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苍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11.4】天赋 (Talent)

Second

    

特尔特芮塔·阿廖沙行将就木的身躯深陷在镶满蜜蜡片的高脚大床里,埋藏在绫罗绮缎中。地下迷宫中的空气里充满了麝香、香柏加肉豆蔻、月桂果蜡烛经年不歇燃烧后的气味。特尔特芮塔穿着彩色的丝绸罩衫,脖子上挂着铜梵钟,头发被编成了数条小小的辫子。她就像一个从上世纪走出来的吉卜赛人一样,依靠庞大而混乱的人际关系网在萨沙市贩卖从政府官员情人的亲戚数量到黑帮头子新近喜爱的咖啡品种等范围极广的情报。几乎没有人能说出她是什么时候崛起的,也没人能说清这个盘踞在萨沙市地底任由纷杂错乱人员组成的迷宫究竟为什么存在至今。总之,特尔特芮塔喜欢上了一个小女孩并且打算把她培养成下一个接班人,而这个小女孩又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现在,这个男人就站在她面前,眼里闪耀着勃勃的野心和若隐若现的聪敏。他对特尔特芮塔那颗仿佛汇聚了天下最让人厌恶的阴暗和邪恶的死眼无动于衷,不如说,有些好奇。

 

特尔特芮塔发达的故事酷似一个神话传说的矫揉造作的翻本,她自称像奥丁一样被剜去一只眼睛,用那只眼睛换来了一口智慧之泉的水,便通晓了所有汇集情报与聚集人心的方式。她的另一只棕色的眼珠和旁边的比起来显得那么苍老与精明,还有一些疲倦与困顿。

 

“我需要一位同伴。”库洛洛轻缓的声音令人听着十分舒服,他虽然没有用什么敬语,语气却因为音调中特有的温文尔雅而充满对他人的尊重:“缺少擅长收集情报的人员令我十分困扰,再加上娜丽莎小姐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我只能像被诱饵俘获的鱼一般心甘情愿地咬钩。”

 

特尔特芮塔看着面上浮满红晕的小女孩,干巴巴地笑了起来:“我并不讨厌你,库洛洛先生,因为我年轻时也这样。不过现在我发现,一些技巧被用在自己身上的滋味并不不好受。”

 

“为什么你们这群从流星街出来的饿狼要来这儿呢?”特尔特芮塔的声音开始溢出十成十的恶意,仿佛流动的腐水,因为苍老而变得神经质:“你们贪婪又有实力,尽管对着城市里的那些兔子扑咬吧,你们也只能做这些事了。不过,在我的迷宫里,你可要小心点,孤身一人而来是你最大的败笔——”

 

“哦,妈咪,妈咪。”娜丽莎摇晃起特尔特芮塔的手臂:“别这么针锋相对,我只是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些时日,你不必担心他骗我。”

 

“好像总是有人认为,像我们这样的人到了外界只能对着弱者发泄欲望。”库洛洛脸上温和的笑容丝毫未变,不如说因为谈及有趣的话题而变得更真诚了几分。他望进特尔特芮塔的眼睛,那神情告诉她他是多么喜欢并且擅长捕捉别人的情绪,并且从中找出弱点的闪光:“不妨告诉你我们接下去的计划:我们要去极东之海寻找暴风之眼和白火鱼。毕竟我们从未看过大海,也没有享受过海浪的趣味。这个是否和你的想法相悖?”

 

挺拔的身影并未因为四周汇聚而来的杀气而动摇半分,成年不久的年轻的脸庞毫无畏惧:“不得不说,你在揣测我的意图时,也反映出了对自己的见解,不是么?你认为你是个不为社会所容忍的渣滓,即便在地下世界享受尊荣,也无法得到太多的快乐,不如说,蜗居于安全的一隅,你早已疲惫了吧?

 

羡慕外界那些可以在阳光底下无忧无虑生活的人,同时又瞧不起他们,你觉得自己在做些大事,可惜心底深处总有声音在辩驳:如果当初没有涉足这里,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生活……”库洛洛稍稍停顿了一下,深黑色的眼睛中闪烁着奇异的亮光,嘴角挂着一抹微妙的宽容。

 

“我让你觉得难堪了,对吗?”

 

特尔特芮塔用呆板的表情作为回应,那只失去视觉的眼睛好像要鼓出来了似的。娜丽莎大气也不敢出。玛妈这样的神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除了上一次她的迷宫差点毁于一起突如其来的火灾……

 

“人是很奇怪的,总是对自己的决定做出质疑,并且太过看重别人的目光,我不得不说这种情绪很难理解。”库洛洛转向了娜丽莎:“但是你很可爱,娜丽莎小姐,总是在享受生命的人值得尊重。”

 

“谢谢。”得到夸赞的娜丽莎再次红了脸,不过这次她大胆而热烈地回望库洛洛:“我觉得,用我们的标准要求流星街人实在太过分了,我们之间相差了一整个现代文明发展的时间……”

 

“够了!”

 

特尔特芮塔合起双眼,将颤抖的双手缩进丝绸中,指甲深深扣进蜜蜡石:“娜丽莎不会和你走的,迷宫的资源你一丁点儿也别想觊觎。”

 

听到这话,库洛洛不由皱起眉。他通常不太情愿把时间耗费在人际交往上,也许窝金会很乐意试试他更上一层楼的破坏力,而飞坦会让她屈服。他在脑中静悄悄地盘算。但特尔特芮塔终究给他了个惊喜:“一个人。”她的声音恢复了平静,尽管底下隐藏着激愤的颤抖:“他要参加这次猎人考试,你会在那儿见到他。”

 

“娜丽莎,把资料给他。那个胆大包天,用现代科技跟我争抢市场的情报贩子。会得到你的青眼的。”

 

最后一句话,她别开库洛洛的眼睛,干巴巴地对他说。

 

男人笑了起来,十分真心地道了谢。比起和古板的老人虚与委蛇,他更喜欢年轻的伙伴。

 

--------------------------------------------------------------------

 

 

他用左手敲打着键盘,字体以极快的速度飞跃到屏幕上,然后被发送出去;他的另一只手里握着一部形状十分奇特的手机,显然,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手机上。

 

——那么,你的组织是什么样的呢?

 

——性质是犯罪团伙,偶尔做一些慈善事业。

 

看到这里,他拨了拨自己的金发,感到有趣地笑了一声。

 

——我记起来了……你是在猎人考试中与我合作的那个人。我挺喜欢你的,不过我对杀人放火没什么兴趣。

 

——你误会了。我们的目标不是杀人放火。

 

对方发来一个摊手的表情:

 

——胡作非为是我们唯一的座右铭。苦苦追求权力、财富和地位,单纯沉溺于杀戮和性欲的人不可能加入幻影旅团,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不过团里还是有一些规则需要遵守。比如团内成员不能以命相搏,我的命令是最优先的一类。

 

他挑了挑眉。兴趣突然转移到电脑上来了,清秀的娃娃脸上略过一丝狡黠的好奇:

 

——跟我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我考虑考虑。

 

——白火鱼,还有暴风之眼。我们还没有看见过海。相信你也会对七大美色之一有兴趣。我试图寻找过资料,但很遗憾,结果并不令人满意。相信像你这样优秀的黑客,必然能从十老头那里套出资料。

 

看起来,自己被不轻不重地恭维了一下。他眯起眼睛愉快地微笑,然后伸手按掉手机上传来的简讯通知,专心致志地打起字来:

 

——说到七大美色,不知你听说过“火红眼”没有。相关资料被设置为机密,放在猎人协会的内部情报中,我考取猎人证也是为了这个。不过,取得之后才发现,要想入侵猎人协会的内部十分危险——不是损失几台电脑就能解决的事。但是,入侵那个之后,我肯定就能成为最棒的黑客之一。

    怎么样?

 

库洛洛打字的手停了下来,他深黑的瞳孔仔细浏览过聊天软件上出现的回复,不由为彼此间的心有灵犀而感到几丝惊喜:

 

——当然,说实话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火红眼。等这次行动过去后你就可以着手入侵,如果成功找到窟卢塔族的所在地,幻影旅团也能够成为A级通缉犯了,正是我们所期望的。

 

——呜哇,真是可怕,那我不也会成为通缉犯了?明明我只是个普通的黑客!

 

少年在屏幕的另一边哈哈大笑起来,继续打字:

 

——不过我很乐意哦,库洛洛。我愿意加入幻影旅团——我能问问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吗?

 

——在外界人看来,流星街类似于一抹幻影,仿佛是个不存在的、完全无关的地方。但很可惜,人们总是过分夸张某一看法。说实话,我们到过一些国家,那里贫民区的生活并不比我们好上多少,但不知为何,流星街格外特殊。

    嘛,说远了,我当初取这个名字,只是希望能纪念一下我们的出发地。

 

一开始,也不过只是想要得到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库洛洛的思绪一瞬间回溯到脑海里很深的一个角落,那儿闪耀着深紫色的微光。属于他个人的最初的贪婪、盲目的占有欲、对自身存在的迷惑和懊恼都储存在那里,压缩成一块比起其他记忆来说过分饱满的影片。其他记忆因为充实的理智和谨慎谦虚的内省而熠熠散发白光,但都不如那片区域来得纯粹和迷人。不过,就是因为过分单纯,才会被库洛洛扔在不太需要的深处。那是他本性重要的一部分,但并不是正确的部分。

 

——那我就没问题啦,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他敲下最后一个字眼,对方的头像也随着约定时间地点的信息传送过来之后就灰暗了下去。将身体靠入舒适的软椅后他满足地喟叹了一声。

 

猎人协会,他黑客生涯中尚未涉足的处女地,危险而迷人,如同一个丰满妩媚的女人,招摇着自己完美的胴体……

 

他猛地睁开那双碧绿如湖的眼,冷冽的视线投在放于桌面的猎人证上,周身那股懒洋洋的纯良气息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一柄刚刚淬火过的土耳其弯刀,刃上的寒光似乎可以刺穿人的胸膛。

 

库洛洛说的没错。他想。他需要一个自由自在发挥自己最擅长的优势的组织,只要想要,就去得到。

 

似乎他之前对于黑客技术的学习和掌握都是在等待这一天做出的选择。他摸了摸下巴,心中浮现出一种宿命式的微妙感觉。从小到大,他那双原本干净清澈的眼睛被染成模糊不清的墨绿,对无聊的极度厌倦和对死亡的畏惧促使他选择刺激却不真正危险的职业。但是,现在这样的处境并不是他渴望追求到的。审察内心,他充满孤独和焦躁。

 

“蜘蛛的脚步永不停息。”

 

他想起库洛洛在猎人考试中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微微一笑。

 

评论(4)
热度(18)
©天外来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