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于沉默

有东西想扼住我的喉咙
我抬眼望去,除了书,没有归宿

瑞亚(Rhea)

0


在漫长的时之孤旅中,一切都会重复发生。人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但这件事,本身已重复了上万次。星星在清冷宁静的太空中缓缓旋转,将几万光年前的光投射到地球,它们以那穿越了人不能理解的距离的光,映照人类的无知。


托斯卡纳,最早迎来北半球之冬的冰之岛。


阴沉的天空下飘零着细碎的雪,空气倒是清澈,森林早已满身白霜,而大地沉静无声,仿佛远古的岑寂又卷土重来,将时光倒流,盖过人类进步的痕迹。


“哈啾……”


隐隐的声音在雪地上响起,身穿厚裘的少年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原本是道路的雪上穿行,时不时用戴着皮手套的双手搓揉红通...

查看更多

【红茶生贺】红与红的歌

  这是迟到的生贺!祝你生日快乐!!!

感觉是个奇怪的突破,hhhhhhhhh

 @紅茶正常甜 

 ----------------------------------------------------------------------

绿叶闪耀着四月的光。白色情人节那天人们还能嗅到雪的气味,如今四月初的和风已吹遍万物,把所有的色彩都捎带到镇子里的树梢。满眼新绿,那绿色仿佛能钻进人的鼻孔,把眼睛也染出相同的调调。红从自己的卧室翻窗而出,跳到后院的草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暖阳。

 

“最后到的一个是鬼!目标——南方公园!”...

查看更多

【情人节】洋金花之恋

I sleep with a prayer for the beloved in my heart, and a song of praise upon my lips.

And this,is one of my prayers.


在这个难得显出澄澈可爱一面的二月天里,凉爽的风在湛蓝无云的天空下轻轻吹拂苏米尔山上的森林,惬意地旋转于参差树木中,在荒凉嶙峋的石堆中卷起一蓬蓬的沙土。一个小小的峰顶之上,静谧的月光湖中此刻溢满淡淡的金光,从湖畔起始,崎岖蜿蜒、被丛丛形状古怪的褐色灌木掩盖的林间小道上落满了黄色的树叶,像一条枯黄的蟒,指向山脚。


他踏着这条鲜有人...

查看更多

【年贺】游戏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十月中旬,西索终于顺着库洛洛·鲁西鲁留给他的若干提示来到了米兰市。在一个突兀的电话里,他听见库洛洛身边有相当暧昧的女性喘息,一边夸赞当地玫瑰气泡酒的美味,一边摩擦着钢管。说起玫瑰气泡酒,只有米兰市最为出名,西索对于这个,相当在行。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库洛洛一口气跨越了海湾,跑到了另一个大陆。一个月的声讯无踪,害的他差点就要跑到流星街,去把蜘蛛的老巢翻个底朝天。


他嘛,还是不愿轻易放弃这个追逐了几年的大果实,尤其放走库洛洛的机会还是他一手铸就的。


米兰市在大陆西部,是个名副其实的混乱所在。人口严重超标,每年还会...

查看更多

【王麦】傅科摆

一 军仪

  她看不见。这是她不用在乎别人怎么想的理由之一。
  
  小麦仔细听着对面总督大人告诉她棋路的声音,一边毫无犹豫地落子,一边静静地思考。
  
  总督大人的声音十分沉稳和自信,所下的每步棋都从当代古代的棋谱里有迹可循,随着棋局的推进,他下棋的节奏越来越流畅,手段越来越精进,摆脱了不熟练和机械化,他的军仪开始散发出王者的气息。
  
  “不愧是总督大人,接下来我要更加认真了呢。”
  
  小麦在棋局初期思考推敲对手的性格已经成了习惯,她虽然目盲,但军仪的完美性为她拓开了一条直通人心的道路。愈是有个性的人,下的棋就愈发明亮。虽然她不知道“明亮”究竟为何物,但总督大人的棋,一定是...

查看更多

【王麦】向死而生

你是王。


至高无上的王者。但无与伦比的身躯中还潜藏着一块蹒跚学步的幼童领域——对人的领域。可即便是那幼童,也无比自傲。向那幼童发动进攻的,是小麦。


在棋盘之上,王对神。


在棋盘之外,王小心地执起小麦被乌鸦啄出鲜血的双手。幼童的他战胜不了小麦,王者的他,却也弄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脆弱的生物!


强和弱、孤独和理解令人困惑地结合在小麦的身上。不知性,不美丽又如何呢?她的决心令人咋舌。——为了军仪而生,若要杀死我,请用军仪。小麦说。


王看着她,扯下了自己的手臂。


至此开始,她的生命渐渐被...

查看更多

【庆贺】新年之吻

亲爱的团长 新年快乐!

——————————

在她的十字架下方开满了风信子。深紫色的花朵酷似她眼睛的颜色,娇嫩的柔瓣却体现不出她坚定面孔百分之一的神采。

 

芬克斯蹲在派克的十字架前,放上一捧白百合。

 

“这是团长给你的。”他说。“我们要去黑暗大陆,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流星街。”

 

“上次的嵌合蚁,你看见了吗?流星街被它们搞得乌烟瘴气,但这里的花还是一如既往地盛开啊。

 

不愧是派克诺坦。”

 

芬克斯摸了摸下巴,一边回味自己说的话,一边郑重地点了点头:“六个人,你说过的,和你一起走出流星街之人的数字,那天你发射的子...

查看更多

【归档目录】团长中心(无cp)(如果不打算看文的话就没有必要点赞)

他身披黑夜而行

无星无月,汇聚宇宙空漠的黑夜

有如那风

不可知,也无从捉摸

                                     ----仅献 库洛洛·鲁西鲁先生

 ...

查看更多

【11.11】漫长的告别 (The Long Goodbye)

Fourth

    

西索是一个探索起来令人感受得到乐趣的家伙。他喜新厌旧:只要是在战斗方面有潜力的对手他都会精心培养,提供压力的同时又不让其绝望,可以忍受长时间的枯燥等待,(与此同时,他会给自己找些乐子。)再欢喜地迎来对方成长到极限时和其交手的快感;他追逐死神,狂热地陶醉于战斗的刺激,迫近死亡压榨潜力时瞬间的爆发能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快乐(这似乎能让西索达到“高潮”,库洛洛写下这么一行字。)。在追逐的过程中西索的神经高度集中并且可以不择手段地采取最快速的方式达到目的。他那种孜孜不倦的精神下面,莫不在提示别人他对于死亡的追求,也许他自己都不甚明了这...

查看更多

【11.8】独立 (Independent)

写到这里,可以说我这几年来一直用中短篇、几次都未能完成的长篇想表达的东西都快表达完毕了,之前那种模模糊糊的概念现在已经相对清楚地串联起来了。这大概是目前阶段我所能抵达的最远的地点。

希望你能稍微满意。

Third

 

这个小镇中有一座巨大的图书馆,就像一个畸形的怪婴横陈在镇中心。看管它的只有一位女性图书管理员,但库洛洛很喜欢那里。

图书馆的窗帘在白天也是拉起来的,紫色天鹅绒像舞台上隐光遮色的厚重帷幕一般将图书馆包裹进一个幽深冷寂的独立空间,雕花钢铁制品代替一般私人图书馆常见的木质构造,彰显出建立者防火防蛀的卓越远见。偌大的双层图书馆中只有四座高悬天花板的枝形吊灯散发着不明...

查看更多
©敛于沉默
Powered by LOFTER