷刻间覆盖住了全身,不过眨眼之间,侠客脚下的白雪蓬地腾起,未等雪屑落回地面,他已飞至安全的雪松上端。

 

富兰克林、小滴依次从地底跃出,和窝金信长他们并排而立。等到站起身时,就可以发现他们和印第安狼人的不同:比起对面的狼群,他们的身姿更像神话传说的狼“人”:都有精瘦的腰身,肌肉发达的四肢,他们以虎爪状的两脚站立,雪白的长发似的蓬松鬃毛从头顶披覆到后背,宛如镰刀刀刃般锋利的十只利爪代替了十指,似熊的一排利齿突出嘴外,在暗红的月光下熠熠闪出寒光,似是告示着它们连岩石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撕咬切开。而唯独小滴却呈现出另一种外貌:她的身体呈完美的流线型,鱼一样的鳞片密密地覆盖了全身,每一片光亮如银的圆鳞上都燃烧着赤红的火焰,而她的手里,拿着一柄亮红色的奇异武器,柄头是一只巨大的鱼头,圆圆的眼睛叽里咕噜地翻动着,咧着满是獠牙的大口。

 

那些保护着女性成员的印第安族老人中站在最外面的一个清楚地看见了高大的窝金,倒吸了一口冷气:活的越久,他“看”得到的就越多:那不是一个血统纯正的“狼”,在窝金身上,除了雪白的狼的身影之外,还重叠着黑色皮毛、站立着的狼人的影子,以及更淡薄,但散发着恐怖气场的、某种妖兽的黯影。他不知道,那是作为野兽的北极狼、妖怪的地狼还有凶兽的梼杌混合而成的怪物。

 

如果老人看得见另五人,就会发现,同样的暗影重叠在一起,从而形成了这些极为诡异、散发着不祥气息的妖怪组合。

 

 

费城的另一边,找到了新一具吸血鬼尸体并成功带回临时住处分析的库洛洛似有所觉,正进行解剖的双手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从古至今,在神妖灵怪的世界之中,最让人感到厌恶和恐惧的并非那些凶兽恶鬼,而是混血。哪怕两个弱小却不同类的妖的混血子嗣,都是被放逐被厌弃的存在:无他,未知总让人心生恐惧。重重叠叠的血统,在东方妖怪的眼中就是用不同肢体拼凑起来的、怪物中的怪物。而混杂了三种甚至四种以上的混血,则更让妖族不可接受。

 

为什么害怕混血?有人问过知道内情的妖怪。

 

啊啊,那些和什么都交合、什么都愿意产下的妖,已经不能称为正常的妖了。就如同现代人类中的疯狂的科学家一样,他们带着探求的欲望去产下后代,那样的子嗣是扭曲了的、与众不同的欲望的结合体,不能叫作妖,连魔物都无法将之概论。普通的妖吃下他们的腐臭的肉,不仅不会增长妖力,还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严重的就会死亡。

 

如此,这样的混血,侥幸未被当场杀死的,都会被送到无人涉足的北极。而一些被放逐的、追杀的、想要隐匿的妖,也会在北极聚居,交配之后留下的后代也大多是不被接受的混血,一样留在那里生活。随着时间渐渐流逝,北极附近的冰山岛屿中的居住地,被统称为“流星街

评论(7)
热度(8)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