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王麦】向死而生

你是王。

 

至高无上的王者。但无与伦比的身躯中还潜藏着一块蹒跚学步的幼童领域——对人的领域。可即便是那幼童,也无比自傲。向那幼童发动进攻的,是小麦。

 

在棋盘之上,王对神。

 

在棋盘之外,王小心地执起小麦被乌鸦啄出鲜血的双手。幼童的他战胜不了小麦,王者的他,却也弄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脆弱的生物!

 

强和弱、孤独和理解令人困惑地结合在小麦的身上。不知性,不美丽又如何呢?她的决心令人咋舌。——为了军仪而生,若要杀死我,请用军仪。小麦说。

 

王看着她,扯下了自己的手臂。

 

至此开始,她的生命渐渐被王赋予了一种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光芒和意义,正如梅路艾姆其名。天才得以被无偏见地尊重和爱护。

 

意义是相互的。

 

但是呢,人类啊,纯粹而美丽,却又丑陋邪恶。可以从淤泥中长出纤尘不染的洁白花朵,也能从纯净的水中挣扎出毒草。

 

王说,愿生而为人。

 

王尊尚暴力,但蚁之身躯怎么比得上如此绚烂多彩的人呢?就连恶意,也可以绽放出蔷薇。

 

王是——被需求的一方,剥夺的一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需求了小麦。

 

小麦能给予他什么呢?

 

陌生的,独属于人类的美丽。心无畏惧,倾注了最纯粹的感情进入军仪。

 

这美丽是如此迷惑人心,以至于统治人类的前景也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只有王能观赏着美丽,只有王能和着美丽并肩齐驱,只有王能使着美丽更加绚烂。

 

掌控人类,能给朕带来什么呢?王也许如此问过自己。

 

回应下属的期盼,遵从天性的使命,可以给朕的自我以愉悦胜过小麦所给的吗?

 

不能。

 

王执起独属于自己的美丽,不受打扰地走向死亡。

 

他们大概,在这个冰冷残忍却也绚丽热情的世界中抓住了彼此就无法放手,即使尊重和理解地死去也无所谓了。

 

向死而生。

 

梅路艾姆是如此的自私和傲慢。

 

和人类几乎没有差别。


评论(7)
热度(37)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