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我在建造祭坛,客串一把中世纪的巫女,向恶魔献上我的祭品。运气好的话,我可以把思卡雷的人头带回来给你当奶子。

有一些时间我常常会嫉妒一些动物的生活比我过的还好。但想一想它们的生活是建立在无数同伴都死去,剩下的所谓“濒危”
名牌起着作用的时候,我就开始感到悲哀了。

评论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